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四十五章 给你总是有原因的
    “这不太好吧?”

    谢若宁端着一脸的假天真,假无邪,我不要,我不能要,可我好喜欢的样子。

    “长者赐不能辞,你呀,就乖乖收下吧。”

    大伯母高兴地说道。

    “这……”

    谢若宁把眼光瞟向了谢若敏哪儿。

    “谢若宁,你倘若敢收,以后别叫我姐姐。”

    谢若敏盯着谢若宁,威胁道。

    “大伯母,宁儿还是不要了。”

    谢若宁低下头,把那地契又推到了对面,然后讨好似的冲谢若敏笑了笑。

    周氏刚想说话,谢若宁却幽幽地说道,“也难怪姐姐的。

    宁儿有大伯母疼,可姐姐呢?

    姐姐肯定是吃醋了。”

    谢若敏刚想开口,谢若宁又扑上前去,捂上了谢若敏的嘴,在她耳边轻道,“我在做戏。”

    然后又高声道,“姐,我懂,我是真的懂的。”

    然后转头又讨好的冲周氏笑,“大伯母也懂的是吧?”

    谢若敏刚想挣扎,哪知却被谢若宁死死压制住。

    周氏听了气急。

    这死丫头讹了自己一笔不够,还想讹第二笔?

    太不要脸了!!

    可是,谁叫自己的儿子……

    算了算了,就当花银子买个平安。

    因此,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有宁丫头的,自然也有敏丫头的。

    幸好宁丫头提醒我,呵呵。

    是大伯母疏忽了,何妈妈……”

    “那大伯母,我看这样吧,什么时候咱做了过户手续,咱就去我哥哪儿吧。

    我姐现在好像有些不太舒服,咱姐妹俩先告退了。”

    谢若宁说完,便准备带着谢若敏离开。

    “慢着……”

    谢老太太停止了捻动佛珠,“让刘管家带着你大伯母给你们姐妹准备的地契,去官府一趟吧。”

    “啊?祖母要这么着急?

    宁儿信得过大伯母呢,就如同当年母亲信得过祖母一样。

    让祖母帮着打理城南的那块田地一样。

    咱姐妹俩不着急,慢慢来哪。

    宁儿总得叫人去瞅瞅那庄子啥样不是?”

    谢若宁一边捂着谢若敏的嘴,一边假装很是温柔的说道。

    那样子,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总是要给的,早过户早安心,老大家的,你说是不是?”

    谢老太太盯谢若宁,谢若宁更加温柔地看着自家祖母,然后挺了挺腰杆。

    她怎么会知道那件事的?

    城南那庄子……

    是有人发现告诉了她们?

    还是让自家老爷发现了?

    自家老爷和孙女通了气,然后拿这件在拿捏自己?

    理论上是不可能的。

    那个女人倘若还在,或许有可能。

    都死了那么多年了。

    当年的事,也处理得干干净净了。

    那么,是有可能有人根据当年留下的蛛丝马迹,然后推测出来,告诉了孙女?

    现在,孙女拿那件事来要胁自己?

    呵呵,眼皮子浅的死丫头。

    果然是那个人的贱种!!

    现在不是和她计较的时候,反正她在谢府,早晚能收拾。

    因此,谢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家大儿媳说道。

    要求么是她开的,现在,人家答应了,但是,明显,有些人想拖延时间。

    这不行,她得在明天天亮前,把这事儿要做成。

    要不然,老头子又被他姐姐一说,到时候,难道真牺牲掉自己的孙儿?

    “娘说得是,那儿媳马上叫人去办。”

    本来周氏还是想拖些日子的。

    对,庄子她会给,可不是送她们当陪嫁嘛。

    既然如此,自然是等她们出嫁了再说了。

    反正两个没娘的,婚嫁问题虽然不是自己这个当大伯母的说了算。

    但拿捏一二,拖延几年还是成的。

    拖延几年是几年,收益自然是自己的。

    那庄子本来就是自己的,叫你们想占老娘便宜。

    可现在,婆婆一说,她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祖母,要这么急?我们不急丫,而且这几个月的收益可怎么算呢?

    庄子上的佃户呢?

    总得好好规划规划,还有……”

    “佃户你们姐妹俩说了算,收益都归你们,宁丫头,现在没问题了吧?”

    谢老太太死死的盯着谢若宁道。

    她绝对相信,谢若宁是知道了啥。

    现在是故意的!!

    这丫头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居然敢和她叫板了。

    哼,等过了明后天,你就知道死是怎么写的了。

    “既然祖母这么说了,那行,宁儿和姐姐就听祖母的。”

    谢若宁站了起来,向谢老太福了福身,柔柔地笑道。

    不得不说,刘管家的动作还是很快的。

    没到天黑,就完全搞定了过户手续。

    相比较谢若宁喜滋滋地拿着地契,谢若敏则是一脸的苦涩。

    妹妹说的,她有听到。

    可是,她现在有些搞不明白,妹妹有没有骗她。

    姐妹二人去见谢若慎,便回了落霞小筑。

    “姐姐,这份给你,这份是我的。”

    她倒是想把城西的那个庄子给自家姐姐。

    毕竟,以后升值的空间是城西的大。

    今年端午,当今就犯病,听了御医的话,明年年初要来城西建造小行宫。

    谁叫今年下半年让人发现这儿有温泉呢?

    可问题是,姐姐不知道,怕她误会。

    反正姐妹俩,到时候再把这地给姐姐当陪嫁好了!!

    “我不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若敏不明白。

    出卖弟弟,还讹祖母和大伯母。

    这在大宅门之内,是绝对犯了大忌的!!

    以后姐妹俩,哪里有好果子吃。

    “姐姐就没想过,祖母和大伯母为啥会答应?

    至于哥哥哪儿,姐姐不用担心。

    我出去了一趟,已经安排得七七八八了。

    刚才之所以让秋霜跟着去,说穿了,不是说不信管家和大伯母安排的人。

    是让秋霜去听听街上的风声。”

    谢若宁给自己倒满了水,也给谢若敏斟满了,才笑着说道。

    “是啊,祖母和大伯母为啥会答应?不就是因为……”

    谢若敏喃喃的说道。

    看来这次的事情很大啊!!

    “姐姐错了,大伯母说穿了是大哥的亲生母亲。

    可祖母就不同了。

    二伯父又不是没儿子。

    他可是有四个嫡子的。

    说起来,和大堂兄,没分别。

    为啥还要给城南的那个庄子?

    你就没想过?”

    倘若自己不是有原主的记忆,也不会要那庄子了。

    自己是喜欢钱,喜欢银子。

    可是,喜欢自己赚!!

    不爱占别人大便宜。

    同样的,自己也不愿意被人占便宜!!

    “是啊?为啥啊?”

    谢若敏有些不解。

    对自己的祖母她还是清楚的。

    别看是当家主母,可实际上却小气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