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三章 谁又不是棋子
    “表哥教训得是,有可能是宁儿长居深闺,很多事儿都不知,也不懂,也没人教宁儿。

    唔,表哥你看这样可好,以后您多和我哥处处,我哥其实和我挺谈得来的。

    到时候我和我哥都受益。”

    谢若宁提建议道。

    这皇太孙既然伸出友善的手,自己自然要接着了。

    自己不方便和皇太孙结交。

    这古代男男女女之间的往来还是小心些好,省得招人话柄。

    虽说他将来是皇帝,可自己没想过当他妻妾中的其中一人。

    但这条路不能断,谢若敏也不行,那么,最合适的,自然是谢若慎了。

    人家本来就和谢若慎投缘。

    更何况,谢若慎不是喜欢从武嘛。

    指不定人家能帮着想办法安排就业问题呢。

    皇太孙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然后便离开了。

    皇太孙和纪一帆后来做了啥,谢若宁不知道。

    她只知道,那曹御史和严大人后来都没来。

    过了十来天,圣上下了道圣旨训斥了江陵王世子一番。

    只不过,念在江陵王的功绩,所以,没有罢免他的世子之位。

    但江陵王平定苗族祸乱的奖赏是没了。

    至于带坏世子的那几个坏学生,诸如苏子山之流的被夺了功名,全部交给了他们的师长还有家族长辈严加管教。

    据说,三五七年内,是不会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了。

    相比较谢家的处置大家伙就有些看不懂了。

    谢老爷子一没挪动他的位置,二没罚俸,更加没受到训斥。

    想来皇帝是接受了曹御史,凌御史还有严大人的解释。

    至于谢若正的生父,谢延辉本来是在江西某地任知府的。

    本来今年可以调动一二。

    按照他的履历,再加上谢老太爷在京城活动一二,哪怕无法升一级调任,那么平调去另一个富裕地儿,也不是难事儿。

    可是却很神奇的升了官,连升几级到了广西任道台。

    二伯父谢载辉更是神奇,被调往了礼部任主事。

    别看主事只不过是六品小官,可在这种情况下,调进六部那是真正的升级。

    谢若宁不懂朝堂上的这些,只知道铁定是好事。

    二伯和二伯母走路都带风的。

    据冬雪说,二伯吩咐二伯母,给他们院子里所有侍候的人,都加一个月的月银,包括扫地的粗使都有!!

    相比较自己的兄长,谢彦信的升级就相对低调多了。

    从翰林院调到了国子监,任从六品的国子助教。

    三房本来就是庶出,所以,大家伙也没放在心上。

    但大家也知道了两点,一谢家是简在帝心啊!

    要不然,人家嫡长孙都和世子那个啥啥啥了,怎么全家都升官了呢?

    二,江陵王倒霉啊,碰上了这么一个不争气,尽拖后腿的世子。

    可也有人是不这么看的。

    “唉,皇帝还是看出来了,这是在敲打谢府呢!!”

    皇太孙听说了此事之后,摇了摇头说道。

    纪一帆听了,不语。

    当今是皇太孙的祖父,他不叫皇祖父,不叫皇上,不叫圣上,叫的是皇帝。

    说没怨吗?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皇太孙的亲生父母都死在了自己祖父的手里。

    可是,曾经,当今是皇太孙最最尊敬,最最崇拜的人。

    当年有多尊敬,多崇拜,那么现在就有多恨。

    这是皇太孙的家事,纪一帆不打算多做理会,便把话题转到了谢家身上。

    “你觉得皇上是想扶植二房或者三房?”

    要不然,不会后面两个都升官了。

    “这说不准,长房其实去广西未必不是戴罪立功。

    有危才有机。

    有些人看见他连升几级,有些人只看见了他去了贫瘠之地。

    也有些人觉得他因儿子之事被打压,被陷害。

    可就没想过,这是上位者想提拔重用他的前兆。”

    自皇太孙懂事之日起,就被当今带在了身边。

    那时候皇太孙虽然还年幼,可是耳濡目染的,自然也学会了不少权衡之计。

    “看来,那谢老夫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纪一帆摸了摸下巴说道。

    皇太孙笑了笑,“能做到国子监司业的,会简单?

    这可不是你有状元之才,或者你为官清廉就行的。

    陈祭酒年事已高,明显皇帝会在谢周之间取舍一人。

    你猜倘若谢周二人之中取一人,皇帝会取哪个?”

    纪一帆见皇太孙这么问,便立即道,“你不会觉得圣上会取谢老夫子吧?这……”

    “一个浑身是毛病的人,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当你想舍弃的时候,理由都是现成的。

    更何况,谢老夫子也算是个能吏。

    要不然,也不能在国子监屹立这么多年不倒了。

    人家懂得什么时候送点把柄给上位者,同时又懂得保护自己。

    这种把柄无关痛痒。

    真被弹劾了,也就训斥几句,动不了根基。

    刷存在感的时候,不显山露水的。

    就像这次,哪怕谢若正的事真被查核实了,又如何?

    也不是他叫孙子送腚给世子的?

    京城这么多官员,哪个当官的会对自己的儿孙的事,知道得一五一十的?

    皇帝想重用你时,还巴不得你儿子孙子的小辫子梳得到处都是呢。”

    皇太孙似笑非笑的对纪一帆道,“你不是说那谢若宁心思歹毒,满肚子歪水,鬼主意么?

    人家才十一岁就这么多歪主意,你也不想想,是谁的种?

    倘若你说那谢若宁是小狐狸,那我告诉你,谢老头子才是真正的黑山老妖。

    对了,你说他一个当家人会不知道自己的孙女儿是个什么样的心思?

    不会是我们和那个谢若宁都成了那黑山老妖手里的棋子了吧?”

    皇太孙看着窗外的天空,喃喃的说道。

    “这不能吧?”

    纪一帆觉得这不太可能,“那谢若宁之前不是已经把那事儿给捅出来吗?

    只不过,被我们带歪了罢了。

    再加上圣上不想闹大此事,所以……”

    “他毕竟身处朝堂,很多事,比我们看得通透。

    我们离朝堂太远了……

    而且细细想来,那江陵王世子会不会是故意搞出这事儿来的?

    听人说,江陵王想给嫡三子请封号。

    现在出了这么一件事,世子只不过是关在王府几天。

    可最大失利者是那嫡三子啊!!”

    皇太孙看着窗外,思绪飞到了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