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四十三章 看不上
    “小……小麦姑娘,你怎么来了?”

    何二有点惊讶,难道是来表彰自己的?

    妹妹的主人果然是干大事的,这速度,绝了!!

    可能不能事先通知一下,自己这儿没收拾,最要紧的是,几个乞丐兄弟在呢……

    “刚才嫂子和我说了,您有客人。”

    “小麦”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子酸臭味儿。

    她是真没想到,何二居然把那几个乞丐带到了家里。

    也不知道这几个人靠不靠得住,能不能办成事儿。

    “小麦”打量那几个乞丐,那几个乞丐同样也在打量进来的姑娘。

    他们几人对这姑娘的第一印像挺好。

    虽说进来第一时间皱了皱眉,不过,他们也知道身上的味道,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更何况一看那打扮和那双手,就知道,所说是个丫头,估计人家也和何二的妹子一样,就只服侍小姐,不会干粗活的。

    能够把他们当客人,没露出嫌弃的表情。

    而且开口和何二说话前,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还说是何二的客人。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们在市井里,碰到一些升斗小民,也没这待遇呢。

    “何二哥,那我们先回去了,您忙。”

    为首的一个乞丐说道。

    “诸位大哥能否留步?不如在何家先用便饭?”

    屋子里一阵沉默……

    乞丐:这姑娘能做得了何二的主?以前何二也没留过饭啊,他们一直是拿钱办事的……

    何二: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自作主张,有问过自己的意思嘛。

    何二媳妇:家里的米恐怕不够吧?

    “小麦”掏出了一个钱袋子交到了何二媳妇手里,“麻烦嫂子了,要不几位大哥先同嫂子去买些东西?

    小麦请客,也不知道几位大哥喜欢啥酒,喜欢啥下酒小菜的。”

    朝廷不差饿兵,先把人家喂饱了,到时候差役人家办事才好意思张嘴。

    乞丐觉得奇怪,这还要自己去点菜?

    不过,随即也明白了,人家有事要和何二说,要把他们支开呢。

    有免费饭吃,有酒喝,何乐而不为。

    反正总要干活的!!

    因此几人乐呵呵的跟着何二嫂子出门点菜去了。

    “姑娘怎么亲自来了?其实晚几天来给小人赏金,也是无妨的。

    小人又不急。”

    办了件大事,自然是想得好处的。

    所以,何二也不废话,直接开口了。

    谢小姐自己说的,她就喜欢痛快人,有啥说啥。

    “那事儿真是你办的?”

    本来吧,她还觉得有点怀疑,怎么说呢,她就感觉熟悉,哪儿听过的。

    在松鹤院的时候,她是来不及细想。

    路上的时候她就在想了,难道和何二有关?

    毕竟,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

    可不是说还在运作中嘛,有这么快?

    可倘若不是他,真有这么巧?

    何二一听,立即眉开眼笑的说道,“小人当不得小姐夸奖,是小姐计谋好,运筹帷幄。

    小的就是跑跑腿,呵呵。”

    谢若宁听了,顿时又好气又笑。

    那何二的表情就是那种“你赶紧快来夸夸爷,小爷当得起你夸”的样子。

    倘若没有把谢若慎牵涉进去,她还真是要夸他干得漂亮。

    赏银她也是准备好了的。

    可问题是,明知道谢若慎跟着进去了,他居然还执行那计划,那就要骂了。

    她宁可慢点,也不想让兄长有任何的危险。

    何二,是时候敲打敲打了。

    “照你这么说,我是要好好夸你了?”

    谢若宁把脸一沉,冷冷的说道。

    “呃?小的做错了?好像挺顺利的啊?

    也是按照小姐的计划来的。

    也没把小姐给牵涉进去啊?”

    何二一听,便觉得,这小姐不会是想不给自己赏银,所以故意找碴儿吧?

    也是,谢家小姐一门心思钻钱眼里的,这还真有可能。

    不过,自己还是要据理力争一下的!!

    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让小姐知道,自己不是个好说话的。

    “你没错,确实挺顺利,不过何二啊,我记得,我有让你见过我爹和我哥的吧?

    你明知道我哥在场,你居然还上演这出戏,这是个什么意思?

    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可你也得看看情况。

    我宁可事情慢慢办,也不想让我哥牵涉其中的。”

    “小姐,慎公子摔下了楼,小的才执行的,更何况,应该也没人往慎公子哪儿想吧?”

    何二继续争辩,“小姐大概不知道这种情况有多难得,这么多人看见贵府大少爷和世子爷上楼。

    最要紧的是,那会死磕到底的曹御史居然也和友人在喝酒。

    小的这是怕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谢若宁想了想,然后才道,“他们上去时,你在酒楼?”

    “不,小的挑着货担在酒楼外呢,这不是看见三人进去了,小人才来执行的。

    真的是有这么巧就有那么巧,特意撞上,还未必撞得上。

    您是不知道那世子和你家大少爷的那股子亲热劲儿。

    酒楼的好像人都还说那世子不会是兔儿爷吧。

    倘若不是人家这么提儿,小的还想不到呢。”

    何二立马解释道。

    “何二,我知道你这事儿办得不算差,不过,你知道吧,因为当时我哥也在场,我祖父打算牺牲我哥,来救长房那位。”

    谢若宁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

    何二: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也做不了你家老太爷的主儿啊!!

    谢若宁见何二一脸“求知若渴”的样子,又继续道,“何二啊,这出戏呢,本来我是打算过些时候安排妥当了再唱。

    你既然没听我吩咐唱了前半出,你说吧,现在后半出怎么唱?”

    “小姐说咋唱就咋唱,小的听吩咐呗。

    这次保准不失手,你说啥时候唱咱就开始敲大锣。”

    只要不来少自己银子就成!!

    何二现在是有些明白了。

    这谢小姐倒不是想赖自己银子,那是想一份银子,办两件事儿。

    以后谁再说书香门第出来的视钱财如粪土的,自己就和人家急。

    瞧瞧眼前这位,哪里是个视粪土的啊,明明就是个视粪土为命根的!!

    “待会儿,你就让几位丐帮兄弟,出去传和那世子有一腿的是谢家嫡长公子。

    记得,别说名字,就说嫡长孙,嫡长公子。

    倘若有人提出反驳就说人家世子眼光高得很,不是嫡长公子,人家看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