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八章 有银子不是这么使的
    “啪啪啪”

    谢若宁很是不客气的甩了那劫匪甲几个耳光子,“我问你话了嘛,谁叫你说的?

    还没轮到你呢,来,你,回话,你们哪条道上的,拜的是哪个山口,堂口的?

    受了谁的指使?听了谁的号令?”

    谢若宁指着一个最年轻的劫匪问道。

    从那几个劫匪口中得知,他们就是平常在这儿打劫。

    打得动打,打不动,跑。

    反正这儿是他们的地头,这儿小道多,地形又复杂,一般人也追不上他们。

    没受任何人指使。

    这次打劫他们,主要是看他们两辆马车,就一个青壮男子,觉得能打得过。

    “没有人指使啊?”

    谢若宁也觉得,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吧,确实也不像有人指使的,个个都挺穷酸的。

    除了一把蛮横的力气,还真的别无他了。

    “真没有!!”

    几个劫匪哭丧着脸说道。

    早知道这伙人这么难缠,他们就不打了,失策啊失策!!

    倘若有下一次,他们一定好好设陷阱!!

    “把他们放了吧!”

    纪一帆懒得和这些人计较,觉得把这些人带着,拖累他们的行程。

    他实在不多和那谢若宁多待一会儿!!

    那些劫匪一听,立即乐了,很想冲那年轻男子跪下磕头,感谢他的放过之恩。

    可惜……

    “放了他们?然后让他们在这儿害下一伙人?

    这多影响京城治安,不好不好!!

    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谢若宁一听,立即摇着头表示抗议。

    “大姐,我们以后保准不打劫了!!”

    那些劫匪本来就是穷苦出身,也习惯委曲求全说任何讨好的话。

    “你说我就信啊?我哪里有这么好忽悠。

    行吧,他说放了你们,我不乐意,你们说怎么办?”

    谢若宁拿着匕首在那几个劫匪脖子边划来划去。

    那些劫匪有些害怕的看着她,生怕她一不小心划道口子啥的。

    要知道,他们虽然落草为寇,平日也打家劫舍的,可还是很爱惜自己的脖子的!!

    这小娘子倒是长得挺漂亮的,怎么这么凶,这么坏呢?

    老人家说得没错,漂亮的女人是老虎。

    “大姐,你看要我们怎么办?以身相许?”

    好像画本子上都这么演的,咳咳咳!

    虽说角色互换了下,不过,或许人家大姐就贪恋他们出色的外表,特别有阳光的男人味呢?

    “啪啪啪!”

    “把你们切成人棍放柴房当柴火烧,老娘我还嫌麻烦呢!”

    谢若宁又赏了那人几个巴掌。

    老实说,她是不想打的,那些汉子皮厚,自己打得手好疼啊。

    可问题是这些人嘴太贱了!!

    “大……大姐,什么叫人棍?”

    某劫匪特别有求知精神。

    “人棍都不懂,一看就知道你没读过书,就是把你手手脚脚砍了,耳朵鼻子切了,牙齿拔了,反正突出来,多出来的,砍了切了。

    像根烧火棍似的,然后拿进灶间当火柴烧。

    你说你们这么粗壮的个头,那灶得多大!!太麻烦了!”

    谢若宁一边解释,一边摇着脑袋打量着那几个即将成为人棍的“胴体”。

    特别把眼光放在了男人特别重视,特别宝贝的,也很突出的部位。

    那几个也不是傻的,一看她注视的目光,便“嗷嗷”地叫了起来。

    只可惜,手脚被绑,嘴里也塞着破布,出不了声……

    “大姐,咱们不麻烦您,您看不如把咱们放了,咱们回去给你立个长生牌位,以后日日给您磕头,日日烧高香,你看怎么样?”

    某能说话的劫匪出了一个特别有利于他们的主意。

    “阿呸,我缺别人磕头么?我家里下人多得是。

    你们以往碰到富户,一般是怎么打劫的?

    就直接把人家的钱财打劫一空?

    不把富户劫持了,让人家家丁啥的回去要银子?

    还有,富户倘若有家眷呢?

    卖哪儿去?窑子吗?

    你们有相熟的窑子么?”

    谢若宁问道,她第一头碰到劫匪,最要紧的,还是没啥用的,可以让她为所欲为的。

    所以,趁机问问,增长下见识……

    “大姐,我们平时就抢些银子和口粮,从来不曾绑架,也不曾杀人,更加没卖过人。

    人家富户也不傻的,肯定会报官。

    再说了,把富户带走,不是把我们的家给暴露了嘛。

    我们曾经也是良民,不干拐卖人口的事!!”

    某劫匪很是无语的说道。

    他们也是很有节操的人,倘若不是日子过不下去,谁愿意落草啊!!

    “我看你一脸真诚,我就勉强相信你吧,说吧,你们打算用啥条件把自己几个人给赎回去。

    我看你们几个,在你们寨子应该也是当家主力。

    倘若没有了你们,唉,你们寨子里的孤儿寡母,啧啧……”

    谢若宁“善意”地提醒几人道。

    劫匪们一听到她提起家里人,不由得难过。

    如果,如果他们都交待在这儿,那家里的……

    某劫匪很是悲壮的做了个决定,“这位大姐,你看,怎么个赎法?一个是什么价,全部是什么什么价?”

    那劫匪这么一说,顿时把谢若宁给难住了。

    她魂穿到古代虽说有段时间了。

    可对于古代的买卖人口这方面,不熟啊!!

    因此,向冬雪招了招手,“我们府里一般买个这年纪上下的壮丁,大概花多少银子?”

    众劫匪一听,心道,难道这个小姐想让他们去他们府里当奴才?

    那也不错啊,至少有口饭吃,只不过,他们家里,养得起他们这些拖儿带口的么?

    冬雪一脸嫌弃的打量着那几个,然后才道,“回小姐的话,这几人年纪都这么大了,手脚又粗,长得又丑。

    不懂人情世故,不知礼数,不知进退,一看就傻头傻脑,蠢得要死的。

    买进府里,也不知道能干嘛,一般妈妈们对这种人是不要的。

    又费米粮,又费时间的。”

    现在的冬雪大姐自我感觉是空前的膨胀。

    天哪,她居然把那劫匪给弹趴下了!!

    自己果然是谢府第一女神射手!!

    也是自己是个女子,倘若男子,早早像少爷这样习武的,估计早就是京城第一高手了吧?

    看秋霜那小蹄子以后怎么和她争第一丫头的名号!!

    她可是护主有功的!!

    顿了顿,冬雪又道,“小姐,咱别买这种干吃闲饭的,划不来,有银子不是这么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