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五章 不能说
    谢若宁和皇太孙的几个手下探讨完野外的一些生存之术之后,便偷摸摸地回了落霞小筑。

    刚洗完澡出来,便看见谢若敏带着春雨过来了。

    “姐,啥事啊,不是说不让我们乱走么?你让春雨捎个口信,我过来就是。”

    “不都一样嘛。”

    谢若敏柔柔地笑着,然后从秋霜哪儿接过了梳子,帮着谢若宁梳起头发来。

    “姐,这事儿让秋霜干就成,怎么能让你来的。”

    虽说挺享受的,不过,好像不太好吧?

    自己可是脸皮很薄的人。

    “妹妹的头发真好,黑,浓,密,直。”

    谢若敏一边梳着,一边赞道。

    谢若宁听了甚是高兴,或许以后可以搞个保健品生意的。

    自己不就是活广告么?

    比方说卖卖什么珍珠养颜丸的,黑发丸诸如此类的。

    女人的银子最好赚了。

    就是可惜,自己没本钱开铺子,要不然,就凭自己这个活广告。

    应该能招揽不少生意吧?

    “对了,妹妹,给祖母寿辰的礼物备好了吗?”

    “礼物……啊……”

    谢若宁猛地一听,很是吃惊……

    然后猛一回头,扯到自己头发了。

    “你呀,做事就不能不这么毛毛糟糟吗?”

    谢若敏怪责地说道,“我知道你应该也没准备,帮你也准备了,你到时候写上自己的贺词就成。”

    “嘻嘻,有姐姐真幸福,对了,姐,祖母寿辰是哪一天啊?

    要大办吗?请隔壁西府的人吗?

    请戏班子吗?摆几天的流水席吗?

    请亲戚朋友,祖父伯父们的同僚么?”

    谢若宁随手拿着梳妆台上的簪花说道。

    “三日之后呀,你这都忘了?你呀,就不能上点心?哪天倘若我……”

    谢若敏一边帮着妹妹梳头,一边脸红红的。

    “三日……之后?”

    谢若宁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妙。

    刚才她好像听到长房的四堂兄谢若克说要带着二房的芸姨娘走的日子就是三日之后啊!!

    难道他们打算送这份生辰大礼给祖母当“礼物”?

    那无论是走没走成,祖母今年的生辰应该是特别难忘的啊。

    想来以后每年过生辰,都会想到今年这一幕吧?

    “你又怎么了?不会是三日之后,你要出府吧?

    我可告诉你啊,谢若宁,你可不许出去。

    别的日子也就算了,祖母生辰那可是大日子。

    要么第二天出去?”

    谢若敏觉得,现在是怎么也拦不住妹妹的。

    还不如和妹妹打个商量。

    “不不不,我要么明天出去一趟,那天不出去。”

    谢若宁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开玩笑,谢老太太生辰的第二天,无论人家走没走成,肯定戒严了。

    要溜达出去,也得明后天啊,要不然,肯定会有段时间不能溜达出去的。

    “姐,不如咱俩一起出去趟,我听说,现在京城流行好些夏装呢,咱去挑挑款式?

    还有胭脂水粉,香露啥的。”

    谢若宁怂恿道。

    “这不太好吧?”

    谢若敏这辈子除了去亲戚家作客,或者陪祖母上香,出府的次数,两只手也数得出来。

    而且都是坐在马车里,哪里像谢若宁那样。

    所以,谢若宁提出的时候,她不心动,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她胆子也没谢若宁这么大。

    “有啥不行的,咱俩化妆成小丫头,出府玩个一个时辰的。

    咱可以不买那香露衣服啥的,可看看逛逛总行吧。

    其实严格说来,我也没好好逛过呢,唉。

    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地。”

    能不来去匆匆么,每次出去都是跟打仗似的,有事才出去。

    “对了,姐,那二伯的事儿,怎么样了?祖父和祖母不会拿父亲来顶缸吧?”

    还是先问问父亲的事吧,万一姐姐有渠道知道呢?

    倘若真有事,那么,明后天自己出去的时候,能有所安排。

    其实她是有灵魂出窍过的。

    只不过很奇怪的是,那老两口几天才碰到一次。

    谢老爷子基本睡在前院,屋子里的生活起居有两个年近三十的妇人在照顾。

    倘若来松鹤院了,不是长吁短叹说年更不好,就是说去上香拜菩萨的。

    一没说要教育教育那个失败的儿子,二没说要拿父亲来顶缸。

    本来吧,这也倒算是好事,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可她实在是太不放心谢老太那人了。

    前车之鉴有木有?

    她老想拿自己的兄长去顶替谢若正。

    谢若敏抿嘴笑了笑道,“对,祖母是可以把那外室推到父亲头上。

    可那两个妾室怎么说?

    要知道官差押着她们回来之前,可都是做了笔录了的。

    祖父和二伯把她们领回来的时候,可是左邻右里看见的。

    你觉得,会有人认不出来?

    咱们祖父祖母啊,做事那是最最公正,公允的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李代桃僵的事?”

    这倒是,本来妾室上门打外室,已经是丑闻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倘若变成,小叔子的妾室去打二伯的外室,那外人会怎么传?

    人家会不会觉得,这两兄弟关系好到共享妾室?

    这种名声倘若传了出去。

    别说两兄弟了,谢老爷子也完了。

    别人肯定会联想,你想,这种爱好会不会是上辈子遗传下来的呢?

    要知道,东府和西府可是一墙之隔几十年了!!

    两府就隔着一道门……

    谢若宁讪讪笑道,“是我想岔了,嘿嘿,那姐姐,你帮我准备了啥礼物?”

    还是扯开话题更加安全吧。

    本来她想把她偷听到的话,告诉谢若敏。

    可是,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第一,由于为了保护自己,当时自己偷听的时候,并没有偷瞧到人。

    哪怕她脸上画了妆,穿了迷彩装,可她还是不改胆小怕死的本能。

    一男一女自己是确认的,因为有看见衣角和裙摆。

    可人的长相自己没看清楚。

    只能从二人的称呼,言语中推断出,是堂兄谢若克,和二伯的妾室,芸姨娘。

    第二,她刚从谢若敏口里得知谢老太生辰的时候,好好回想了原主留给她的记忆。

    倘若在谢老太生辰那天,他们真私奔了,无论成功与否,等到发现的时候,肯定是件轰动谢家东府的大事。

    原主不可能没啥印像。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二人之中,谁反悔了,没走。

    倘若自己和谢若敏说了,一来增加谢若敏反恼。

    二来,万一谢若敏告诉了二伯母,或者谢老太呢?

    到时候,岂不是害了芸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