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一章 紫微星驾到
    “依姐姐的意思呢?”

    谢老太爷也没正面回答纪谢氏,反问道。

    说真,刚才看见自己的孙子那样,他也很是心疼的。

    可是,一想到刚才两位大人离去时的样子,他又不由得担心起来。

    “伤寒不可能是短时间能恢复的,凌霄院天天继续煲药。

    三个月内,叫若正别出院门吧。

    做戏做全套,万一到时候有人上门呢?”

    纪谢氏思量了一番,便说道。

    “什么?这怎么行?”

    谢老太太一听,便抢先跳起来,她不同意。

    “大弟,到底是谁和江陵王世子有苟且,你我都知道。

    这人哪,做错了,倘若不受点惩罚,你觉得下次他会如何?

    我们救得了他一次,救得了第二次?

    更何况,他长时间不出府,也是保护他。

    世子长时间不见他,估计也会把他抛到脑后吧。

    对他将来的仕途不会有任何的妨碍。”

    纪谢氏的话,谢老太爷自然认可了。

    哪怕一开始他接受不了自己的孙子好男风。

    可到了现在,不接受,也只能接受。

    只是担心孙子将来的仕途。

    同样都是科道正途出身,路还是不一样的,唉!

    科道正途抱团是很严重的。

    同年,同科,同乡。

    倘若孙儿那个风被传得有声有色,别说他还真的是好这口的,哪怕不好,也会被一些酸臭进士们排斥。

    倘若孙儿真的和某些好这口的混一起,那路说不定会好走些。

    可是将来长房这一支的子女婚嫁问题,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很多贵族权贵子弟家,有好男风的,一般都是成了亲,有了子女,弟妹们也都嫁人了,才会传出来。

    一想到长房的那几个孩子……

    唉,他是那个愁啊!

    孙子就是长得太像年少时的他,太过玉树临风,俊俏秀美,要不然,哪里会这么容易被那江陵王世子看上啊!!

    一说到江陵王世子,谢老太爷突然想到,那凌御史可是去了江陵王府的。

    “世子哪儿?”

    “我已经托人捎了口信,希望世子是个聪明人。

    要不然,我们所做的一切,全部白费。”

    纪谢氏苦笑道。

    松鹤堂一阵沉默。

    是啊,好像眼前的难关还是没过呢!!

    “唉,早知道让……”

    谢老太太又提了起来,她还是觉得牺牲任何一个孙子来换取嫡长孙是最最划得来的。

    纪谢氏也不再去理会她了,向乖乖在一边的谢若宁招了招手。

    “姑祖母?”

    谢若宁微微一笑,挪步到了纪谢氏身边。

    “今儿能过关,记你一大功,没成想,你会有这一手。”

    其实谢若宁也没做什么,只不过是给谢若正画了一个病若膏肓的妆。

    顺便在凌霄院外演了一出姑嫂情深的戏给几位大人看。

    纪谢氏只不过是客套话,谁叫谢若宁是皇太孙“重点”关照的对像呢?

    本来纪谢氏是不打算过问此事的。

    在她看来,家里的孩子好男风这种事,虽说是丑闻。

    但只要没顶包,压根动不了谢家根基。

    在朝堂上,小错不断,当个纯臣,大是大非前站稳,才是最佳的根本。

    可哪里知道,皇太孙执意要过问。

    还说找了谢若宁当帮手。

    她以前是真小看这个侄孙女了。

    你说她是怎么和皇太孙搭上的?

    难道就因为她长得那张漂亮的脸蛋?

    说真,换了是一般人,娘家或者自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得了皇太孙青眼自然高兴。

    哪天皇太孙能登上帝位,肯定会招纪家或者谢家的姑娘入宫。

    那么到时候,本来就有感情基础的,在封号上自然是占便宜。

    运气好些的,指不定有更大的富贵在等着自己一家。

    可纪谢氏不愿意。

    在她看来,一个家族倘若是靠女人的恩宠上位,不会长久。

    可哪里想到……

    孙大不由姑祖母啊!!

    “姑祖母谬赞了。”

    谢若宁“羞涩”地低下了头,心里极度不爽。

    她原本安排了很好的一出戏,可以让兄长不成为替罪羊。

    甚至为了顺利分府出去,她也开始着手安排人进二伯外室的院子打散工。

    虽说还没安排进去,可她对何二的本事还是有信心的。

    相信三五七天之内,就有好消息传来。

    这不是离分家还有段时间么,还有操作时间。

    哪里知道,还没到晚饭点,自家姐姐去而复返。

    同来的除了那紫微星,还有将星纪一帆。

    倘若只是那纪一帆来吧,她才不理会。

    可紫微星过来,她不能不当回事了。

    要知道,原主谢若宁离世前的一个月,皇太孙紫微星是已经登上了帝位。

    人家怎么当上皇帝的,像谢若宁这样地位和身份的,自然是不太清楚。

    但有一点,原主的记忆里,还是有的。

    那就是,当今驾崩之后,众皇子谁也不服谁。

    五皇子拿出大行皇帝遗诏说是传位给了他。

    七皇子不服,联同八九十皇子血洗了长安大街诸皇子府。

    皇子府里自然是有高手的。

    那些高手护着皇子们全部离开,但八九十皇子还是把他们兄弟们的妾氏,子女全部给捆绑了起来做为人质。

    太过细节的事儿,原主不清楚。

    只是听说长安大街哪儿的青石板全是血……

    先帝留下的诸子互相撕杀。

    京城卷进去的勋贵人家是海了去了。

    所以,很多能逃的人家,全部都逃出了京城。

    省得被波及,像原主,当年也是和几个亲戚,一起逃了出去。

    到了最后,几个皇子死的死,残的残。

    是定西王遗腹子纪一帆带着大部队把全部城骚乱给镇压了下去。

    同时归来的,还有曾经的皇太孙。

    摆在朝臣面前的是两条路,要么接受一个残疾的皇帝。

    要么就是皇太孙继位。

    换了是个有脑子的,自然是接受皇太孙了。

    本来历朝的规矩那都是有嫡立嫡,没嫡立长。

    有了皇太孙,残疾的皇子一边凉快去吧。

    更何况,人家还有定西大军做靠山,你敢不答应?

    定西大军那可是一直驻扎在西北地区,哪个当兵的手里没杀过人,十个百个的少说。

    人家和骠骑营,金翎营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别看骠骑营和金翎营的装备一流。

    可真的只是花拳绣腿!!

    不用真比,直接脱了衣服,哪怕再不懂的也看得出,那像白切鸡似的骠骑营,金翎营的护卫,比得过那一身腱子肉,壮得像牛犊子的定西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