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三章 搜查
    “我早说了,这家伙不怀好意,你还说是我想多了。

    看吧看吧……

    你说,以后叫我怎么面对那些手下!!”

    纪一帆一边狠狠地擦着脸上的妆,一边气急败坏的说道。

    倘若把他画个像夜叉啥的,也就算了,反正他有心理准备。

    哪里想到,那个良心大大滴坏,给他画了一个美娇娘。

    他承认自己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气质出众。

    要不然,也会引得谢若正想打自己歪主意。

    但是,并不代表他能接受女装!!

    换了是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好不好!!

    现在他都感觉皇太孙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你说皇太孙都如此,那么自己那些手下……

    一想到这里,他更加把谢若宁恨得牙痒痒。

    “不就是给你画了个女装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还别说,你换个衣裳,换个发型,还真的能迷死不少男人!

    唉,那六妹妹也是个可怜的……”

    刚才皇太孙问了,你一个小姐怎么会画这种妆的,问题是还画得出神入化的,很……很百变。

    会漂亮精致美丽漂亮的不难。

    可会画丑,还不是恶丑,是那种看过就忘的丑,属于没啥记忆特点的。

    皇太孙觉得有点难度的。

    反正你让他现在想小麦长得啥样,他说不上来。

    明明他和小麦见过的次数并不少。

    而且他的记忆力并不算差。

    要他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小麦最大的特点是没特点……

    谢若宁总不能说实话,说现代就业压力大,多会一门手艺,不容易失业。

    下半年混混婚礼新娘化妆,混混年会啥的,赚点外快不是?

    因此,只能瞎胡编。

    说小的时候也没人和自己玩,她就给玩偶画画,自己和自己说话。

    后来长大了,渴望出去溜达。

    可又生怕有危险,哪怕自己再不受宠,六小姐是不可能出去的。

    所以,得画得丑丑的丫头妆出去溜达溜达,放放风。

    又安全,又不影响自己的闺誉。

    其实这谎话吧,倘若是谢若婉在一边,听了肯定要反驳。

    可谢若婉不是不在么。

    皇太孙又想到了自家姐姐以前说的话。

    觉得这谢六小姐有的时候吧,真的会和自家姐姐的影像重叠在一起。

    不是二人长得像,也不是说二人为人处事,或者性格方面像。

    而是二人潜藏在内心的那份孤单,纯真很像很像。

    不同的是自家姐姐只能在心里感慨,或者和他说说。

    谢六就不同了。

    人家付诸行动了,还实现了,MS活得还挺愉悦的。

    瞧瞧那红扑扑的脸蛋,那有朝气的,有活力的气色,倘若他姐姐看见了,肯定会心生羡慕吧?

    纪一帆一听到皇太孙在这种情况下还为谢若宁说话,再加上称呼也从六表妹到六妹妹了,他听见了没来由得一阵心烦。

    便道,“你可别喜欢上她,别说她现在一个庶房所出的配不上你。

    哪怕是将来有一天,她进宫当个妃嫔也是不够格的。

    再说了,她那种藏不住的心思,你觉得,真有那一天,适合进宫么?

    别说保护将来你和她的孩子了,面对不了宫里的风风雨雨。

    能不能保护自己还是未知数。

    长着一张聪明脸,实际蠢到死的。

    到时候,不是辜负了祖母的一番教导。

    倘若真要挑人,其实谢若婉,谢若瑶倒是不错的选择。”

    皇太孙听了纪一帆的话,唉了口气道,“我现在哪里有这种心思,你怎么老往这方面扯呢?

    难道不是你喜欢上了人家?

    一帆啊,得罪我也要说句,我们两,现在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

    真是的,他们进京城难道是来兜风,搭讪妹子的?

    那是来干正经事的好不好!!

    自己就是真把她当妹妹了。

    你说自己能对妹妹干嘛?

    顿了顿,皇太孙道,“你说六妹妹是不是在提醒我们一件事?”

    皇太孙想到去年皇四子府发生的事。

    “哪件?”

    纪一帆还在气愤填膺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皇太孙一提,纪一帆细细想了想,“应该不会吧?去年虽说她老跟着谢若婉去权贵场合。

    可你四叔家,也不是谢若婉能带她进去的。

    更何况,你觉得,她有这么聪明?

    对,你想说,她之前接触的权贵比我们多,比我们听到的风声多。

    可是,并不代表那些权贵都是大嘴巴啊。

    事关皇室内幕,有些人知道收紧嘴巴的。”

    皇太孙听了纪一帆的分析,觉得倒也挺有道理的。

    “那这么说是凑巧喽?”

    皇太孙摸着下巴说道,“不过,这也是条思路,我们或许可以查查。”

    “都是去年的事了,还查得出?”

    纪一帆表示怀疑,时间这么长了,应该处理的人,估计早就处理了吧?

    “或许就是时间长了,才容易查,风声毕竟没这么紧了。

    我就不信四叔他会真不介意。”

    身在那帝王之家,母妃又是四妃之一。

    太子“失德”没了,皇二子五岁的时候就过继了旁支王爷。

    皇三子天生就是残疾的。

    皇四子不仅是长,还是子以母贵的那位。

    换了是你,你会没想法?

    真没想法,就应该是像现在这样,天天窝王府里,借酒消愁。

    哪里会像以前那样,天天礼贤下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似的。

    更何况,那刺客的那一剑,不仅绝了他的晋升之路,还害他没了做男人的尊严和快乐。

    换了是你,你能忍?

    是的,去年四皇子的晚宴上,一舞姬的一剑刺伤了四皇子的重要部位。

    导致四皇子再也不能人道了。

    虽说皇帝震怒,下令彻查。

    可是那舞姬却凭借着王府之乱,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找不到作乱之人,自然是找不到幕后指使之人。

    那时候虽说把所有的艺姬都及时的抓了起来审问。

    可皇太孙也是刚才想到。

    倘若那行刺之人是个男的呢?

    是个本来就长得相对瘦弱矮小俊俏,又会点易容之术,伪装成女人。

    那么行刺之后,人家只要瞬间把妆容抹去,再穿上男装,或者侍卫装,从容离开皇子府,再走出京城,是不是件极为容易的事?

    毕竟,那时候皇子府搜查也好,顺天府搜查也好,找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