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四章 谁拖累谁
    谢若敏觉得自家妹妹说得不无道理。

    确实论弟弟的一些事,还是妹妹了解些。

    因此,倒也赞同,两姐妹以后继续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

    至少弟弟的近况知道些。

    要不然,万一弟弟闯祸,自己和妹妹啥也不知道,也帮不上忙,那可就麻烦了。

    只不过,没两天,谢若慎便闯了大祸。

    据冬雪说,谢若慎被祖父亲自押到了祠堂,去跪祖宗。

    而谢彦信身为父亲,管教不利,一同受罚。

    只不过不同的是,谢若慎被闭门思过一个月。

    谢彦信因为要当差,所以每晚去祠堂跪两个时辰反思已过……

    “姐姐,我们去找祖母说情,有用吗?”

    谢若宁觉得,闭门思过就行,这日日夜夜跪祖宗的,膝盖受不了了。

    虽说现在天气渐渐转暖。

    可是,早晚还是很冷的。

    特别是祠堂那种地方,本来就阴森森的。

    万一阴气入了体,到时候落下了病根,那就麻烦了。

    谢若敏叹了口气,“祖父决定的事,祖母压根改变不了。”

    更何况,自己这一房本来就不受宠。

    去祖父哪儿检举加告状的又是长房的谢若正。

    谢若正是东府的嫡长孙,是祖父眼里谢家的“希望”。

    他告状,自然是非同小可。

    “哥哥到底做错啥了啊?

    不就是打架嘛,平时也在打的啊,不是说切磋切磋么?

    怎么回事啊,堂兄弟表兄弟之间切磋武术,打不过人,还要告状,这简直就是无耻小人的行径!!”

    谢若宁气呼呼的说道。

    “你别听冬雪说是风就是雨的。

    姑祖母为人我信得过,相信她教育出来的表哥们不是那种人。

    或许有误会,只不过,咱们见不到弟弟,不知道详情。”

    谢若敏皱了皱眉头说道。

    怎么说呢,倘若是被祖母关,那么,她还可以叫春雨想想办法,把消息递出来。

    可偏偏关的是祖父那边的人。

    守着的,也是祖父那边的,所以,想打探,真没这么容易。

    现在妹妹的消息来源基本是冬雪。

    但是像冬雪这样的,有的时候转述,会带自己的主观意见。

    这样就会影响到妹妹对表哥表弟们的看法了。

    据她所知,弟弟和姑祖母家的孩子相处虽然不融洽,但也不算糟糕。

    至少比起长房的谢若正兄弟要好太多了。

    “谢若宁,我可警告你,你可千万别偷偷易容去祠堂,听到没?

    祖父的人可没这么容易好忽悠。

    到时候被抓包,你和弟弟都要受罚。”

    谢若敏想到自家妹妹会易容的本事,便厉声警告道。

    “姐,我有这么容易被看穿哦。”

    她还真想今晚去瞧瞧。

    昨天听说了之后,便灵魂出窍去祠堂瞄了几眼。

    谢若慎不是那种迂腐的,有几份小聪明。

    把几个蒲团放在供桌底下拼成一张临时的小chuang。

    虽说夜凉如水,可是总比暴露睡在空荡荡的祠堂里好。

    所以,她今天一早就命秋霜缝了护膝,护腰,护肩啥的。

    不用太精致,只要够暖,今天能把她所需要的完成就行。

    她打算晚上混到祠堂里给谢若慎,顺便偷摸带上几个鸡蛋让他填填肚子。

    路线呢,她昨晚也摸清楚了。

    祖父的人虽说忠心,不那么讲人情,也不容易买通。

    可人家也是人。

    只要是人,都会偷懒,都会想睡觉。

    而且祖父那时候和人家说的是,不许任何人见谢若慎,不许谢若慎出去。

    所以,他们只要把祠堂的大门看严实了就行。

    至于谢若慎在里面干啥,他们不打算管。

    好歹也是个孙少爷,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哪怕再不受宠,他们也吃罪不起,何必呢?

    所以,谢若宁原先的打算是前半夜,她先睡觉。

    后半夜,她绕开更夫,爬墙进祠堂,然后把那些东西交给谢若慎就走。

    以她这些日子灵魂出窍后,对更夫的出行路线,哪个时间段在哪个院落附近,她都是了如指掌。

    在她看来,木有难度啊。

    可哪里知道,谢若敏居然……

    “你自小由我带大,你心里想什么,我哪里会不知道的?

    你真要去也行,不过,怎么去的,计划如何,先和我说下。

    到了晚上,得把我捎上,我一来可以帮你望风。

    二来,真有个啥的,我们姐妹一起承担。”

    谢若敏说得一脸的云淡风清,好像说,我刚喝了一碗茶一样。

    可谢若宁知道,这在古代,违背家族大家长的话,她身为三房的长姐会承担啥后果。

    可她一来担心弟弟,二来也知道妹妹这人吧,不是她说了,妹妹就会不去的。

    所以,她选择共同进退。

    甚至可以说,为了谢若宁这个妹妹,她承担了大部分的责任。

    真有事,肯定是她这个姐姐承担最多。

    “姐,我……”

    倘若是别人吧,谢若宁真就不去了。

    可她是真怕谢若慎在哪儿冻着饿着。

    “好了,别废话,咱俩姐妹合计合计……”

    谢若敏捏了捏谢若宁的脸颊说道。

    谢若宁私心是不想带上谢若敏的,在她看来,谢若敏去,反而是她的累赘。

    可她也知道,拗不过她。

    因此,三更天的时候,她准时被谢若敏叫和春雨叫醒,然后三人一齐往祠堂出发。

    “你们尽量躲小心些,千万别出声,也别露脸啊,切记切记。”

    谢若宁嘱咐完主仆二人,便从腰间拿下准备好的绳索,一翻,然后便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墙,消失在了主仆二人面前。

    “真没想到,六小姐有这身手……”

    春雨觉得,以前真是小看六小姐了。

    怪不得六小姐说话这么冲,老不把自己和夏露看在眼里。

    倘若自己有这本事……

    咳咳,想啥呢,自己没事学这干嘛?

    咦,不对啊,六小姐为啥会这个的?

    春雨瞄了眼自家主子阴晴不定的脸,倒是不由得替六小姐担心起来。

    而谢若敏则想到了刚才谢若宁离开前的那句话,“姐,万一我在里面叫,下雨了,收衣服,你赶紧跑。

    跑一个是一个,在外面才能想办法。

    全部搭进去划不来,千万别进来。”

    谢若敏本来还觉得妹妹又瞎胡说。

    有事总是她担着才好。

    可现在看见妹妹灵活爬墙的身手,她顿时觉得,自己过来,或许真拖累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