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二章 异域美人儿
    谢若宁原先以为他们二人是想让何二帮着散播啥消息。

    一听二人来意,才知道,不是!

    既然不是,她便让何二先回去安排和挑选“货郎接班人”去了。

    纪一帆听了,心下一动,“那几个劫匪找上门了?”

    这劫匪真的够蠢的,居然会自投罗网。

    怪不得打劫了这么久,也没见发达!!

    人蠢没药医。

    何二听了,瞬时无语。

    原先他对这两个芝兰玉树的“表哥”类的还挺有好感的。

    毕竟长得不错,那身材看上去,也像是练过的。

    其中一个说话还文驺驺的

    万一他们祖坟冒烟,被六小姐看上了呢?

    哪里想到,听他们的对话MS碰到那班子劫匪的时候,这位公子也在场啊?

    六小姐总说是年纪小不懂事,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居然好意思让六小姐收一帮子劫匪当佃户,当雇工的?

    何二决定了,倘若哪天六小姐真的看上这位“表哥”,他一定,一定好好帮着调查,说他N多坏话!!

    “易容?那不算是易容吧?算是化妆吧!!”

    谢若宁听说了二人的来意,特此解释道。

    自己的化妆技术其实不咋滴。

    只不过原先的脸孔是瓜子脸,猛地圆了,鼻子塌了,皮肤也变黄了,妆发和衣服,加上身高和声音又好像不一样了,所以大家伙才觉得神奇。

    倘若倘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相同来的。

    可问题是谁会看那么仔细呢?

    为了让皇太孙能直白的看懂,谢若宁便让纪一帆来当她的模特。

    纪一帆一听要在他脸上涂涂画画的,自然不乐意了。

    他可是个大男人好不好!!

    谢若宁一听,不高兴了,挑着眉道,“两位表哥自己挑一位吧,总不能在我脸上吧?

    我现在已经上了妆了,你们也看见了的。

    倘若不信我也没法子。

    我可事先说好,我银子可是不退的。”

    刚才在来的路上,谢若宁可是和人家谈好条件了的。

    她教会他们的几个手下易容化妆,他们付一定的银子。

    本来她是不想收银子的,一开始她推托的。

    这古代会化妆和易容的人不要太多,自己凑什么热闹。

    再说了,倘若不知道二人身份还好,知道了,万一到时候在皇太孙还没登基前,自己就被划做他们一党,被害了呢?

    拥立之功可不是这么好赚的,从来都是拿脖子上那玩意在赌。

    自己贪生又怕死,可没想过。

    纪一帆呢是知道谢若宁为人的。

    你想,连劫匪几两银子都要抢的那种,你能指望她免费教你?

    别做白日梦了!!

    因此,便让谢若宁开个价格。

    谢若宁一开始听到时候,挺愕然的。

    主要是没想过,这易容化妆之术,原来也可以拿来卖银子。

    不过随即一想也对,知识就是本钱。

    古代不是也有一句,那就叫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

    皇太孙不就是正宗的帝王家么!!

    她本来就不扭捏,因此便很爽快地问纪一帆出个啥价格。

    还说了句,分段有分段的价格,整体打包有整体打包的价格。

    她快速的把她的易容从脸部化妆,到妆发,到服装,到高矮胖瘦诸如此类的简单说了一遍。

    原先纪一帆谈到银子的时候,皇太孙很是无语。

    真是的,和人家小姑娘斗嘴也就算了,怎么能用银子这么庸俗的东西来污辱人呢?

    可让他大跌眼睛的是,那谢六小姐不生气,反而很快的反问了自己这一方能给啥价格。

    一点也不觉得被污辱了?

    不是说读书人家的孩子最是清高,如果你用银子去砸人家,人家会觉得是被羞辱,会和你拼命的?

    最后,谢若宁和纪一帆讨价还价以300两打包价的价格把自己所会的,全部教授给他们的人。

    他们来人倒也已经准备好了。

    可模特难找。

    总不能在那几个“徒弟”脸上画吧?

    那自己岂不是要多教一次?

    倘若几个徒弟傻点,不是要多教几次?

    那自己多吃亏。

    所以,谢若宁强烈要求,由纪一帆来挡模特。

    谢若宁聪明,纪一帆也不是傻的。

    一看谢若宁那不怀好意的笑脸,他就知道她打了歪主意。

    可无奈,他那小胳膊扭不过皇太孙那粗大腿。

    用皇太孙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两个总有一人要牺牲的。

    而且他们钱也付了。

    那银子还不少呢。

    指不定谢若宁叫纪一帆就是打那坏主意。

    这样纪一帆不肯,她就不用教,白赚那银子了。

    纪一帆一听,觉得也挺有道理的。

    毕竟,就他对谢若宁的了解,某些话吧,这家伙还真的是说得出口的。

    某些事,她更加做得出来。

    毕竟,她可是连劫匪都要反劫的那种人!

    咦,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劫匪头子了,好像某人刚雇佣了那帮子劫匪……

    纪一帆不由得为将来娶谢若宁的人掬了把同情的泪。

    谢若宁收了人银子,自然是很认真教学了。

    一开始她是不明白,这古代不是有易容之术,人皮面具这种高大上的玩意儿么。

    后来询问了皇太孙,才知道,人家的易容之术有些麻烦。

    毕竟,制造人皮面具确实可以把一个人变得不一样。

    但是,只适合长期在某个地方。

    不像她这种成本比较低,只要通过一些胭脂水粉,就能改变一个人。

    百变,成本又低,多教几次就会,这对于皇太孙他们来说,自然是上佳的。

    据说,人皮面具的那块人皮和药水,没那么好制造,而且还费银子,费时间。

    没有在易容之术方面钻研几十年,手上没几十年功力的,压根做不出来。

    简单给纪一帆化完妆之后,她又想打开纪一帆的头发给他换个发型。

    但被皇太孙给拒绝了。

    他一开始有点信纪一帆的,觉得谢若宁吧,会在他脸上乱搞。

    可后来她说得这么认真,也没故意去欺负或者糟践纪一帆的脸。

    他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人家讲解得这么认真。

    可当他完全看完了谢若宁化的妆之后吧,觉得,还不如谢若宁直接画花纪一帆的脸来得好!!

    无他,谢若宁给纪一帆画了一个梅花妆。

    还是极为有异域风情的梅花妆。

    当纪一帆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脸,不看脖子以下,皇太孙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异域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