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七章 看不懂
    “哥哥,这委屈咱不能受,咱们去祖父哪儿告状。”

    谢若宁心疼的看着谢若慎的脸。

    前世的时候,谢若慎是否也受过这种屈辱?

    后来呢?

    “妹妹,咱们……咱们说不赢大哥的……”

    谢若慎很是无奈的告诉谢若宁这个事实。

    皇太孙和纪一帆也用一脸,你素不素傻的看着谢若宁。

    “难道就这么算了?祖父不是说谁也不能进来吗?

    可他进来了!!

    还有,他还打你了,他还说要把你……要把你……”

    谢若宁哪怕有现代的灵魂,可是,要当着另外几个陌生的男人说某些话,她也说不出来。

    突然她想到,刚才谢若正的意思好像也想把他们两个……

    “你们能忍吗?万一下次他找别人呢?

    在你们的茶水,吃食里加了料呢?

    把你们送到……

    送到……你们,那你们……”

    谢若宁转头对皇太孙和纪一帆说道。

    哪怕二人落魄了,可是,内心的骄傲怎能容忍这?

    “妹妹,家丑不可外扬……算了。”

    谢若慎阻止谢若宁,然后转头对二人道,“纪家表哥,若慎是真心拿二位当朋友,当兄弟。

    不过……唉……

    不如这样,二位趁之前我打了表哥,就此和姑祖母说,以后不来学堂念书了。

    想来,断了他们的念想,也就平安了。”

    “哥,你疯了,到时候,大党兄肯定会拿此事做文章,到时候你就……

    再说了,不是看上你们的是什么世子吗?

    这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他们除非离开京城,要不然,哪里避得开?”

    谢若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她或许有点明白前世的时候,为啥谢若慎会死了。

    有些事,明明可以一起解决的。

    就拿这次来说,他们这儿有三个人证,加上她,四个。

    只不过,女人在谢家没说话的份,所以,她可以忽略。

    可是,三比一倘若还说不赢,那么她也无话好说了。

    就算说不赢,就算被祖父扫地出门,怎么着只要一家几口团结,日子还是可以过的。

    哪怕再艰难,总好过,被人这么盯着吧?

    可谢若慎不是,他非要一人担着。

    你说,这是你一个人担得了的?

    “宁妹妹说得对。”

    皇太孙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谢若宁道,“不知宁妹妹有啥好主意?”

    纪一帆刚想说,这关他们毛事啊,只要他们退出,谅谢若正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更何况他们有了戒心,身边也有暗卫保护着,安全是不成问题的。

    不是他们孬,而是他们现在压根不能明目张胆!!

    不过,皇太孙一个眼神使过来,他到底和皇太孙相处多年。

    立即明白皇太孙的意思了。

    因此也笑着看着谢若宁,看她有啥好办法。

    哪知,谢若宁一摊手,“我一个小女子,哪里会有啥好办法。

    只不过不想让我哥受委屈。

    也不想让客人委屈。

    先把状告了再说。

    你们几个大男人合计合计,想个法子,总应该有吧?

    或许去问问姑祖母?

    她老人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想来会有好法子的。

    总之要在天亮前想到法子先下手为强。

    要不然,我们就吃亏了。”

    小样儿,别以为你们两个眼神来眼神去的,自己不知道!!

    “妹妹,这事儿,真不行,万一闹大了,真的会影响谢家的。”

    谢若慎有些焦急。

    “哥哥此言差矣,现阶段,祖父知道了,或许会难过,或许会伤心。

    可或许还能把大堂兄改教好。

    哪怕真教不好了,这不是还有侄儿么?

    到时候祖父悉心教导,或许还能成材。

    可是,倘若任由堂兄这么发展下去,毁了他自己不说。

    万一把侄儿也带上歪路呢?

    更何况,出卖自己的兄弟,把自己的兄弟送到……

    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这事儿被御史捅了出去,到时候咱谢家……

    不说影响各位堂兄弟的婚姻,姐姐妹妹们的婚事,也难成啊。

    你想,谁会想娶有这么一个兄长的姑娘家家的?

    万一遗传到后代子孙呢?”

    “你说得倒也是有道理的。”

    谢若慎摸了摸下巴说道,妹妹或许还好些,自家姐姐可是待嫁之年。

    本来没有母亲,婚事就老大难了。

    倘若……

    谢若慎看了看自家妹妹,又看了看“纪家”表兄弟们,跺了跺脚,“两位表哥,我们要不先问下姑祖母意见?”

    纪一帆深深地看了眼躲在谢若慎背后的谢若宁,才道,“若慎啊,我们说了不难。

    我们二人说了,祖母也铁定会信我们的。

    祖母管了此事也不难。

    难就难在你们这一房,恐怕以后很难在谢府立足。

    特别是你两个妹妹的婚事,可是捏在你祖母的手里呢。”

    纪一帆原先以为谢若宁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钉死谢若正的。

    毕竟之前谢若棠的事,他们表面上是真找不到破绽来。

    哪怕祖母信了他们的话,也表示她反复推敲,在那天的场合里,她基本没露出啥马脚。

    倘若不是他们兄弟说看见她打晕谢若棠。

    她是压根没对谢若宁起疑心,只会觉得她们姐妹俩挺可怜的。

    在她看来,谢若宁是激动了些,有些话呢,确实也不怎么好听。

    可别人都踩你头上来了,难道你还忍着?

    毕竟,一开始,是谢若棠把谢若宁两姐妹拉扯进来。

    最要紧的是,她还看过那袁家后生放在怀里的书信。

    她事后有让人去谢家女子学堂哪儿拿过谢家所有姑娘的笔迹。

    那袁家后生怀里的书信,绝对不是谢若宁姐妹的字迹就是了。

    特别是那谢若宁的,那字和她的长相,那是成绝对的反比。

    还有那信纸上还有淡淡的玫瑰幽香。

    这味道她熟悉。

    谢若宁姐妹倘若买得起那玫瑰精油,怎么不换件体面点的斗篷?

    更何况,看那袁家后生看谢若棠的眼神。

    她也更加倾向于谢若棠和袁家后生曾经真有过啥的。

    要不然,那书信怎么解释?

    但她也相信纪一帆兄弟看见的。

    所以,她是觉得,应该有什么是她们不知道的。

    谢若宁或许是别人手里的棋子。

    所以,他们兄弟二人进来,一为学习,二呢,也顺便看看谢家姐妹为人如何。

    倘若真不行,总得帮纪谢氏处理吧?

    而现在,纪一帆有点迷惘了。

    他有点看不懂谢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