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九章 套料
    “怎……怎么会不见的?清风呢?这家伙死哪去了,他可是收了我银子的!!”

    谢若宁今儿个下午特地不出去,就是为了能待会去接谢若敏的班。

    昨晚和谢若慎聊了一宿,凌晨天微微亮,她才偷摸摸回了自己院子。

    她昨天就和谢若敏说了,让她今天去谢若慎的院子。

    清风哪怕再忠心,哪怕拿了自己的银子。

    论身手,还真不是谢若慎的对手。

    所以,还不如谢若敏过去。

    她不能和谢若敏说某些事,只能编了个谎话。

    说谢若正有可能要在这几天对付谢若慎,让谢若敏也留心些。

    谢若敏在学堂里一向品学兼优,逃课几次估计问题不大吧?

    哪里知道,她半上午的睡得正香,却被谢若敏摇醒了。

    “妹妹,难道弟弟……”

    谢若敏一脸苍白,担心得不行。

    刚才在弟弟的院落里找了一圈没人影,她就开始慌了。

    她并不傻,这些日子妹妹忙碌的身影,她不是没看见。

    偶尔去弟弟哪儿旁敲侧击的,再加上一些风言风语的,她也能推断个七七八八。

    只不过弟弟妹妹不说,她也只能假装不知道。

    其实心一直提着。

    上午她上完了一堂课,小休的时候便打算过去了。

    哪里知道,却被谢若曦拉住说了几句悄悄话。

    她原先是想着,妹妹拖着弟弟到凌晨才睡下的。

    那么想来弟弟也还在睡,问题不大。

    而且这几天因为心情不定,上课走神,已经引起先生注意。

    倘若不是谢若曦帮着打掩护,自己也过不了关。

    一下课就急急走人,也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所以才……

    哪里知道,到了弟弟的院落才知道,弟弟居然带着清风出去了……

    谢若宁深吸了几口气,然后道,“姐姐,除了清风不见,还有谁不见?

    这事儿可还有惊动别人?

    哥哥的院落里,有没有留下啥书信的?”

    虽说这可能性不大,但万一他只是闷得慌,想出去走走呢?

    “他院落里的人也不知道,我先让春风稳住了他们。

    万一弟弟只是去花园走走……

    妹妹,弟弟不会有事的吧?”

    谢若敏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急切的询问谢若宁。

    谢若宁瘫坐在*******,很是悲凉的说了句,“姐,倘若是谢若正带走的大哥,你觉得……”

    谢若宁突然有些后悔。

    你说自己这些日子晚上和谢若慎闲聊的时候,怎么不灌输他一些,比方说理想诚可贵,家人价更贵,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呢?

    倘若,倘若谢若正把谢若慎给送到哪位世子的*******了。

    他也受辱了,那么,咱把这仇恨记在心里。

    千万千万别做傻事。

    将来,总有咱报仇的时候。

    一死以谢清白压根不伟大。

    伟大的是能忍辱偷生,努力的活下去。

    而且怎么着他也算是救过纪一帆和那皇太孙的。

    只要将来欺负他的人,不是对皇太孙有大恩的。

    将来皇太孙登上帝位,总能帮着对付那仇敌的。

    她最怕的,就是谢若慎选择和人渔死网破。

    像前世,不就是那样?

    他自己抗了下来,到死还背着一个杀人凶手的罪名。

    谢若宁,对不起,我救不了你的哥哥。

    谢若慎,对不起,你待我这么好,我知道你会碰上某些破事儿,可却还是救不了你,对不起……

    “姐,我要出去一趟,找找何二他们,说不定,会有法子。”

    谢若宁觉得,或许那凶杀案还没有发生呢?

    怎么着得月楼,抱月楼都是晚上才营业吧?

    说不定,谢若慎只是被那个……

    只要自己把他找到,到时候好好劝慰他一番。

    说不定,不会让兄长陷于凶手案中呢?

    “真……真的会有吗?会不会有危险?”

    谢若敏心里有些发冷。

    弟弟或许出了事,妹妹不能再出事了。

    哪怕妹妹易容出去,可毕竟是个女孩子,万一……

    “绝对不会,姐,你放心,我会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我出去这么多次,你看什么时候有过危险。

    你先定定心,然后府里还要你坐镇呢。

    无论谁来,都不能透露哥哥出去过的事儿。”

    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谢若宁化好了妆,还没来得及出院门,那边冬雪便急急的跑了进来。

    “二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两位表少爷带着咱们少爷回来了。

    奴婢听说,少爷一身的血……”

    冬雪话还没说完,谢若宁便像一支箭似的冲了出去。

    等谢若敏赶到松鹤院的时候,谢若宁已经在松鹤院门口等着她了。

    谢若宁走在半路上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二等丫头“小麦”。

    松鹤院,哪里是不受宠孙女的二等丫头随便能靠近的地方。

    可再回去卸妆也来不及了。

    她知道谢若敏一定会赶来。

    那么,到时候就以六小姐关心兄长伤势跟着谢若敏一探究竟好了。

    “二小姐。”见谢若敏靠近,“小麦”便匆匆上前行了个礼,然后挤掉了夏露的位置,站在了谢若敏的身后。

    夏露:特么滴,为啥不去挤春雨,要来挤老娘的?

    跟着谢若敏倒是顺利进了院子。

    只不过,被齐妈妈给拦在了屋外。

    “二小姐,老太太吩咐了,谁也不见。”

    说完还努了努嘴。

    这时候谢若敏才发现,除了“谢若宁”没有到场,别的长房还是二房的太太小姐们,都候在一边。

    特别是长房的大伯母脸色是极度不好,至于她的嫡媳,谢若正的妻子则在瑟瑟发抖。

    “小麦”看了眼谢若敏,见谢若敏摇了摇头,便悄悄走到了齐妈妈身边的妇人身边。

    一翻手,几角银子便“偷渡“到了那位妇人手里。

    “齐妈妈,要么奴婢去茶房看看,总不能让太太小姐们渴着饿着?”

    那妇人很是恭敬的向齐妈妈请示道。

    齐妈妈略一思索,便道,“也好,你也知道太太小姐们的口味,速去速回。”

    “于妈妈,您喝水。”

    “小麦”早候在茶房里了,见于妈妈一进来,立即端上了茶碗。

    “可渴死我了……”

    于妈妈也不客气,一端起茶碗就喝个精光。

    “小麦”立即眼疾手快的又斟了一碗,“妈妈请。”

    哪知于妈妈却摆了摆手道,“小麦啊,这事儿,我也不甚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