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九章 悲惨打工人
    “姑祖母来了的吧?”

    “枉死2号”在一边幽幽地说道。

    虽说在她的记忆里,这段是不堪回首的,但她还是记起来了。

    “姑祖母?来了”

    “枉死1号”点点头,然后道,“你姑祖母带来的人里,有皇子和将星?

    将星就是指大将军的意思吧?

    看不出来啊……”

    好像那老太太是带了两个少年,她倒是没怎么注意。

    只记得挺瘦弱,挺白净,属于一眼看过就忘记,没啥存在感的,路人甲的那种。

    居然有将星,还有未来的帝王?

    帝王也就算了,没见过哪个皇帝长得俊的。

    可将星哎,不是应该十分V587的吗?

    不打得也看得,一出场就震摄四方。

    可那两个男的,无论哪个,体型都像只白切鸡似的,能打仗?

    也不知道能在谢若慎手里过几招啊?

    “那看来皇太孙和纪一帆都来了。”

    “枉死2号”很是无语的说道,“你真没一点印像?对他们二人,我上一世虽说就见过几次。

    可印像还是很深刻的……”

    “枉死1号”翻了个白眼,“你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几岁了?

    现在才几岁?

    男人三五年时间,完全可以长得你一点也认不出来。

    再说了,我不是忙着帮你姐么。

    你自己说吧,是你姐的事情重要,还是结交权贵重要?

    我特么滴又不是三合一万能侠,也不会身外化身……”

    “枉死2号”刚想说话,鬼差便道,“行了,先把紫微星和将星的事儿解决了……”

    然后便和“枉死1号”达成了初步的战略协议:

    先把紫微星和将星扳回正常的轨道。

    而谢若慎早死的轨迹他们地府不掺和。

    不提供任何帮助,但也不会使绊子。

    能不能改变谢若慎的命运,就看她自己。

    至于她向地府要的“活动资金”,被鬼差一票否决。

    至于她询问有没有什么还阳丹,延命丹一类的,也被严辞拒绝。

    至于她想要几个小鬼差来帮她打打下手,传个话的要求,更加被鬼差无情镇压。

    “枉死1号”听了不高兴了,立即表示要罢工,

    “帮你们地府做事很辛苦好不好。

    指不定那紫微星和将星身边有啥奸人呢?

    我可是拿命去拼。

    那皇孙的一些八卦,我可是听说了的,有人要害他呢。

    那可都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宫外的国舅爷!!

    我啥也没有,还要不露痕迹的返回正道,你以为会像你嘴皮子一张的这么容易?

    反正你不给点灵丹妙药,不给点好处,我是不干的。

    最多一拍两散好了。

    你又想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反正我在现代已经是死了的,无所谓多死一次。”

    更何况,自己还不知道地府所认为的正轨是哪样的。

    万一自己办了,人家不满意,又来唧唧歪歪的。

    无休止的要自己帮忙,还是不带工钱的那种,自己那不是亏大发了。

    资本家那是最最无耻的了,打工人是最最可怜的了。

    鬼差听了“枉死1号”的反驳顿时觉得把这家伙给招来,那真的是这辈子干得最蠢的一件事了。

    地府做事,有必要和人家商量吗?

    因此朝“枉死1号”挥了挥,某人的便在姐姐的哭声中悠悠的醒来了。

    “妹妹?你醒了?太好了?”

    谢若敏真的是吓啊吓死了,妹妹居然昏迷了三天。

    一直以来,她以为之前妹妹是在装病。

    哪成想,原来妹妹的身体是真的虚,不是装的。

    这三天,大夫来了好几拨。

    有自家请的,西府派的,也有姑祖母找的人。

    药方开了一张又一张,大夫把完脉都说,听天由命,只能尽人事。

    虽说孙老君也好,袁老太君也好,包括姑祖母都说了,用啥名贵的补品或者药,只要大夫开了,她们都想办法搞到。

    但人家大夫也说了,说六小姐原本身体就弱,大冷天的被风一吹,又受了严重刺激和动荡……

    “姐姐,我没事……”

    某人魂魄离体了一段时间,还真的有点虚,本来想起身的,头一晕,又晕过去了……

    耳边除了谢若敏的尖叫声,还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们地府没有你讨价还价的权利,不过,朝廷不差饿兵,我在你梳妆台上放了一只银色尾戒。

    你平时戴上那只尾戒,就可以百毒不侵,包括一些迷药。

    另外还有一个妙用,就看你自己何时发现,何时运用了。

    不过,我劝你少用,要不然,呵呵……

    最后再送个消息给你,男人长得太过俊美会比女人更引得男人犯罪……”

    本来还想和人讨价还价,可自己压根开不了口,然后那声音便消失不见了。

    听着谢若敏焦急的呼唤,她努力想睁开眼睛。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睁不开,她不由得急起来。

    她刚才看见谢若敏可是瘦了一大圈。

    本来她也不胖,现在……

    在古代的这些日子,她是真的把谢若敏和谢若慎当自己的兄姐的……

    等等,刚才那人说,男人太过俊美……

    难道谢若慎前世的死,真的是因为有人想那个他?

    要不然,从何解释?

    她不由得更加焦急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谢若慎有没有和谁往来得特别近。

    或者有被那个纨绔子弟看上的。

    她越是焦急,越是睁不开眼。

    而东府这边已经乱了套了……

    一开始的时候,孙老太君对这个孙女吧,是真的一点也不上心的。

    她是觉得孙女在做秀。

    你想,一个被掐脖子,真正受到惊吓的谢若敏啥事也没有。

    救姐姐的那位晕倒了。

    她才不信!!

    那砸人的力道可不轻,想当年,咳咳,她可也是老手来着。

    能不能不要贼喊捉贼啊?

    别把大家伙都当傻的啊!

    只不过自家孙女,总得护着。

    装装样子,她还是得装的。

    而且,她觉得孙女那时候晕得好,所以,赶紧叫人把孙女给抬了回来。

    可哪里知道,叫了大夫过去一把脉,大夫居然说危在旦夕……

    请了三个都这么说。

    大姑子惯用的大夫来把脉也说生死未知,尽人事,她才慌了。

    死一个庶子的女儿她不怕。

    主要是东府的大当家,谢老太爷已经开始过问此事了。

    平时,内宅她当家,不是特别特别重要的,谢老太爷都是放手。

    可如今,老太爷询问三次了,你说怎么能叫她不放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