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一章 灵魂出窍
    谢若宁猜得没错,皇太孙他们真对她起了疑心。

    用皇太孙和纪一帆向纪谢氏说的,那就是,他们二人亲眼看见谢若宁出手把那个谢若棠打晕的。

    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二人以为是堂姐妹们有矛盾。

    小姑娘们有矛盾,也就打打晕,然后把她放树下,让她着个凉之类的。

    他们也没放在心上。

    他们是寄居在人家家里的,没必要管太多的闲事。

    哪里会知道,后来出了那种事的。

    在古代,姑娘家的清誉是多么重要的啊。

    纪一帆的意思是,真没看出长得漂亮的人,居然有这么歹毒的心肠。

    虽说他们之前几天寄居在西府,那谢若棠对他们也没啥好脸色的。

    不过人家是京城的“贵小姐”。

    他们是“乡下来”的穷亲戚,人家看不起是正常的。

    可谢若棠也没出言骂他们,更加没吩咐厨房少他们吃穿。

    所以,他们是挺“同情”她的。

    觉得她就是被人陷害了。

    虽说后来她自己也出了昏招。

    可在他们看来,挺正常的。

    人嘛,气急之下,肯定会干出一些傻事儿。

    他们其实是有心在事后,让纪谢氏说些什么的。

    怎么着也帮帮那棠表妹。

    可纪谢氏却表示,压根没用,已成定局。

    还让二人少管闲事。

    因此,二人便想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此事了。

    比方说,进谢家学堂读书,打听打听谢若宁有啥短处。

    比方说找轻功比较好的人去听墙角。

    这姐妹俩做了那“歹毒”事儿,肯定不止一桩一件吧?

    指不定还会出别的吧?

    那么,让人听着,也好有个预防。

    皇太孙和纪一帆和纪谢氏的一家虽说没直接的血缘关系。

    可二人自幼也算是长在纪谢氏家里。

    和人家感情极为不错,万一那谢若宁害了西府的堂姐妹不够。

    来害纪家的姑娘呢?

    得防着不是?

    纪谢氏一开始是觉得二人想得真多余。

    这世间哪里来无端端的恨的?

    这两姐妹要对谢若棠动手,再加上谢若棠和那姓袁小子的互动。

    明显,谢若棠自己其身不正。

    字迹总是不会作假吧?

    只不过,她对自己大弟请的先生还是蛮有信心的。

    皇太孙和纪一帆这些年来跟着自己在乡下,确实在学问上稍稍差了些。

    既然二人上进,那么,进大弟家的学堂去进修,也是好的。

    谢若宁本来是打算,等谢若敏离开,便让人上自己的屋檐涂层油,还撒些豆子。

    虽说不能杜绝某些问题。

    但至少得让别人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可谢若敏知道她这打算之后,就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真有些事儿要交谈,用笔墨侍候就成。

    怕人揭开屋檐看,那就在*******“交流”好了。

    “交流”完怕被人发现,那直接烧掉就行。

    谢若敏本来是好奇,妹妹怎么会知道有人在她屋檐上的。

    后来转念一想,也对,妹妹在*******都躺了那么些天。

    或许哪天不小心瞄到的呢?

    现在妹妹也不喳喳呼呼了。

    会发现事情先和自己商量了,真好。

    她是怎么会知道有人在她屋檐上偷听的,这还真得感谢那鬼差送的尾戒。

    她醒来之后白天睡得比较多,晚上就睡不着了,然后就摆弄着那东西。

    造型一般,就是个银的戒指。

    不出众,不出挑,不错。

    这样的东西,不容易引起人注意。

    有的时候,保命的东西,越是低调,越好。

    就是这种东西,她戴上,有些不符合她的身份。

    可那鬼差却说,这东西戴上可以百毒不侵,她便又不愿意拿下来。

    至于另外的功效,她是想着没这么容易发现。

    可哪里知道,不知道是上火还是啥的,她突然鼻子流血,然后滴到了那戒指上。

    然后她便发现,自己的灵魂出窍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那叫一个急啊。

    自己瘫着,也没盖好被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又着凉。

    而且万一回不来怎么办?

    然后她一试,咦……

    居然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躯体,她就自己盖上了被子,

    假装睡觉,然后灵魂就飘了出去……

    一窜出院子,她就发现,咦,自己的屋子上方,怎么有个黑衣人?

    难道府里招贼了?

    要不要回躯体,叫人来抓贼?

    可细细一看,那家伙居然趴自己屋檐上好长时间也不动。

    再然后,她便发现,那黑衣人居然朝自己所在的方位看了过来。

    她朝四周看了看,没人。

    理论上,黑衣人不可能看得到自己。

    然后她飘移了下,又盯着那黑衣人瞧。

    没一会儿,那黑衣人又精准地抓住了自己所在的方位……

    然后她继续换方位,那黑衣人过会儿又精准抓住自己所在方向……

    玩了一会儿,她就有些累得慌。

    灵魂虽然不用走路,可盯着人瞧,也挺费神的。

    最要紧的是,她还是怕回不了自己躯体。

    因此,隔三岔五的晚上出来溜达都只比前一次多那么一丢丢功夫。

    晚上这么出来溜达一会儿,所获还是挺丰盛的。

    她以前一直以为东府怎么着也是书香门第。

    大伯母虽说打理家务一般般。

    可还在祖母那老手在把着舵呢。

    府里哪怕再济,也应该很干净吧?

    可溜达了几天才发现,东府藏污纳垢还挺多的。

    比方说二管家和三管家联合起来亏空工款啦。

    最要紧的是,这二人表面上可是一直不合的……

    大管家是谢老太爷的心腹,屹立大管家这个位置三十年不倒。

    而二管家是老太太的心腹。

    三管家则是大伯母的心腹。

    正是因为二管家三管家不合。

    所以,大管家也好,祖父祖母也好,一直挺放心那两人的。

    现在看来,明显二人是演戏啊!!

    也是,不假装不合,二人能坐稳那位置?

    能让主子放心?

    至于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更加是一大堆。

    比方说自己的二伯父,已经有一妻四姨娘,若干通房了。

    居然和大管家的三儿媳有苟且……

    有苟且也就算了,二人在柴房为爱而鼓掌的时候,居然是人家的三儿子在放风……

    太特么滴毁三观了!!

    谢若宁觉得,以后倘若白天睡多了,晚上巡视一下府里,倒也好。

    至少能让她知道不少事儿。

    指不定会有用得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