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四章 迷彩
    纪一帆倒是不反对皇太孙的推测。

    倘若这件事,真能查出来,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弊。

    怎么说呢,干这件事的,肯定是另外几位皇子。

    只有几位皇子斗起来,皇太孙才有机会。

    要不然……

    由于谢二伯的事,谢府门禁森严,无论小姐奴仆不得随意外出。

    倘若被巡逻的人抓到,是要到松鹤院去问责的。

    可这压根难不倒谢若宁,无他,巡逻的人不多。

    其实不止谢若宁,只要你会打时间差,只要你细心观察,只要你靠山够硬,只要你胆大心细,有些事儿压根就不是啥难事。

    本来巡逻的人就不多,人家现在还要两班倒,白天晚上的。

    老虎还会打盹呢,更何况,他们是人。

    所以,想找门路溜达的,窜门的,还是拦不住。

    只不过,大家走路说话都小心了些,轻声了些。

    能走小道的,绝不在空旷的花园中。

    倘若可以选择,谢若宁是真愿意走花园。

    有句话讲得好,夜路走多了,终会遇到鬼的。

    同理,小路走多了,也老会撞到一些不应该撞到的事。

    比方说,听到一些小秘密。

    又比方说看见一些不应该看见的东西。

    她已经背负很多秘密了。

    说真,对有些事儿,已经不想知道了。

    主要是某些事情知道了,对自己没啥好处。

    不会成为自己哪天能“威胁”别人的把柄。

    还有“私”情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乱~伦的那种!!

    天哪,你身为一个少爷,和小丫头,哪怕是和祖母,母亲身边的丫头,姐妹身边的丫头拉拉小手,订个情,她是真觉得没啥。

    少男少女嘛,情窦初开嘛!!

    谁不曾年少是吧?

    你说让自己看见人家摸小手,哪怕真来个亲小嘴的,自己也是能够接受的,只要不来现实版的春“宫”。

    但能不能不要越级挑战,去挑战你叔叔的小妾啊!!

    虽说爱情不分年纪,可以跨越阶层。

    可是,你这个年龄层跨越得太大。

    最要紧的是,你说这事儿吧,别说是现在,哪怕是以前给人发现,那估计也要玩完。

    更何况现在你的叔叔的妾室和外室闹了这么一出。

    现在另一个妾室和自己的侄子……

    谢若宁觉得,二伯其实也挺惨的,虽说平时采了不少“花”儿。

    谢若宁蹲得脚都有点发麻了,真的是脑袋瓜子也疼,脚也疼,眼睛也疼。

    最要紧的是,皇太孙和纪一帆的手下,还在等自己给他们去上课呢。

    真的是太耽误事了!!

    你说你们要“私奔”也……

    咦,不对?

    私奔??

    擦擦擦,没搞错吧?有爱到这么痴缠??

    一个不要荣华富贵,不要前程,不要父母了?

    一个不要女儿了?

    谢若宁听到这儿,不由得有些郁闷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可问题是,男的还好。

    女的哪怕跑成功了。

    事后追查起来,你就没考虑过自己的亲女儿的闺誉?

    她有心想站起来阻拦吧。

    但又怕万一二人狗急了,把她谋杀了可怎么办?

    以前她在电视剧上看到这种情况可不少。

    但是揭穿二人吧,她又挺同情那芸姨娘的遭遇。

    女人渴望被爱,这是正常的。

    可不能伤害到别人吧?

    还是自己的亲女儿?

    二人离去之后,谢若宁考虑了一会儿,便先去了皇太孙哪儿。

    无论如何,自己收了人家银子,人家的活儿还是要完成的。

    “你今天……”

    谢若宁也不管自己的那些“学生”多惊愕,皇太孙和纪一帆有多傻眼,先灌了两杯温白开才道,

    “别提了,我刚才抄小路过来,差点撞上人,这不,躲起来了嘛。

    又是汗又是草的,所以,就这样了!

    其实,我原本今天的妆容还是不错的,特意画的呢。

    这样,在野外的时候,比较容易埋伏,不容易被发现。”

    谢若宁觉得这皇太孙的人也好了,或者是纪一帆也好,估计这招将来用得上。

    脸上画迷彩,再加上这身衣裳,在野外,怎么趴一天,都不会有人发现。

    “你和我说笑吧?就你这身?搞得跟在泥巴浆里出来又掉进去的……”

    纪一帆已经习惯谢若宁说啥都要刺几句。

    “你不信么就算了,或者纪表哥下次可以找人试下看。

    青天白日的在野外,脸上画成我这样,这类障眼法,还是挺有效的。”

    谢若宁很是认真的说道。

    严格来说,她还是希望皇太孙能成功登基的。

    倒不是她势利。

    一方面,二人也是认识的。

    无论她将来嫁哪样的人,只要谢若慎和二人关系保持良好。

    那么,自己就能在夫家屹立不倒。

    任何时候,利益才是永恒的,别的全部是空的。

    另一方面,自己和别的皇子皇孙的也不认识。

    人嘛,总偏爱自己认识的人不是么?

    几个在跟着谢若宁化妆的看了下谢若宁那身的衣物,再加上那妆容,朝皇太孙点了点头。

    他们几人毕竟是常在外面跑的。

    而且这些日子来,大家互相切磋,倒也是互相长进了不少。

    比方说,谢若宁通过他们知道了,如何变化自己的声音。

    是长时间的变哦,不是像自己以前那样,只能简单说几句的。

    那么下次自己倘若化妆成小麦,碰到熟人也不怕了!!

    又比方说,她又和他们交流了衣服的一些问题。

    倘若在市井里,倘若你在跟踪一些人,被发现了,那么,要如何快速而又安全的逃跑。

    最方便的,自然是换衣服,换发型,或者男变女,女变男了。

    可实际上,发型变男女要在瞬间变,很难。

    那么,只能是换衣服了。

    这年头的衣服不像现代,还有两面穿的。

    可没有,咱可以制造啊!!

    两种不同颜色的布缝在一起,翻个身,不就可以了?

    所以说,那几个人,和谢若宁往来得极为愉快。

    谢若宁现在过来,也基本是每天化个简单的妆过来。

    从来不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

    昨天,她就说了,会给众人一个惊喜。

    虽说刚才看见的时候,大家是吓了一大跳。

    这谁啊,好像刚从泥里捞起来似的。

    可细细一思量,倘若这个方法真有用……

    会被皇太孙叫进谢府的,基本都是精英中的心腹,他们自然明白,倘若埋伏得好,不被发现,杀掉敌人那是最最方便的。

    然后再逃得快,逃得容易,那么,何愁大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