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四十七章 风言风语
    “这事儿,你怎么看?”

    皇太孙和纪一帆回到了谢家东府给准备的屋子,皇太孙便开口问道。

    “居然是那谢若宁做的主导?她刚才还……

    对了,她会易容!!

    呵呵,真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坏心眼。”

    纪一帆对谢若宁第一印像不好,所以发生啥事了,都觉得是谢若宁不好。

    皇太孙听了摇了摇头,无奈的笑道,“你没看见人家只不过是还击么?

    真没看出来,那周氏是这种会侵吞弟妹陪嫁的人。

    这要是传了出去……

    也是,那谢老太君都是呢,看样子是有样学样。”

    皇太孙是真没想到,高风亮节,人品端正的纪谢氏居然有这样的弟妹和侄媳妇。

    这事儿是告诉还是不告诉她老人家呢?

    “那这一切可都是谢若宁说的,这人,我信不过,感觉栽赃的多。”

    纪一帆嗤之以鼻。

    “你呀,我知道你对谢若宁反感,可细细想来,她其实也没做什么。

    谢若棠那时候不去招惹那袁表哥,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那谢若宁比谢若棠漂亮,谢若敏也比谢若棠端庄。

    怎么不见那袁表哥和人家有啥?

    也是谢若棠姐妹把她们姐妹拖下水的。

    别人打了你,还不许你反击了?

    至于你说的栽赃,让人查一下不就结了。

    我倒是偏向于周氏作恶多些。”

    皇太孙很是客观的说道。

    反正庄子这种事,那是最容易查的了。

    虽说年代久远了些,可庄子上住着人呢,问问不就结了。

    “你信谢若宁?”

    纪一帆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不会是看上那丫头片子了吗?

    虽说这家伙号称京城四大美人之一。

    可依我看来,可比另外三位丑多了,也心黑多了。

    这种人别说当你的正室嫡妻了。

    哪怕是通房,也不配啊!!”

    虽说少年爱慕美色是很正常的。

    可皇太孙是什么身份?

    可千万不能被这种毒妇所迷。

    皇太孙听了甚是无语,“你瞎说些什么,她才几岁?黄毛丫头罢了。

    我倒是挺欣赏她的身手和维护兄长的那份心的。

    燕儿姐姐当年……”

    皇太孙不由得想起当年自己离宫里的情景。

    他的燕儿姐姐也是太子之女,虽然是庶出,二人的生母也是情敌。

    可燕儿姐姐一向待他很好,照顾有加。

    后来为了救他,还主动穿上了他的皇太孙衣服,被烧死在了皇宫里。

    所以,看见谢若宁这么维护自己的兄长,就让他想起了庶姐。

    “那不是小郡主,她怎么比得上小郡主半根毫毛呢?”

    纪一帆知道他和小郡主的感情,赶紧低声劝慰道。

    小郡主是一心为救弟弟,哪里像那谢若宁,哪怕是想救兄长,人家也为自己谋取些好处。

    啧啧,这种人,自己一定要努力在皇太孙面前抹黑她。

    要不然,皇太孙真看上她,可怎么办?

    皇太孙看了看纪一帆很是无语。

    这世上自然没有人能比得上自己的姐姐。

    自己只不过羡慕谢若慎有这么一个关心他,又身手敏捷的妹妹罢了。

    记得当年燕儿姐姐就说过,年纪大些了,也要学武。

    这样,哪怕被婆家欺负了,她也能自己打回去。

    那时候他年纪小,觉得怎么可能呢?

    自己的姐姐现在是郡主,将来会是公主,谁敢欺负她啊?

    可后来在纪家还有谢家看多了一些后宅的手段。

    觉得女孩子还真得像自家姐姐一样,不害人,但得有自己保命的手段。

    像谢若宁,倘若她没点本事,那次,谢若敏就被人拖下水,被谢若棠阴,变成谢若棠的替罪羔羊了。

    这次谢若慎则成了谢若正的替身。

    虽说她好像答应了下来,可是,按照自己对她的了解,应该是有后着的。

    “这事儿,咱们先别插手,怎么着谢若慎也是咱们的恩人。

    万一真有个啥的,咱们得护着他。

    你可千万别给谢若宁使绊子。”

    皇太孙见纪一帆一脸恨恨的样子,便赶紧劝道,“哪怕不看别人的脸上,看慎兄弟的情面,你现在也不能和她杠上。

    咱们还不知道她计划呢,万一……”

    “哎,我知道轻重,你放心,我晓得。

    那臭丫头会有啥好主意。”

    纪一帆对谢若宁很是不屑。

    而到了第二天,他收到府外的风,顿时觉得,倘若京城现在外城的那些风言风语是她惹起的。

    那么,他觉得这家伙不是蠢就是傻!!

    第二天一大早,只要是京城的权贵人家,或者是清贵人家,都收到了一条风。

    那就是江陵王世子和国子监司业的嫡长孙谢若正的“韵事”。

    本来吧,男男相亲相爱这种事,权贵人家都听厌了。

    谁家没爱好男风的子弟?

    哪怕没有,亲戚人家里也会有。

    所以,真当不是大新闻!!

    之所以会让他们的下人争相来报告的是,听说,江陵王世子和人家谢公子爱得那叫一个痴缠啊。

    青天白日的,居然在某酒楼的雅间里干那不雅之事。

    要知道,正规酒楼和得月楼,抱月楼的这种可不相同。

    人家只是正正经经卖酒,卖菜的。

    哪里想到会有这种事的。

    所以,人家的雅间没啥屏风,更加没有可躲藏的地方或者暗室。

    好多酒客都瞧见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了。

    据说那江陵王世子那叫一个白净啊……

    据说那谢家公子在众人推门进去之后,还在那世子身上忘我“驰骋”……

    当然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什么知道吗?

    重点据说是那江陵王世子比较重口。

    他喜欢一对多,所以,当场的,除了谢家那位公子,还有别人。

    据传是他的同窗,那个同窗那叫一个芝兰玉树啊!!

    听说江陵王世子和那位芝兰玉树的同窗同进同出的,十分之亲密。

    也有传是谢公子的兄弟,听说是被谢公子骗过去的。

    后来见众人都来了,第一时间掩面跳窗逃跑。

    京城那可是首善之地,大家伙觉得这位都跑了,应该还要些脸面。

    毕竟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大家伙都互相给着面子。

    万一是看热闹那些人的自家亲戚,或者是远房亲戚呢?

    而又有人提出,为啥那位跳窗的是被骗呢?

    据酒楼门口某位小贩子透露,那位跳窗的“仁兄”是被谢公子强行拉走的。

    据说那位叫谢公子哥哥。

    据小贩子透露,那人和那小白脸世子,不认识!!

    京城中的好些人,对那个跳窗的人顿时起了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