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九章 闹上门来
    谢若宁一听不乐意了,“谁说我要花银子买他们当奴才啊?

    我是要他们花银子把自己赎回去。”

    劫匪:这也行?

    纪一帆:头一次听说向劫匪要银子的?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纪一帆打算不说话,任事情发展,他倒要看看某人有多无耻。

    到时候,他好和皇太孙说道说道。

    真的,别被某人的一张脸给骗了!!

    瞧瞧,那嘴皮子多利索,明显是常干这活计的!!

    这时候夏露下来了,“六小姐,我家小姐让你利索点,别耽误事儿,咱还得回府呢。”

    谢若敏的原话就是,让自家妹妹别瞎胡闹了,赶紧上马车回府才是正经事儿……

    谢若宁一听夏露的话,便冲着冬雪道,“说你呢,赶紧的,搜他们身,看看他们身上有多少银子,全部搜刮出来。”

    冬雪一听,不乐意了,她可是黄花大闺女来着,怎么能随便搜男人的身呢?

    当然了,倘若是隔壁纪小哥哥这样的,咳咳,她是不介意遵从主人之令的啦!!

    阿呸呸,想啥呢!

    冬雪立即推车夫老胡给推了出来搜身。

    “鞋底鞋底……那腰带哪儿呢……都搜刮干净了,老胡啊,待会儿搜出来的十分之一归你啊。

    你可千万别客气啊!!

    多劳多得有木有,如果是你,你会藏哪些地方!!”

    谢若宁和冬雪背过身,一边瞧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边指挥道。

    “小姐,才四两多……”

    搜刮了老半天,差不多把那几个劫匪全部脱光撸了一翻,才搜刮出四两银子……

    “才这么点?老胡啊,那你拿直接拿五百个铜板买酒喝,就当辛苦费了。”

    然后又转头对冬雪道,“把银子收起来,然后让老胡把这几个人捆好,让马车慢慢走,带着他们几个一起回。”

    “小姐,这是干嘛?”

    冬雪有点不明白了,他们那几人也就这么点银子,你再搜刮也搜刮不了啊。

    小姐不会想绑票,然后向人家家里人要赎金吧?

    这应该是犯法的吧吧吧???

    “你们说,是把你们送官府呢?还是你们给我干活赎罪呢?

    我这人还是特别好商量的,让你们自己选择。”

    谢若宁拿着匕首在那些人的脸附近划来划去的。

    “不去官府,不去官府!”

    那几个劫匪哭丧着脸说。

    官府哪里是他们这种人能去的。

    以前还下地干活的时候,都不敢去。

    更何况现在落草为寇了!!

    “很好,那么,我们达成共识了!!

    冬雪,叫人准备笔墨!!”

    接下去的进展就极为顺利,谢若宁起草了一份简单的雇工协议,便让几人按了手印,然后把几人放了回去。

    临走时告诉他们了何二在城里的住址,让他们安顿好家里,就去找何二。

    “你就不怕他们不去何二哪儿?或者对何二不利?”

    谢若敏一直冷眼旁观,但有些想不通,马车行驶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问道。

    “去不去,对我来说,都没损失。

    至于对何二不利,那不可能。

    他们手上的茧你看过,就知道,人家是干惯农活,而不是拿惯刀枪的。

    想来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才落草的。

    更何况,你别把何二想得太简单。

    他那住处,我之前是特别挑过的,四通八达。

    除非是地头蛇或者官府布下天罗地网。

    再说了,他们就几个农民,找何二麻烦。

    就何二两口子的嘴皮子,在那宅子里大喊一声,多的是邻居来帮手。”

    “那你……”

    谢若敏有些不明白了。

    “怎么说呢?倘若他们来,我也能赏他们口饭吃,以后这条道上,也清静点。

    我们不是有了庄子嘛,原先大伯母或者祖母的人,不能用,总得雇人吧。

    那几人,再加上他们的家人,是现成的。

    我们有人帮手,他们有口饭吃,刀切豆腐,两面光,多好。”

    谢若宁继续笑着向谢若敏解释。

    “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失了地的佃户,是本份人。

    虽然真有在抢劫,可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活下去。

    看看他们的穿衣打扮,还是看得出一二的。”

    “你就不怕他们是刁民?到时候坑你一把?”

    谢若敏虽说觉得妹妹说得有理,不过,她还是偏向从家生子里挑人的。

    知根知底的,能拿捏得住。

    马车外的纪一帆听了谢若敏的话,很是无语。

    帮忙,就那几个农民还刁民?

    有你隔壁的那丫头刁?

    瞧瞧人家偷蒙拐骗很是顺手的,连劫匪都要反打劫的。

    能干出如此厚颜无耻,用句古诗形容,那就是人面不知何处去的。

    普天之下,估计也就她这一人会干这种事了吧?

    回了府之后,冬雪和春雨率先各自去打听,两姐妹则去了松鹤院给老太太请安。

    还没到门口就被齐妈妈带人拦了下来。

    用齐妈妈的话来说,不是她要拦,是老太太吩咐的。

    包括大伯母在内的所有人,没她命令都不准进入松鹤院方圆二十米范围内。

    而且接下去的几天,倘若没有老太太传召,就自己待自己院吧,别东奔西跑的窜门子。

    这条禁令是针对所有人,到时候会有专门的婆子送饭菜上门。

    也会有专门浆洗处的人,来收发脏衣服和干净衣服。

    本来谢若敏是打算回自己院落的,哪里知道,被谢若宁拉着,一起去了落霞小筑。

    “祖母不是叫我们各回各院么?”

    唉,妹妹又不听话了!!

    “对,齐妈妈刚才说了,祖母吩咐的,让我们回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别东奔西跑。

    可你这不是还没回自己的院落嘛。

    姐姐送妹妹回自己的院落,那就姐妹情深。”

    谢若宁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唉……”

    谢若敏很是无语,妹妹怎么这么喜欢钻漏洞呢?

    不过,她也想知道春雨和冬雪打听到的,毕竟二人打听的渠道不同。

    姐妹二人梳洗之后,冬雪和春雨也打听回来了。

    冬雪向她们二人汇报,据说不是那外室找上门的。

    而二老爷的两个姨娘,梅姨娘和月姨娘打上门去的!!

    谢若宁:有听过正室摸到外室哪儿找上门的,没听说过姨娘也可以打上门的啊。

    她们不也是小三么?

    又不是正儿八经的,那种在官府有文书的二房?

    用红楼梦的话来说,那勉强算得上是半个主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