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六章 奇怪的外室
    夜凉如水,谢若宁两姐妹的屋子灯火还没熄。

    “你还没挑好吗?你不是就两套骑马装吗?这都搞了一个多时辰了!!

    你明天还要不要骑马了?”

    谢若敏很是无语,别人有十几二十套骑马装的,也没妹妹这么麻烦!!

    妹妹的个性怎么变,爱美的性子还是没变!!

    可你就两套,再怎么搭配,你也配不出个花来啊!

    “要啊,可也要保护好自己啊,你看,护膝,手套,护腕得有吧。

    万一哥哥带着我的时候,遇上老乡们赶着牛羊经过,惊了马可怎么办?

    万一哥哥带着我的时候,太过紧张,勒痛了马儿,使马儿受了伤害,惊了它怎么办?”

    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先来。

    做好充足的准备,那是铁定没错的!!

    倘若不是这年头没头盔,她都想戴个头盔,保护好自己的脑袋。

    脸蛋重要,脑子更重要,万一后脑勺着地呢?

    万一脑震荡呢?

    现代医学都只探索明白大脑构造的万分之一。

    更何况是古代了。

    到了第二天,包括谢彦信几人看见谢若宁一身的“骑马”装扮,都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站谢若宁身边的谢若敏也是努力隔得比较远。

    倘若可以,她想在自己身边竖块牌子,她和谢若宁不熟,不认识。

    哪怕侍候谢若宁的贴身丫头秋霜和冬雪,离谢若宁也有几步之远。

    “宁……宁儿?”

    谢彦信揉了几次眼珠子,相信不是自己眼花,才敢问,不过,也问得很是小心翼翼。

    “爹爹,是我。”

    谢若宁笑得很是开心。

    天气不错,心情也贼好。

    保护得这么严实,真惊了马,估计也伤不到自己!!

    漂亮!!

    “宁儿知道爹爹担心我呢,所以,把自己先保护得好好。

    万一掉下马啥的,也能以防万一不是。”

    谢若宁笑着上前,摇着谢彦信的胳膊撒娇道。

    谢彦信是觉得吧,自家女儿说得嘛,也是有道理的。

    就是包得像颗大胖粽似的。

    当然了,倘若像粽子嘛也就算了。

    端午的粽子也是五颜六色,比较喜庆和好看的。

    自家闺女吧……

    唉,一言难尽。

    他好怕别人怀疑儿子带着女儿是回去奔丧的!!

    也幸好是在庄子上,人少。

    佃户也是跟着媳妇陪嫁了好多年的。

    要不然,传回京城去,还不气死自家父亲么?

    谢彦信偷瞄了几眼纪家兄弟,见纪家兄弟都纷纷别开了眼,心里顿时不爽。

    真是的,自家女儿哪怕穿成这样,那也是娇俏可人的好不好!!

    这两家伙不懂得欣赏吗??

    其实谢彦信的想法也很古怪。

    别人多瞟他女儿几眼吧,他觉得这臭小子怎么这么坏,居然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起了色心。

    良心大大滴坏!!

    可倘若人家不瞟他女儿,对他女儿没兴趣吧,他又觉得这臭小子太没眼光,自己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儿居然都没看上!!

    有两个待嫁女儿的老父难为啊!!

    “哥哥,哥哥,我们去骑马吧,我坐你身后!!”“

    感觉坐身后应该会比较安全吧?

    哪怕前面再危险,可抱着哥哥的腰。

    而且谢若慎个子比自己高啊。

    前面都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就不会感觉危险了!!

    要知道,自己在现代,可是有恐高症的来着。

    属于上个椅子擦窗户都会吓得两腿发抖的那种!!

    可在现代的时候,自己又很喜欢玩那种刺激的游戏。

    比方说海盗船,大摆锤。

    所以,她每次去欢乐谷或是别的游乐场所,这种游戏照排队。

    但是每次玩的时候,都闭着眼睛,然后啊啊啊的狂叫玩得很嗨。

    想来骑马的高度和难度不会和海盗船,大摆锤去比吧?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狂叫啊!!

    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这样不容易郁结在心啊!!

    因此,谢若宁蹦蹦跳跳地跑到了谢若慎跟前,“今天就看哥哥的马术了!!”

    谢若慎本来对自己的骑术那是信心满满。

    可自从昨天同意带妹妹出去之后,父亲和姐姐就互相的告诫他,得看紧妹妹。

    他就不明白了,平时吧,他也是带着同学在骑马的。

    哪怕堂兄弟之中,他也有带。

    真没出过意外!!

    实在不行,把妹妹绑自己身后不就结了。

    为了今日安全骑行的事儿,父亲还和自己彻夜长谈,搞得他一晚上没睡好。

    大清早地,还是猛灌了好些茶水才清醒了过来。

    现在看见妹妹这身妆扮吧,他更加被打击了。

    自己的骑术真有这么靠不住吗?

    谢若慎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给父亲姐姐妹妹们看看,自己有多强多厉害!!

    谢若慎挺了挺胸膛,斗气高昂,“妹妹,我们出发吧!!”

    “好,打猎去喽!”

    谢若宁开心地跳了起来。

    谢若敏:哎,真的是把妹妹关久了……

    纪一帆:切,一点也不像大家闺秀!!

    皇太孙:当年姐姐也是这么活泼的!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一行人还没出庄子大门,谢若宁还没牵到自家兄长口中的那匹“神勇”小红马呢。

    府里就来人了,说府中出大事了,让谢彦信赶紧带着孩子们回去。

    “好了,你别撅着嘴来,这次不骑,还有下次不是?”

    马车上谢若敏好脾气地安慰谢若宁道。

    最要紧的是,妹妹也换回正常的装束了,她看着也舒服了很多!!

    “下次,下次不知道啥时候出来了!!”

    谢若宁很不高兴,双手抱胸的说道。

    “我就不明白了,这二伯有外室,和我们有啥关系?

    那外室咱们也不认识啊!!

    咱们回去了,那外室带来的负现影响,就会消除了?”

    而且,按照以前的,好像还要过好久,那外室是生了孩子,还是生了两还是三的。

    反正最大的那个都有四五岁了,然后才上门的。

    现在,那外室有没有怀上还是两说。

    那外室是以什么底气来上门的?

    而且自己出来之前,有问过何二。

    何二说那个外室的院子很特别,很与众不同。

    像一般人有外室,一般有两个丫头在内侍候,一两个婆子厨房院子使唤。

    然后再一到两个男仆,作了负责安保,搬搬抬抬也是需要的。

    可哪儿,一个男仆也没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