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二章 弹弹弓
    谢若宁原先以为那屋檐上的黑衣人会和自己做长期抗争。

    可哪里知道,没过十天,那家伙就投降离开了。

    黑衣人不再来的第三天,谢若敏告诉谢若宁一个坏消息。

    西府二房的谢若娴要许配给苏子山了……

    “娴姐?不是咱东府的?是西府的了?怎么回事啊?

    他们什么时候搭上的?”

    谢若宁听了,顿时觉得太奇怪了。

    这二姨怎么就和谢家死磕上了呢?

    非得娶谢家的姑娘?

    谢若敏瞟了眼谢若宁,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叫搭,能不能说好听点,淑女,淑女!!”

    从谢若敏的嘴里,谢若宁也知道了一些概况。

    这事儿吧,还真不怪西府那边。

    在古代,成婚嫁娶都讲究的是长幼有序。

    谢若棠在西府排行为四,谢若娴在西府排行为三。

    本来谢若棠倘若只是订亲,那倒是无妨。

    可偏偏袁老太君为降低最大的影响,要在最快的时间把孙女给嫁了。

    这便导致了谢若娴要在短时间之内找人订亲了。

    要不然,等谢若棠成亲完,她更难找,也更难嫁。

    这年头,女子本难,花期比现代的女子更短。

    本来西府的二房给谢若娴也有在相看的。

    一些对相看中的姑娘家里,某些人就特别关注。

    再加上那天来参加宴会的人多嘴杂。

    所以,人家见西府二房又找上门来,人家便打算观望观望。

    他们的儿子不急不是?

    而苏子山,倒并不是孙老太君给介绍的,是谢若婉给引荐的。

    本来她就对谢若宁的事比较关注。

    那时候听说苏子山是谢若宁自小订的娃娃亲吧,她就想搞破坏了。

    现在听说谢若娴的婚事成了祖母的老大难吧,她人虽在镇南王府,可手下的丫头还是自由的。

    便叫人回家给祖母捎了个口信。

    袁老太君找人去打探了一番吧,感觉确实挺不错。

    虽说家底穷了些,和权贵人家不能比。

    可人家有功名啊。

    现在也轮不到他们挑三捡四了。

    她和二儿子二儿媳一商量,她就亲自上门来向孙老太君讨要人情了。

    孙老太君原先是不肯的。

    先不说那苏子山和谢若宁是有所谓的口头娃娃亲协议在的。

    二房的孙女也有二儿媳在相看。

    可这不是还没落订嘛。

    万一这个备胎没了,另外在相看的也黄了。

    那自己的孙女不是两头靠不着岸了么?

    西府孙女的婚事紧张,难道自已府里的孙女亲事不紧张了?

    “那祖母答应了?”

    无论答不答应,谢若宁都不爽。

    “祖母这边算是半答应下来了,说苏家上门来说,她不拒绝,不阻挠。

    所以,现在西府那边在和苏家商量了。

    妹妹,你那边安排得如何了?”

    谢若敏有听自家妹妹提起过苏子山的事儿。

    她和谢若娴的关系不错。

    或者这么说,同为女子,又是堂姐妹。

    哪怕关系不好,也不想谢若娴嫁入狼窝的。

    因此,她不由得焦急起来。

    偏偏长辈面前,有些话,她不能乱说。

    “姐,这事儿能不能成不看我啊。”

    她其实是早就叫何二哥去办了。

    可问题是,偏偏就不见御史捅出来,你说有啥办法?

    她那时候把所有搜集到的材料全部整理了。

    让秋霜的五弟在推撞之间,把材料塞到了凌御史的怀里。

    何二哥在暗中观望也是看见人家凌御史把材料拿回了家的。

    本来是想着,这刚正不阿的凌御史应该第一时间会把这事儿给捅出来。

    哪里知道,等了这么长时间,人家是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你说吧,自己有啥办法?

    要想把自己摘清此事与我无关,又想使得府里的姐妹逃过魔掌,自己也只能找外力啊!!

    又不能半夜灵魂出窍去找那凌御史去谈人生和理想……

    她不是没想过。

    只不过,她是被那黑衣人吓怕了。

    自己有那戒指可以灵魂出窍。

    可是,你不能否认的是,这年代,高人多得是。

    要不然,一次人家注视你灵魂所在方向是巧合,每次都是这样,那就是人家的实力了。

    像这种的还好,最多你和人家来个“眉目传情”,“深情凝视”。

    万一碰上搬山道人,高僧圣僧的。

    把自己当游魂野鬼给灭了,那自己得多冤。

    所以,她晚上灵魂出去游荡也就一小会儿,每次都只是在东西府附近。

    你说苏子山的事,她急吗?

    急!!

    可确实没办法。

    谢若敏看着自家妹妹一脸无奈的样子,便安慰道,“是姐姐不好,给你压力了。”

    也怪自己,妹妹自从解决了谢若棠的那个麻烦之后。

    妹妹好像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明明自己才是姐姐~~

    可论办法,确实是妹妹会想。

    谁又能想到,妹妹确实压根从没踏足棠梨院。

    甚至连河对岸都没跨过去。

    所以,哪怕谢若棠和谢若婉事后再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所谓的目击证人。

    妹妹在僻静处找了两棵粗壮的树,然后用弹弹弓的方法,把谢若棠包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弹到了对岸。

    袁表哥自然早在对岸准备接人。

    至于那粗壮的牛筋,自然是袁表哥早早备好了的。

    妹妹所需要做的,也只不过是揭下那件双层厚实的斗篷其中一层,包严谢若棠,弹到对面。

    事后再把那根粗壮的牛筋取下来,系在腰间,戴好斗篷,带走就成。

    作案工具没了,“弹丸”谢若棠也是昏迷状态。

    妹妹依旧也是那身装扮。

    除非有极为细心的人早早打量。

    要不然,压根不会发现妹妹斗篷的秘密。

    更何况,那时候叔祖母还赏了一件斗篷给妹妹,妹妹给罩在了外面。

    别人更加不可能想到那斗篷里内有乾坤了。

    除了袁表哥和妹妹,谁又会知道呢?

    “姐,这事儿吧,咱们只能等。

    尽人事,听天命。

    对了,你有没有问过娴姐姐?

    她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谢若宁长叹了一口气问道。

    其实她另外有个不成熟的法子。

    比方说,让谢若娴装病。

    开春嘛,乍暖还寒,谢若娴也是个皮娇肉贵的,发个烧,感个冒啥的,也挺正常的。

    指不定能拖延一下。

    又或者,直接被苏家换对像了,也说不准。

    可问题是,万一人家说没了谢若娴,要谢若敏呢?

    所以,她是强忍着不说瞎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