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一章 有事相商
    何二看着院子里的那帮子人,很是无语。

    男男女女的,有几十人。

    据领头的人说,是六小姐叫他们来的。

    他们和六小姐还签了雇工协议。

    那雇工协议何二一看吧,还确实是六小姐的手笔。

    虽然他文盲,也不认字,不知道上面说的是啥。

    可那协议上有六小姐的专属于图像,一只圆脸圆身,不像猫也不像狗,反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图像。

    用六小姐的话来说,那个是只猫,名字叫“小叮当”。

    六小姐说了,倘若她写过来的书信,没这只猫,说明是假的。

    倘若她托人捎口信,开头也会有一句,“小叮当头上有只竹蜻蜓”。

    倘若来人没说这句,说明也是假的。

    虽然何二是不明白,为啥会有人闲着没事干冒充她写的书信,或者冒充她来捎口信。

    但还是觉得,这书香世家的小姐玩的就是和他们穷人家不一样。

    瞧瞧,那四不像的猫有名字,叫小叮当。

    那猫头上还有只猪,那猪的居然也有名字,叫蜻蜓。

    你说猪怎么能在猫头上的,到底是那只猪太小呢?还是猫太肥?

    你说猪它叫蜻蜓,还是改变不了它实际重过猫啊!!

    不过,也对,这暗号确实要不符合常理,一般人想不到。

    人人都能想到的,太容易被盗用和巧号了,那它也就不配称为暗号了!!

    因此把图案和暗号也默记了下来。

    所谓的雇工协议,他是半个字不认识,所以,要让他来安排,他是真不知道。

    他沉吟了半晌则告诉领头的几人,他现在暂时没接到六小姐的通知。

    不过,他可以去问问要怎么安置他们。

    毕竟,他现在也听说谢府是大门紧闭,搞得他生意都有些些影响。

    谢府不是他的大客,可却是常客。

    他以前可是五天便会上门一次的。

    算算时间,他已经有八九天没上门了,客户们肯定想死他了。

    何二便挑着满满的货物,带着自己的长子去了谢府。

    “你是说那些人来了?”

    谢若宁一边咬着冰糖葫芦,一边问道。

    那些人看来是真的缺口粮啊,要不然,也不会冒这个险了!!

    毕竟,自己和他们不熟不是?

    “小姐,那要如何安置?”

    何二询问道。

    “这事儿吧,我还真没认真考虑过……”

    何二听完了谢若宁说了和那些雇工认识的过程,腿肚子有些发抖。

    刚才赚银子的喜悦之情,也被冲淡了。

    天杀的,老纸是接待了一批劫匪在自己家啊?

    那些人会不会劫杀自己的婆娘和娃的啊???

    “你干嘛?别怂啊,那些人就是被逼得落入草为寇的。

    你好好回想下,有这么穷酸,这么孬,这么没用的劫匪么?

    面对他们时,拿出你的气场来。

    你可是我的第一心腹来着!!”

    谢若宁安慰道,“那些人让他们一起去我们刚收来的那个庄子吧。

    会种田的去种田,女人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和家务,养鸡养鸭,养鱼,养兔子啥的。

    至于年纪小些的……”

    谢若宁摸着下巴,觉得自己手下像何二的人才还是少些。

    你说那些人之中,能不能选拔几个出来呢?

    “何二,你问问那些人,有谁愿意和你一起出来做生意的。

    当然了,年纪太大的就算了,腿脚不便啊。

    万一有个啥事的,逃跑也不方便。

    要机灵的那种,面憨心巧,像你这样能说会道,骗死人不偿命,把死的说成活的,装傻充楞特在行……”

    何二:特么滴,这是在损老纸啊啊啊啊啊?

    谢若宁见何二一直抽着嘴角,便语重心长的说道,“何二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踩你?贬低你?

    错,我是在夸你是复合型优秀人才!!

    像你这样的人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所以也不用找全部符合你这样的,有那么一两点能符合。

    人家呢也愿意挑着货担走街穿巷,帮着收集情报的。

    说真,种田的汉子,其实咱也不缺。

    可像你这样的,唉,极度缺!!

    对了,你怎么不好好培养下你几个儿子呢?

    你那满肚子歪主意坏水的,打算留给谁啊?”

    何二今天的心情,可谓是一时上了天堂,一时下了地狱。

    虽说谢若宁叫他不要怕那些劫匪,说人家是种地的老实人。

    可问题是,人家有过反心,有过打劫人的经验。

    你就能保证,人家会安安心心来听从你的安排去种地?

    谢若宁夸他吧,他又觉得虽说有点把他托得高了些。

    可是,能得雇主的这般说,他也是特别高兴的。

    “何二啊……”

    谢若宁刚想说话,哪知,小屋的门便被推开了。

    现在那看角门的婆子也习惯“小麦”丫头会单独挑货了,所以,便老早就避开了。

    哪里知道……

    “纪……纪少爷?”

    那二人站在背光处,谢若宁原先是瞧不着的,可是,人家二人身上的味道太熟悉了。

    “六表妹何必叫得如此介外。”

    纪一帆惊讶谢若宁的反应如此之快,再加上本来就不喜她,便嗤笑道。

    皇太孙最烦纪一帆又想和谢若宁打嘴皮子仗。

    更何况,他过来是有正经事的,便笑着说道,“六表妹的眼力真好,我们都没开口呢,便认出我俩来了。”

    皇太孙这么一说,纪一帆也立即想到,对啊,他们是背光处的。

    刚把门打开的时候,那家伙的眼睛应该还在适应中,怎么能一眼就认出他们兄弟来?

    这天下有视力这么好的人?

    “满府上下,很少有两位表哥这样挺拔健硕的身形!”

    谢若宁站在了何二面前,奉承道。

    她才不要告诉他们二人,自己是凭着二人身上的味道认出来的呢。

    自己在现代的时候,视力不行,但嗅觉却出觉的敏锐。

    或许那就是传说中,你失去一样东西,老天爷便会补偿你另一样东西。

    很奇怪的是,现在自己的视力是正常的。

    但嗅觉依旧敏锐。

    “这位是你府外的下人?”

    皇太孙打量了何二一眼,然后开始询问道。

    应该就是帮她传播消息的领头人吧?

    “不是下人,合作伙伴,我出银子,他出力,他是良民!”

    谢若宁解释道。

    虽说看平时何二的样子是不介意的。

    但是她知道,有些人是很介意被自己说是奴才或者是家奴的。

    应该给予的尊严自己还是要给的。

    “六表妹,今儿个我们过来,是有事相商。

    既然是你的合作伙伴,那就好办了。”

    皇太孙开门山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