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六章 天生一对
    孙老太君自然是无所谓。

    袁老太君是觉得,莫不是自己的侄孙外面有别人?

    其实是别人约的侄孙?

    但孙女不知道怎么会摸了进去,然后当了替罪羊?

    她对自己教育出来的孙女还是很有信心的。

    因此便命人去学堂请先生。

    一边的姑祖母听了很是无语。

    她现在是绝对相信,是谢若宁两姐妹打晕谢若棠的。

    但是,绝对不会是谢若宁两姐妹把谢若棠搬到棠梨院。

    别人对西府的建筑环境不了解。

    难道她还会不了解?

    清溪院要来棠梨院最快的方法是坐小船。

    两个院落直线距离不算远。

    但前提是你得找得到小船。

    不走水路,也行。

    但要绕不少的路,差不多说要横跨整个西府。

    在她看来,谢若宁两姐妹是绝对的在算计谢若棠。

    可惜她没证据。

    倘若没有闹开来,她倒是以长辈的身份压下去。

    可闹开来了,她也只难做个旁观者。

    但是,绝对不允许事态继续再发展下去。

    谢若棠嫁给姓袁的那小子,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因此,她便道,“我看棠丫头和你侄孙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今天就此订下良缘,也是一桩美谈。

    元宵佳节,人月两圆。”

    谢若宁一听,心下大喜,这谢若棠嫁定袁表哥了,毕竟长辈都发话了。

    说真,她也不想谢若棠声名狼藉。

    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谢若棠能安安稳稳嫁人,最好。

    可谢若棠哪里是个善茬。

    更何况,她知道袁表哥不能人道。

    嫁过去可是要守活寡的。

    她才不愿意。

    哪怕不能像谢若婉那样嫁高门。

    过个两三年,等这事儿淡了。

    嫁个门当户对的,也是没问题的。

    总好过嫁进袁家。

    因此谢若棠便哭着表示,她愿意请学堂的先生来做笔迹鉴定。

    姑祖母听了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人蠢没药医。

    本来看那姓袁的小子,也不是没心的。

    那么谢若棠嫁进去,也会善待她。

    毕竟,应该是他合伙谢若宁姐妹算计谢若棠吧?

    可现在,把他的脸打得啪啪响。

    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因此便和袁老太君和孙老太君表示她累了,想去歇歇了。

    事儿管多了,不讨好,也遭小辈嫌弃。

    既然谢若棠也答应去请先生,袁老太君便吩咐人下去请学堂的女先生了。

    而此时,去测量距离的几个妈妈也回来了。

    她们表示,从戏台到清溪院打个来回,两盏茶时间是足够的。

    但是倘若清溪院去棠梨院再回戏台,那压根不可能。

    别看清溪院好像和棠梨院比较近,可中间隔着一条河。

    最近的距离,也就相隔二十几米。

    可没有小船或者竹筏,压根过不去。

    几位妈妈表示,她们做事还是很负责的。

    已经就近在能藏小船或者竹筏的地方搜过了,压根没有这玩意儿。

    小船倒是有,但是距离清溪院和棠梨院有段距离。

    据平时在打扫院落,顺带兼职守船的粗使讲,这船要到夏天主子们游河时才用。

    所以现在压根没人上去,更加没人打理。

    反正就算有小偷,小偷贵重东西,谁偷船这种不值钱,又搬不动的东西啊。

    十分尽责的妈妈们都上去过,那船已经是铺满了灰尘。

    铁定在两三个月内,是没人在她们之前上去过的。

    而且她们再三的确认询问过院子里的一些管事,确认只有这么一艘小船,并无别的渡河工具了。

    用人家管事的原话就是,无论再小的船,还是竹筏,无论放岸上还是河里,应该都是很容易瞧得见的吧?

    因此三个妈妈都表示,别人不知道,反正你要让她们几个,在两盏茶里,从戏台到清溪院,从清溪院转到棠梨院,还得捎带上一个大活人。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们常年干活的人都没这体力,更何况是两个娇小姐了。

    特别是那个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谢若宁。

    “弟妹,我觉得刚才大姑奶奶说得挺有道理的。

    棠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和你娘家孙儿,也般配。

    趁此佳节,你又是婆家人,又是娘家人,就这么订了吧。”

    有长辈做媒,再加上今天是元宵节,直接把这事儿给订下了,其实也没啥。

    年轻人嘛,大家还是可以理解的。

    更何况,花花轿子人抬人。

    一些贵妇人哪怕心知肚明,出去了,也不会胡说八道。

    最多说句这段姻缘好,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一类的。

    谢若宁只想让谢若棠自食恶果,嫁给那袁表哥。

    对于说要把她名声搞恶臭,她也是不想的。

    一笔写不出两个谢来,她还是要为自己和堂姐妹们的婚姻大事考量的。

    谢若宁刚想说话,那边谢若棠便大声的表示,她拒绝,她是被人陷害绝对不嫁。

    一边说着,一边还有点疯魔似的冲向谢若敏,一边掐着谢若敏的脖子,一边大喊,

    “都是你们两个贱人陷害我的……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那些贵妇人见此都尖叫了起来。

    本来这出戏她们都是有些看累了。

    这种板上钉钉的事儿,偏偏还拒不承认的。

    真的是太浪费她们时间了。

    换了是她们,早把这丢人的死丫头关禁闭了。

    家风家规可比那丢人现眼的死丫头重要多了。

    现在居然还想当着她们的面来搞这一出……

    “棠丫头,你快给我住手……”

    袁老太一看,心下大惊。

    要知道,无论是堂兄弟互相残杀也好。

    堂姐妹互相残杀也好,这传了出去,整个家族都是要蒙羞的。

    哪怕孙子的婚姻大事都会有所拖累。

    袁老太头一次后悔当时答应老三家的,把棠丫头抱到嫡母名下了。

    真真是抬不起的死丫头。

    “你们快过去,把棠丫头给我拉开,弟妹,这就是你家的规矩?”

    孙老太强忍心里不的快,吩咐齐妈妈道。

    她是不喜欢谢若宁两姐妹。

    但是倘若自己的孙女当着她的面就这么被掐死。

    那不是生生往她脸上打脸么?

    而且回了府,也是会被老爷子责怪的。

    两姐妹再讨厌,一个脑子聪明,一个长得漂亮,还是很适合拿来联姻的。

    “噗通”

    谢若棠倒地,贵妇人们只见谢若宁手里拿着一只花瓶,洁白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那血一直流,滴在了地毯上……

    “姐姐……你没事就……”

    谢若宁看见谢若敏捂着脖子大口喘着气,便放下了心。

    然后“噗通”一声,大家便见谢若宁也倒在了地上……

    “妹……妹……”

    谢若敏见状扑在谢若宁身上,“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引得那些贵妇人一片怜惜,这姐妹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