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五章 谁害谁2
    这边袁老太君让人去请自己的娘家侄孙,另一边谢若宁继续自证清白。

    谢若宁的意思是,既然大家伙能确定她是离开不到两刻钟的。

    那么只要证明从戏台到清溪院,再从清溪院到棠梨院,棠梨院到戏台是否需要两盏茶就行。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谢若宁表示,请袁老太君,自家祖母还有来客中的妇人们派一个妈妈为代表,走一次。

    几个妈妈出去之后,袁表哥就到了。

    他一进来就跪了下来,表示一切都是他的错,愿意娶谢若棠为妻。

    本来在袁老太君的想法里,出了这种丑事,也只能捏鼻子认下。

    好歹也是自己的侄孙。

    虽说本来对谢若棠也是抱以期望的,可是,现在还有啥办法。

    除了东府的孙老太君看见,还有别的贵妇呢。

    可谢若棠偏偏说她是被陷害,是被谢若宁两姐妹敲晕头。

    她压根没和袁表哥有过任何苟且。

    虽说堂姐妹之中的倾轧传出去未必是好事。

    可是,至少比自己的孙女和自己的侄孙传出有苟且要好得多。

    那可是容易影响到另外几位孙女婚嫁大事的。

    特别是谢若婉。

    因此,袁老太君也默许两个孙女的行为。

    要不然,哪里会出现公审谢若宁两姐妹的事来。

    相比较袁表哥一边愧疚地向袁老太君磕头表示愿意承担责任。

    那边,谢若棠则表示要让袁表哥说出真相。

    他是不是被谢若宁两姐妹骗来的。

    因为她是循规蹈矩的好姑娘,压根不可能和袁表哥有私下的接触。

    而袁表哥听了,先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谢若棠,然后一边流着清泪一边继续向袁老太君磕头。

    表示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

    本身袁表哥长得就不赖,再加上三分的真情,七分的哀求。

    引得一边的妇人不由得同情起他来。

    谢若宁见状便道,“袁表哥,你这样不说实情,我们很难办啊。

    要不你说说,你干嘛要来棠梨院。”

    袁表哥“痴痴”地看了眼谢若棠,继续向袁老太君磕头。

    那一眼,堂上的妇人们自然是都看在眼里。

    大家都是过来人,哪里会不懂的。

    “你们看什么,不是我,不是我……你个混蛋……想害死我吗?

    祖母,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袁表哥的啊?

    孙女儿真的是被人陷害的……

    你要为我做主啊……”

    谢若棠跪下来扯着袁老太君的衣裙哭诉道。

    “确实,棠丫头眼界一向比较高,看不起你娘家侄孙也在情理之中。”

    孙老太君适时的开口,拍了拍手“安慰”袁老太君。

    袁老太君本来一听孙女的话就气得想骂人。

    看不起自己的娘家人,和看不起自己有什么区别?

    自己的娘家侄孙哪怕再落魄,可也是正经的嫡子嫡孙。

    果然是妾生的,上不得台面!!

    这世道对女子本来就艰难,谢若棠此话一出,在场的一些贵妇人们脑补了好些“情爱戏文”场面。

    比方说,那谢若棠原本也贪恋那袁表哥的外表和风采的。

    只不过,人家家道中落,所以,她一边吊着那袁表哥,一边又另觅佳婿。

    毕竟她是庶女出身,哪怕养在嫡母身边,和真正的嫡女还是有区别。

    嫌贫爱富嘛,大家都理解。

    不过,表现得这么明显,贵妇人们表示她们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姑娘当自己的儿媳,侄媳,或者外甥媳妇的。

    谁家能保证一直站在权利的顶峰,永远不倒啊?

    谢若宁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祖母,叔祖母,是不是叫个人去袁表哥哪儿,看看有没有什么书信往来的。

    既然婉姐姐说我和袁表哥勾结……那么……

    反正宁儿是清白的,并不怕有妈妈去袁表哥的书院搜查任何东西。”

    谢若宁说得一脸的坦荡。

    看着刚才的一幕,谢若宁实在是太感谢谢若棠。

    可比自己和袁表哥预期的效果好太多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继续喽。

    打铁要趁热,谢若棠早点出嫁,早点了结此事!!

    在场的贵妇人和孙老太君表示认可。

    而袁表哥双手捂胸,用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谢若宁。

    然后又重重地倒地磕头,“此事和宁表妹无关,和棠表妹更加没关系。

    我愿意一力承担。

    姑祖母,明成明天就搬出谢府……”

    说完悲泣不成声。

    谢若宁不由得感慨,这家伙的演技真的是太太厉害了。

    哪怕自己早就和他串通好了,也被他的演技折服。

    也就比青云影帝,渣渣辉影帝的演技差那么一丢丢。

    可比抠图夫妻俩的演技好个几万倍了。

    那颜值,那演技倘若去了现代,影帝或许拿不了。

    不过拿个最佳男配的,非他莫属啊!!

    真的是生错了年代啦,兄弟!!

    谢若宁一边感慨,一边给齐妈妈使眼色。

    这婆子一向脑子转速快,手眼灵活,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自己给的暗示。

    齐妈妈原先是不懂府里六小姐那古怪的眼神的。

    不过,那袁公子怎么一边磕头,双手还捂在胸口啊?

    难道?

    莫不是……

    因此,一个箭步冲上前,大家还没看清,齐妈妈已经从袁表哥胸口哪儿,抽出了几页纸……

    孙老太君接过一看,不由得把放下心来。

    原先是真怕自己的孙女干出啥出格的事儿。

    不过,自家孙女的字吧,她还是认识的。

    二孙女的字中规中矩,让人挑不出错来。

    至于六丫头的字,咳咳,不是她这个当祖母的嫌弃。

    倘若有人把六丫头的字贴啥的呈上,她看都不想看。

    无他,它太丑,省得看了洗眼睛。

    “弟妹看看吧,想来你应该认得这字迹。”

    孙老太君笑意盈盈地把那几张字递给了隔壁的袁老太君。

    “这像女子写得字,但不像是棠丫头和婉丫头的。”

    袁老太君是真认不出来。

    自己孙女的字,她是认得。

    可确实不像!!

    说不定,是那敏丫头的?

    宁丫头那是绝对不可能,宁丫头的那字,和婉丫头的字差不了多少。

    “那可就难办了,叔祖母认不出来,袁表哥也不肯说是谁。

    看来,只能请学堂的先生来认是谁写的了。

    想来她们教导我们这么多年,肯定认得出来!

    哪怕认不出,她哪儿总有我们以前做的功课,一对比不就知道了。”

    谢若宁摊了摊手,定气神闲的说道。

    反正也没人知道,自己在现代是左撇子,呵呵。

    所以,偷偷地勤加练习书法还是有用的。

    机会那是留给已经准备好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