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四十二章 警示
    古人是最敬神佛的,谢若宁也是如此。

    所以,她才拼尽全力,把观音菩萨的佛像推倒了在地。

    不是她对观音不敬,而是为了救谢若慎必须如此。

    想来观音娘娘号称救苦救难,一定也会理解她的苦心,不会怪责她的!!

    本来纪一帆也好,皇太孙也好,纪谢氏也好,都极度鄙夷谢老太爷的作法。

    纪一帆是看不上谢老太爷的为人。

    皇太孙则觉得,皇爷爷就是宠幸了这类佞臣,所以,才会轻信自己的父王要害他。

    这类佞臣绝对是他们皇朝的祸根。

    纪谢氏不住地捻动着佛珠,不住地在心里叹息。

    怎么说呢,身为大家长,她能明白大弟的苦心。

    确实,倘若以一个庶孙来换取嫡长孙,确实划得来。

    可问题是,你真要换,也得静悄悄的。

    先打听打听,那曹御史手里掌握的证据有多少。

    如果人家已经知道是谢若正了,那你还用谢若慎来顶替。

    那就不是长房有事,而是整个谢家有事了。

    本来哪怕是谢若正有事,那么,你最多被治个治家不严,罚俸几年,训斥几句的样子。

    毕竟,每家都有这种事,虽说给家族抹黑,但伤不了自己的根本。

    但用庶孙来顶包嫡孙的过错,那性质就两样了。

    没被人抓到自然是没问题。

    可被人抓个现行,特别是身处国子监这种作风严谨的地方。

    你说吧,你身为国子监司业,自家搞这种狸猫换太子的把戏,你让别人以后怎么看国子监?

    你让别人以后怎么看你?

    估计别人不提,你国子监的祭酒就第一个想灭了你。

    那曹御史说好听点,是刚正不恶。

    说难听点,就是条疯狗,逮着谁咬谁的,一咬上谁,还绝不撒嘴的那种。

    好吧,就算真当那曹御史他不知道和江陵王世子一起的是谁。

    有些事儿,你也私下里悄悄和谢若慎说。

    先别说皇太孙和纪一帆不是她纪家的。

    哪怕是纪家的,她老人家不要脸吗?

    孙子们不会想,舅公是这样的人,那么,祖母是不是也是这种的。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

    你让人家当晚辈的,怎么看咱们长辈?

    “弟弟,这是佛祖对咱谢家的警示,你好自为之。

    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的好。

    你就没想过,为何那曹御史会这么巧出现?

    我就算是个妇道人家,也只听说他好茶,擅棋艺。

    你好好想想,他怎么会去的酒楼?

    是别人针对江陵王世子下的套,还是把咱谢家也给套进去了?

    朝堂上的风向,你比姐姐清楚。

    弟妹啊,或许你探探二弟妹口风看,婉丫头得镇南王妃的宠爱,或许能得知江陵王那边的消息。”

    纪谢氏停止捻佛珠给弟弟一家出主意道。

    “老爷你看……”

    谢老夫人请示自家男人。

    说真,自己是真不想去西府,可是为了嫡孙,又……

    “你去也好,小心说话。”

    谢老太爷刚才也是忙中有乱,现在被姐姐这么一劝,静下心来想,确实不应该轻举妄动。

    只有自己安全,嫡孙才有希望。

    倘若把自己搭进去,那么整个谢家将万劫不覆。

    “还有,屋子里侍候的人都给我听清楚了,这事儿倘若泄露出一丝半毫的,别怪我不念主仆之情,哼!”

    谢老太爷恶狠狠地威胁完屋子里侍候的几个丫头,便双手一挥袖子走了。

    谢若宁见此事也落下了帷幕,便立即第一时间回了自己身体。

    她要第一时间出府,一定要快!!

    “我老感觉屋子里有双眼睛刚才在盯着咱们。”

    谢若宁灵魂消失之后,纪一帆凑到皇太孙耳边悄悄说道。

    “没有吧?你想太多了,你当我们的暗卫是吃素的?”

    皇太孙没好气的说道。

    当年母妃知道大祸临头,可是把太子府最最厉害的几个护卫给了自己的。

    “你说得倒也对。”

    纪一帆摸摸下巴,奇怪,那自己怎么会有那种奇怪?

    他能感觉得出那眼睛没有恶意,就是在监视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因为最近没睡好,想太多?

    谢若敏和几个堂姐妹被谢老太太赶了回来,也没在松鹤堂打听出情况,便急急地赶了回落霞小筑。

    哪里知道,冬雪说,谢若宁急急忙忙回了来,在*******小休了一会儿,一盏茶之前,又像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谢若敏:妹妹去哪了?妹妹去干嘛了?

    谢若宁在出府的时候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谢老太爷想把脏水往谢若慎头上泼,呸,做你的春秋大梦,自己绝对不允许。

    本来自己是不想做决的。

    自己也是谢府一份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自己这一房完全就是背锅侠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么先下手为强。

    虽说暂时姑祖母是阻止了谢老爷子。

    可万一他打听到曹御史手里没证据指证是哪个谢家公子呢?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不介意送点“风声”和“消息”给曹御史的。

    为了一劳永逸,一次性的把苏子山和谢若正给解决了。

    反正也没冤枉二人,本来二人就和那江陵王世子有着过密的有关系。

    之前自己早就叫何二结交一些乞丐了。

    别看人家乞丐破破烂烂,遭人嫌弃的。

    利用好了,人家打听收风的本事,还是挺强的。

    至于说放风,自己还没试过。

    那就趁这些演练一番吧。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是?

    “小麦姑娘?”

    谢若宁为了方便和何二联系,特地在外城买了一座小宅子让何二夫妻和几个孩子居住。

    何二的媳妇也习惯这位叫“小麦”的丑丫头来找自家男人了。

    听自家男人说,这位丑丫头是小姑子主子的代言人。

    “二嫂子,何二哥在吗?”

    倘若不在,只能叫何二嫂子去找人了。

    这年头就是这点不好,倘若有手机多方便啊!!

    “在在在,小麦姑娘里边请,当家的,也才刚回来不久呢。

    小麦姑娘是这样的,今儿个当家的带回来几位朋友,身上有些脏,还请你别,别介意啊!”

    何二嫂子向“小麦”姑娘解释道。

    人家虽然丑,可怎么着也是侍候小姐的,肯定爱干净!!

    “这个无妨,是些什么朋友啊?”

    小麦一边和何二嫂说着,一边走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