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章 如何是好
    “那怎么会闹到府里来的?”

    谢若宁感觉很是奇怪,最多闹得外室的邻居知道嘛。

    “哎,小姐,别提了,两位姨娘动静闹太大。

    也是咱们府运气不好,刚好有巡逻的差役经过。

    估计是那外室,也有可能是两位姨娘不肯善罢干休吧,然后人家差役把所有人扭送到了官府。

    然后……”

    冬雪很是懊恼的说道,她有个表姐,那可是在月姨娘哪儿当差呢。

    据说,老太太发话了,有可能连月姨娘都要被发卖,所以,表姐很是担心。

    “那完了,这事儿,又要被御史参奏吧?”

    谢若宁才明白这事儿的严重性。

    像前世,人家外室上门来闹,虽说颜面上不好看,但到底是私下性质的。

    人家要的是个名份。

    可现在不同了,惊动衙门了。

    要知道,男人嘴碎起来,那就没女人啥事了。

    想来到了明天早上,祖父和父亲的同僚都会知道此事。

    哪怕是权贵之家,这样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都会颜面无光。

    更何况是像谢家这种清流之家了。

    “你们有打听到,是谁让二位姨娘上门的吗?”

    太奇怪了,她们年纪也不小了,女儿都和自己差不多年纪。

    也应该早过了争风吃醋的年纪了。

    还会沉不住气的?

    冬雪和春雨互相看了眼,都摇了摇头。

    “春雨,你有啥想说的,说吧,我和姐姐面前,你有啥是不能说的。”

    谢若宁见春雨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说道。

    “春雨,倘若你打听到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听的,要么我和秋霜,冬雪先出去?”

    夏露见状,便开口道。

    “不不不,刚才奴婢去打听的时候,听说二管家和三管家都各有一个儿媳妇被发卖了。

    是大管家亲自动的手,听说二管家和三管家都没上前去求情。

    郑妈妈告诉奴婢,有些事儿让奴婢别打听,知道得越多越不合适。”

    春雨说的时候,有些微微发抖。

    她听到这个消息,是很吃惊的。

    她有个邻居小姐姐就是因为长得漂亮,能说会道,当年深得大太太喜欢,所以,后来被许配给了三管家的儿子。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姐姐。

    要知道,这个小姐姐可是她们那些人中,嫁得最好的了。

    那些邻居妈妈们,包括她的父母,也都拍那小姐姐父母的马屁。

    可现在,唉,希望不是她吧!!

    “什么?”

    谢若敏一听,心下大惊。

    她以为自家妹妹也会和自己一样吃惊。

    要知道,二管家和三管家深得内宅第一把手第二把手的信赖。

    说句不客气的话,人家的儿媳妇,在某些吃穿用度上,可比她们两个庶房出的小姐待遇要好多了。

    有些时候,她们受了委屈还不敢说。

    而现在,说卖就卖。

    至于妹妹的表情那就更加奇怪。

    她略微有些吃惊,但没她这样夸张,只是垂下了眼睑,低头思考起来。

    “姐,既然是二房的事儿,咱们就别掺和了。

    春雨,等这事儿过了,好好谢谢那位妈妈,这种情况下,人家能这么说,很不容易了。

    哦,对了,姐,那我们还要上课吗?”

    她之前身体好了之后,去听了几天课。

    说真的,上午的文化课吧,她是真听不进去。

    下午的还好些,因为你可以自由选读。

    她觉得管账和厨艺方面的课,比较适合自己,所以,上得挺用心的。

    管账还好,上课的人不少。

    厨艺的课,她基本是一对一的,听那位先生讲,一个月也就四到五堂课。

    有些小姐报了名,但自己不来,叫贴身丫头或者婆子来上。

    和那些丫头婆子比起来,自己现在在基础班,从面点开始。

    什么包子馒头花卷这类基础简单的。

    像面条,片儿川方面的,用先生的话来说,那就是至少得三个月之后。

    至于煲汤一类的,得以后再说。

    油炸或者炒菜,不好意思,咱不能教你。

    据说是怕小姐手上留下疤痕。

    不过,那先生倒也是很好说话的。

    人家知道谢府情况,也是,长得漂亮,但父亲是庶出,将来还不知道找哪样的人家呢?

    万一是妾呢?

    长房嫡女的培养,和她们这种庶出的培养确实是不一样的。

    更何况还是没了生母的。

    先生那时候听了,只是在心里惋惜了一番,推拒了几次,在和谢若宁谈妥了条件之后,便一心一意地教导起来。

    谢若宁表示,她可以不碰刀,不碰油道,但是,你得和她讲用了哪些材料,有没有特殊材料。

    调料要用到哪些,有没有啥独门秘方。

    有的时候,别的全部一样,可就是酱汁或者调料不同。

    那味儿就差得很远了。

    毕竟,她以后出嫁了,这方面还是需要的。

    不是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嘛。

    所以,她便和那教厨艺的先生说了,让她每次来,都给自己演练三道菜。

    她反正也不指定是啥菜,无论荤素,时鲜就成。

    她最近这个正上瘾呢,可是学了几道了。

    倘若不能去学,那谢家多亏本啊,要知道,咱们府里可是出了正经银子的!!

    至于对几个管家儿媳被发卖,她倒是不意外。

    身为内宅大当家谢老太倘若说不知道自己的嫡次子和那几个女人有啥的,她就不信了。

    之前没事,估计是谢老太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个男人,也不吃亏。

    可现在有事了,肯定是这些坏女人怂恿的,挑拨的。

    要不然,她教育出来的“乖巧”儿子,哪里会犯错的?

    要有顶缸的,自然是那些女人了。

    “都不许我们出院了,还能上课?”

    谢若敏苦笑道。

    谢若宁打算等谢若敏离开之后,灵魂出窍一趟。

    怎么说呢,就怕谢老夫人又打算拿自家父亲来顶缸。

    要不然,这么快叫自己一房回来干嘛?

    说需要父亲来出主意,打死她也不相信的。

    倘若真有,那自己得做两手准备。

    用“小麦”的身份出府,明显是不可能的。

    万一真顶缸了,可如何是好?

    消息怎么传递出去。

    用灵魂出窍的方法是可以出府,可何二看不见自己啊!!

    她现在最多最多的,就是集中精神,能挪动一件小物体。

    但是说要带一封书信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