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十章 漂亮真的是万能
    谢老太爷表示,他的嫡长孙已经生病好几天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伤寒罢了。

    他的意思是,要不要让曹御史明后天再来。

    主要是他们也没准备,那院子里一股子药味。

    最要紧的是,听他的妻子所说,孙媳妇照顾着生病的孙儿,估计也会是一脸的邋遢吧。

    总得给人家一点准备不是?

    更何况,要来看,总得先吃点药吧?

    万一也传染上呢?

    嫡孙住的那个院落虽然没有封院,不过,每天所需,也是有专人送的……

    谢老太爷是真不想让曹御史去嫡孙哪儿。

    虽说已经有人告诉他,有拆解的办法。

    他呢,临上衙前,也吩咐过妻子。

    但是,到底进行得怎么样,他是真不知道。

    毕竟,曹御史是有见过孙子的。

    万一……

    他有些不敢想像。

    曹御史则表示,来都来了,一定要去看看。

    毕竟,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再说,万一是呢?

    一行人临近凌霄院的时候,便看见一少女在丫头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

    那少女一见谢老太爷,立即上前请安。

    在谢老太爷的引鉴之下,也给曹御史请了安。

    曹御史:这谢家的公子小姐都这长这样俊俏可人吗???

    谢老太爷刚要带着曹御史进院,那少女脆声的说道,“祖父倘若要带着贵客去见大哥,还请净手漱口,然后喝点大夫开的药,以防万一。”“

    女生长得娇俏可爱,总是容易引人注目,更何况声音还好听。

    曹御史心下好奇,便停下步来问道,“净手漱口?这是为何?药?我们没病的也要吃?

    你听谁说的,小孩子可不能信口开河哦。”

    哪知那少女一昂头,又道,“宁儿是听大夫说的。

    这些日子大哥病了,宁儿生过病,知道生病很难爱。

    别的也干不了,所以,隔几天便过来看看嫂子和大哥。

    药啊膳食哥嫂也不缺,刚给哥哥送了一座观音娘娘像过来呢。

    希望菩萨能保佑大哥过了这难关。”

    然后转头又对谢老太爷讲,“祖父,一定要带贵客去见哥哥吗?

    院子里的味儿可不好闻。

    本来药味儿就重,大夫说了,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还洒了好多醋。

    倘若不急的话,要么过几天?

    真要进去的话,要么用醋沾过的布巾蒙上脸。

    虽说一时味儿是难闻了些,可万一时运低呢?”

    谢老太爷自然是巴不得过几天,毕竟,准备半个晚上和一个上午的,和准备几天的功夫,肯定是不同的。

    只不过,脸上还是道,“瞎胡闹!”

    然后转头对曹御史道,“这是我老三家的六孙女,就是刚才你见过若慎那孩子的亲妹。

    她是我家老三最小的嫡女,自幼被她爹宠坏了。”

    曹御史摸了摸胡须道,“那他们堂兄妹之间的感情不错嘛。”

    也不知道是真呢?还是故意做给自己看呢?

    要知道长房嫡孙会和庶出的堂妹关系好,很少见啊!!

    不过,倘若自己的堂妹长这样,自己估计也会待她比别的堂妹好些吧?

    自己绝对不贪恋美色!!

    自己可是君子来着,还是品性高洁的那种!!

    不过,这么漂亮的堂妹万一有大造化呢?

    是吧?是吧

    “宁儿是嫂子进门之后,才……才和大哥这边往来多了些。

    嫂子很是照顾我们!!”

    谢若宁嘟着嘴,看了看谢老太爷,然后又很委屈地补充道。

    “行了行了,你先回屋子吧。”

    谢老太爷冲谢若宁挥了挥手,然后才对曹御史道,“长嫂如母嘛,呵呵,呵呵……”

    谢老太爷是不明白,自家姐姐安排六丫头过来干嘛?

    难道真以为长得漂亮通吃?

    也不想想曹御史是哪样的人,真是的!!

    曹御史捋了捋胡须道,“老谢啊,听说你长孙媳妇是出自通州柳氏是吗?

    到底是大家族出身,把你家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

    唉,以后给孙子挑,得和我那婆子好好说道说道。

    你那孙女也不错,是个感恩的。

    一看就知道,平日里常来,还把大夫的话记在心里了。

    你有福气啊!!”

    谢老太爷:我错了,长得漂亮是真的通吃!!

    几人净了手,然后从守门的婆子哪儿接过了沾了醋的布巾进了院子。

    相比较曹御史进屋子,严大人则在院子里查看了起来。

    曹御史进去没一会儿就出来了,相比较严大人,他更早出院子。

    二人出了谢府,便互相交流起情报来。

    “老曹,你怎么看?”

    “眉眼倒是有些相似,不过,我看他那身体,和昨天那身体有些不同。

    对了,你呢?在院子里查出些什么来了?”

    昨天他可是有看过那江陵王世子“爱人”的身体的,所说只有一眼。

    不过,大致也能看清了。

    严大人思忖了一番道,“那院子不像是久病的人居住的。

    还有那个六小姐,真会有和嫂子感情好,这么不怕死出现的?

    又不是嫡亲兄妹?

    而且真出现了,真有这么巧合会在咱俩过来的时候刚出院门?

    我感觉是故意的。”

    “可看那谢公子,确实也不是。

    你说会不会另有其人?

    要不等下凌御史哪儿?”

    曹御史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相信的。

    相比较府外,府里松鹤院也是有些“热闹”。

    “大姐,我看那曹御史应该是信了咱们。”

    谢老太爷送走曹御史和严大人之后,便来了松鹤院。

    “如果真是这样,自然是最好。”纪谢氏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一边的谢老夫人则有些不高兴。

    “正儿的药要停了吧?都拉虚脱了,身体虚,那院子里还是股味儿,好好的人,也受不住啊。”

    从凌晨开始忙到现在,她是真的一点也没歇过。

    就为了按照大姑子的要求在布置一切。

    最要紧的是,自己的宝贝孙儿还为了装病,拉虚脱了。

    她就不明白了,不是叫六丫头去给孙儿化病妆了么,还吃什么泻药!!

    她那叫一个心疼啊。

    现在事儿也过了,那就赶紧恢复原样吧。

    纪谢氏瞟了眼自己的弟妹,过了良久才问自己的弟弟道,“你和你媳妇说说曹御史看见你三房那个孙子的情形。”

    但凡只要见过谢若正和谢若慎两兄弟的,就不可能认错。

    曹御史倘若是个会和稀泥的,人家就不会走到今天了。

    用若慎代替若正去顶罪,那真的是蠢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