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三十章 自己飞过去的
    “姐姐,我真没事了!!”

    苏醒已经五天了,谢若宁觉得,自己恢复得挺不错。

    其实她压根就没啥病。

    只不过那些庸医为了证明自己的医术,老开药给她。

    谢若敏和谢若慎轮着盯着她吃药。

    真是的苦煞她也!!

    “来,好妹妹,再喝一口,姐知道苦,可苦口良药利于病……”

    谢若敏也知道药苦,可有啥办法,只能每天这么哄着。

    以前她也觉得妹妹没事,还真信了。

    都怪她太天真,太傻……

    大冬天的掉入河里,又没好好养,也没吃啥补品的,哪里就这么容易好呢?

    都是她这个当姐姐的没用,照顾不好她。

    妹妹又太懂事……

    有的时候妹妹太懂事,真的也不好。

    倘若妹妹像以前那么不懂事,会不会身体会好些些?

    哎,真是愁死人了!!

    “秋霜,你昨儿个不是春雨姐姐秀外惠中,夏露姐姐女红技术精湛。

    要向两位姐姐请教么,今天,多好的机会啊……”

    秋霜:小姐下次想支开自己,能不能想个好理由,自己也是要脸面的好么!

    夏露:六小姐肯定又想撒娇不吃药了……

    “几人走了,你还是得吃!!”

    谢若敏觉得自己可不能再妹妹撒撒娇就由着她了。

    “姐,咱俩做个交换如何?这几天府里发生的事儿,你和我说说。

    我嘛就把药给喝了。”

    之前自己问过谢若慎,谢若慎说让自己别管事儿,好好养病。

    谢若敏这儿嘛,更加麻烦。

    前几天,孙老太君怕谢若敏一个人照顾不来,特地把她的心腹齐妈妈调过来照顾。

    孙老太君一把谁放心上,齐妈妈保准把谁当眼珠子疼。

    在落霞小筑侍候得那叫一个上心。

    搞得她压根没办法和谢若敏说悄悄话。

    倘若不是早上齐妈妈太过尽心侍候,磕着了脑袋,让人扶回松鹤院去休息。

    她还真找不着机会。

    谢若敏有些事儿,还真想和自己的妹妹说道说道。

    因此,便答应了谢若宁的要求。

    而她也知道了她昏倒后的一些事儿。

    比方说袁老太君快刀斩乱麻的把谢若棠许配给了自己的娘家侄孙。

    为了以防万一,有些事儿就简办了。

    所以,三月初六就成亲。

    另外就是谢若婉又被镇南王妃接走了。

    据说还接去小住,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不会回来。

    谢若敏为啥会知道呢?

    因为谢若婉和谢若宁“姐妹情深”啊,她在镇南王府记挂“好姐妹”。

    镇南王妃为了让她“好好”地,“安心”地在镇南王府陪她。

    自然得要有所表示了。

    比方说让人送了好些珍贵的补品,燕窝啊,人参啊的过来。

    至于别的就是因为孙老太君和袁老太君“看重”谢若宁。

    所以,东西两府各房的小姐少爷们都来过落霞小筑看望过。

    “也包括姑祖母带来的表哥表姐吗?”

    据鬼差所说,有皇太孙和那个什么将星。

    天,那姑祖母怎么会和皇太孙混一起的?

    不是说皇太孙有可能已经死了吗?

    哪怕活着,感觉当上下任帝王的可能性也很小啊。

    历史上,朱允文还当上皇帝了呢,还不照样被他叔叔燕王拉下马。

    更何况这个皇太孙是传说是被火已经烧死的……

    原以为谢若婉是颗定时炸弹。

    哪曾想,姑祖母才是那个终级大炸弹啊。

    随便带个人过来,就是皇太孙那颗紫微星和将星的。

    万一让宫里的人知道皇太孙来过谢家的西府。

    你说万一要抄斩西府,会不会连累东府啊?

    “姑祖母自家在京城有宅子,之前只不过是那宅子没打扫干净。

    所以,才会在西府小住几天。

    现在已经回去了。

    几位表姐应该会在自个儿府里吧。

    毕竟,姑祖母是来送嫁的,另外还要给几个表姐表妹的相看。

    至于几位表哥表弟的,会来我们府里借读……”

    谢若敏觉得奇怪,自家妹妹怎么对姑祖母家的孩子感兴趣了?

    只不过,妹妹提了,她也就回答。

    “借读?祖父答应了?”

    谢若宁听了不由得急了起来。

    皇太孙和自己的兄长一起读书,那不掉脑袋,都得掉脑袋了。

    哪怕皇太孙后来真当成了皇帝。

    按照定律,主角嘛是不会死的。

    可自家在皇太孙夺嫡事件里,不会是主角,或者连配角也算不上。

    到时候被处死啊啥的,岂不是太冤枉了?

    “自然,都是表哥表弟的。

    你别瞎担心。”

    谢若敏有些奇怪,谢若宁怎么突然对表哥表弟家的事感兴趣了?

    难道她以为解决了一个袁表哥,还会出来另外的表哥吗?

    谢若宁也知道自己表现过度了。

    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也知道哥哥这人的。

    倘若姑祖母家的表哥们是不知上进的,万一带坏哥哥怎么办?

    哥哥这人单纯,别人说啥他信啥,特容易被拐带。”

    谢若敏听了很是无语。

    自己的弟弟自己知道。

    虽说不想承认,可是事实也没办法。

    人家姑祖母都不怕自己的子孙被弟弟带歪。

    妹妹居然担心她的好哥哥被人带坏……

    但她也不好意思在妹妹面前说弟弟不好,因此清了清嗓子道,

    “这事儿,咱也做不了主,而且我看弟弟现在一下学就往这儿跑,想来也没时间被人带歪吧?

    对了,那件事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我都好奇死了,你是怎么来回清溪院和棠梨院的?”

    那时候,她们三人出了清溪院,到了僻静处,一个反手就把谢若棠给打晕,都把她吓了一大跳。

    妹妹说她会解决此事,但她是真不知道妹妹怎么解决。

    毕竟,没竹筏,没小船,妹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搬动谢若棠去棠梨院。

    “我压根就没动过她,她是咻的一声,自己飞过去的……”

    谢若宁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在我面前还胡说八道。”

    谢若敏有些不高兴了。

    真是的,妹妹在自己面前装什么呀。

    “姐,这和我有啥关系,不是她飞过去,就是她自己走过去呗。

    袁表哥不也表示,他们二人一直书信往来。

    那书信,不是叔祖母,姑祖母和祖母都看过么。”

    谢若宁一边说着,一边给谢若敏打手势。

    倘若那个紫微星和将星真在姑祖母身边,他们对自己起了疑心。

    那么,会不会有梢子在自己的屋顶听壁角呢?

    好像电视啊,小说,都是这么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