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四章 出府
    最近的谢府很是热闹。

    依照二伯母的想法是,自家男人升官了,虽说不是连升三级,可也是高兴事。

    怎么着乐呵一下,请个戏班子也不算过份。

    用二伯母的说法是三喜临门,自家不请客好像说不过去。

    三房没女主人,再加上是庶出,也没人会问三房意见。

    所以,只要老太太答应了,基本上是可行的。

    老大老二都是老太太嫡出,手心手背都是肉。

    特别是那个二儿子,官运没有他大哥这么亨通。

    现在好容易升官了,老太太自然是满心欢喜。

    之前老二就有和她来敲过边鼓,她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可当家大太太不答应。

    用她的话来说,府里还有“病人”。

    更何况,现在是适合请客的时候吗?

    万一往来的人里从府里的下人哪儿套出话来怎么办?

    谁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揪着不放。

    啥时候没重病人了,啥时候再摆席吧。

    二太太原本倒是无所谓的。

    她父亲也好,兄长也好,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员。

    六品吧,她还真看不上……

    只不过,她也是要脸面的,好容易自家男人升了个官。

    也算是实权部门,所以,她男人想热闹,那就热闹吧。

    反正又不用她掏私房,公中出的银子,老太太也会补贴。

    身为女人嘛,总得听自家男人的。

    一个掌权太太不肯操办。

    另一个想要办,二人倘若一开始只是单纯就事论事。

    那么,到了后来,就成了颜面之争了。

    每天的早晚请安,搞得谢若宁这些堂姐妹都极为尴尬。

    谢若宁开始有些怀念“生病”的日子了。

    在自己的小院是无聊,可在松鹤院更加无聊啊,看人斗嘴有啥好玩的。

    每天早晚斗来斗去都是相同的话,烦不烦,也不会换换新意的。

    还好三房的气氛私下和乐融融。

    谢彦信甚至还答应谢若宁两姐妹,过几天会带他们三兄妹出去溜达一圈。

    谢若宁虽然很高兴,不过也知道这估计不太可能。

    毕竟府里气氛这么紧张,自家父亲也不是祖母的亲儿子。

    哪里有这么容易答应哦。

    哪里知道,却成行了。

    据说是谢老太爷亲口答应的。

    一听有得出去,谢若宁自是高兴的。

    这可是正宗光明正大的出去,不用化妆成小丫头,也不用灵魂出窍,多好!!

    因此,命冬雪翻箱倒柜的找她适合骑马的衣裳。

    谢若慎那时候可是答应过她,倘若能去庄子住几天,会带着她骑马的!!

    别的换洗的衣裳随便带几套,骑马的衣裳必须带。

    可哪知冬雪翻了好久,也找不到合适的。

    “没有吗?奇怪!!”

    这原主倘若想打入权贵圈,骑马是必须的啊。

    哪个权贵的男子不爱马的?

    倘若你会骑马,还骑得不错,那是很加分的。

    至少你容易接近人家,而且有话题聊不是?

    “小姐还说呢,你那时候不是差点惊了马嘛,所以……”

    冬雪觉得有必要提醒下小姐,不是她们做丫头的没提醒她做骑马装。

    明明就是小姐惊过一次马之后,不敢再骑了!!

    “哎,这不好的,可怕的事儿,我都抛后脑勺去了。

    记开心的事多好。

    啊,冬雪,你的小脸蛋怎么又肉嘟嘟的了,捏起来的手感,嗞,都感觉像吃五花肉的赶角。”

    冬雪一听,气鼓鼓的。

    谢若宁笑着很是认真的说道,“冬雪,以后生气腮帮子别一鼓一鼓的。

    唔,你知道吗?像啥?”

    “像啥?”

    冬雪一脸“求知若渴”地问道。

    “像蛤蟆,呱呱,呱呱呱……”

    到了第二天,谢若宁居然看见去庄子有皇太孙和纪一帆的事儿。

    “姐,他们二人怎么来了?”

    皇太孙也就算了,那纪一帆看自己老是很不顺眼的。

    明明自己也没得罪他啊?

    而且理论上,原主和纪一帆也不会有过交集。

    毕竟,纪一帆一直跟着姑祖母在外乡。

    谈不上纪一帆求爱不遂,导致引来仇恨这么一说。

    因此,她挺纳闷的。

    “弟弟叫来的吧,上次也多亏了他们……

    你记得去了庄子,好好和人相处,不许闹脾气。

    要不然,岂不是让你的好哥哥难做?”

    谢若敏拍了拍谢若宁的手提醒道。

    “晓得了,我保准不先找事儿。”

    倘若那个纪一帆找自己麻烦,那自己就不好意思了,哼!

    相比较谢若宁两姐妹,谢彦信也好,谢若慎也好,则对纪家兄弟愿意跟着一起去庄子表示了极大的热情。

    谢彦信愁啊,妻子早过世了,长女也到了待嫁年纪。

    倘若不是西府的谢若棠闹出那么件事来,他还想不到,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长女也到年纪了。

    他虽然不管事儿,但也知道,靠嫡母或者长嫂吧,还真的只是最后的选择。

    可总不能他一个大老爷们在街上找个人吧?

    至于和同僚之中,他怎么看,那些人的臭小子就没一个配得上自己的宝贝闺女的。

    所以,西府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倒不觉得谢若棠和袁家那后生在一起有啥不妥的。

    年轻男女嘛,一见钟情,再见订终生的,太常见了。

    特别是表哥表妹的,咳咳!!

    怎么着为人品性啥的,知根知底啊,总比好过相信媒人的一张嘴不是?

    所以,当儿子说纪家兄弟要一起来,他自然是乐意的。

    这两孩子长得不错,可比自家那臭小子强多了。

    最要紧的是姑母的孙子,自己人,姑母的为人他信得过。

    姑母教育出来的孩子,品性自然也是上佳的。

    这两个孩子都好,就看敏儿能不能和这两表哥看对眼了。

    现在,唯一让谢彦信担心的就是这两孩子会不会看上小女儿。

    长女也漂亮,可是和小女儿比起来,咳咳……

    不是自己嫌弃,那是真的差得比较远了。

    男人嘛,那是最最爱颜色的了。

    和长得漂亮比起来,什么贤良淑德啊,温柔啊通通得靠后。

    谢彦信看着那两芝兰玉树的青年突然觉得,倘若敏丫头没看上二人其中一个也就算。

    万一看上了,那看上的,又喜欢小女儿,那可怎么办?

    这倘若闹出两姐妹争一个男人,这可如何是好?

    不是徒添人笑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