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四章 谁害谁1
    去棠梨院的路上,谢若敏有些紧张。

    谢若宁伸过手去,拉住了谢若敏的手,用嘴型道,一切有我。

    虽然如此,谢若敏还是略有些担忧。

    进了棠梨院,孙老太君便立即开口道,“二丫头,六丫头,我和你叔祖母有话问你们,你们可要老实交待。”

    谢若宁两姐妹相互看了眼,便点了点头。

    谢若宁还答了句,“但凡孙女知道的,定当知无不言。”

    孙老太君点了点头,道,“刚才棠丫头说,你和你姐合力把她敲昏了,可有此事?”

    谢若宁一听,立即睁大了眼吃惊的说道,“孙女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

    孙女和棠姐姐无冤无仇,为何要敲晕她?

    更何况,孙女一直陪着祖母和叔祖母看戏……”

    “我记得宁丫头和婉丫头确实有离开,至于敏丫头……”

    袁老太君看了看谢若敏两姐妹说道。

    “叔祖母忘记了,是婉姐姐再三邀请宁儿去她屋子的?

    更何况,宁儿一见棠姐姐来陪婉姐姐了,便跟着姐姐回来陪祖母和叔祖母看戏了……”

    “这倒是,那位敏姑娘我倒是没瞧见,这位宁姑娘,好像是去了又返。”

    有来跟着看戏的瘦脸妇人插嘴说道。

    听说这宁姑娘,好像曾经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呢。

    所以,咳咳,自己多瞧了几眼……

    美则美矣,就是没啥脾气,又呆板了些。

    听说父亲是庶出,又是个没娘的,唉,可怜的姐妹花儿!

    看,明明是西府的姑娘不规矩,勾搭汉子出了丑事,非得赖人家东府庶出没娘的孩子!!

    “多谢这位夫人仗义执言。”

    谢若宁向那位瘦脸妇人福了福身,然后道,“倘若叔祖母不记得了,大可问问身边侍候的妈妈丫头们……”

    “可棠丫头说……而且她的两个贴身侍婢都能作证。”

    袁老太君虽说气自己的孙女不争气。

    可是,她还是信自己孙女。

    “贴身侍婢自然是帮自己的主子说话了,弟妹这都信,呵呵。”

    孙老太笑着讥讽道。

    “宁丫头和敏丫头确实离开了一段时间。”

    袁老太君很坚持的说道。

    “祖母,既然叔祖母信自己的孙女儿,那么,宁儿和姐姐回来的路上,那是肯定没西府的仆人看见了的。

    那咱就来案情重演吧。

    叔祖母说宁儿和姐姐离开了,那叔祖母,或者叔祖母身边的人,还记得是婉姐姐带着宁儿先离开呢?

    还是棠姐带着我姐先离开?”

    这时候,一边不出声的谢若婉道,“我和你先离开的,我带你来了我的清溪院。

    没一会儿,棠姐姐带着你姐也过来了。

    再后来,你和你姐带着棠姐姐离开了,说有要事相商。”

    说到后来的时候,谢若婉有些面目狰狞了。

    本来她和谢若棠是早就安排好了的。

    谢若棠离去的时候,也是给了她信心满满的笑容的。

    可哪里知道,等她接到风声过去。

    院落也换了,女主人公也换了,被那袁表哥搂在怀里,衣裳不整的是谢若棠……

    简直是气死她了!!

    谢若棠个蠢货!!

    “婉姐姐……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和姐姐?”

    谢若宁一听谢若婉的话,立即捂着胸口,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怎么污蔑你们俩姐妹了?明明就是。

    不信,我把我院落里的人叫来让长辈们一审便知。”

    谢若婉尖叫着说道。

    谢若宁深吸了几口气,平了气,然后才对看好戏的几个妇人道,“不知几位夫人们谁有印像,宁儿大概离开多久回来的?”

    有说大概一盏茶,有说不到两盏茶,也有说估摸着两盏茶时间的样子。

    谢若宁笑了笑道,“大家能确定的是,没超过两盏茶是吧?”

    见众妇人点了点头,谢若宁便转头对袁老太君和孙老太君道,“祖母和叔祖母能确定孙女回来之后没离开过吧?”

    见二人点了点头,谢若宁又笑着说道,“孙女中间有离开过,这位太太中途说身体略有些不舒服。

    宁儿便帮着指路去了清雅院,夫人,宁儿没说错吧?”

    那位穿着紫色的年轻妇人道,“确实如此,刚刚还要多谢宁姑娘呢。”

    “夫人能确定,宁儿是和你同进同出的吧?”

    那紫色妇人点了点头,“确定。”

    一边的谢若婉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说清楚,别拐三拐四的。”

    “我想问婉姐姐,从戏台去你的清溪院来回要多长时间?”

    谢若宁好脾气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你别扯开话题。

    说,你是怎么勾结袁表哥害棠姐姐的?”

    谢若婉也不拐弯抹角的说道。

    谢若婉此话一出,谢若宁脸色立即沉了下来道,“我谢若宁拒绝接受你谢若婉的所有指控。

    说话要讲证据!!

    可不能信口开河。

    我问你,你或者谁亲眼看见我打晕谢若棠了?

    你或者谁亲眼看见我脱谢若棠衣服了?

    你或者谁亲眼看见我把脱光衣服的谢若棠丢你家袁表哥怀里了?

    这里是谢家,可不是镇南王府,你能凭镇南王妃的宠爱为所欲为,胡说八道,胡乱指控。”

    众妇人:这小姑娘说得在理,而且别的我们没看见,就看见谢若棠和那袁表哥腻歪在一起……

    谢若宁环顾了四周,见没人站出来便道,“既然没有任何一个人亲眼看见,那就说明不是我干的!”

    “明明是你和你姐……”

    “能不能不要打断我的话,我刚不是在自证清白吗?”

    “好了,婉丫头,让宁丫头继续说下去。”

    一个穿深褐色老妇人开口说道。

    “姑祖母……”谢若婉有些委屈。

    “宁丫头说要自证清白,那就说吧,现在不会有人来打断你了。”

    说棠丫头和那姓袁的有一腿,她是不信的。

    自己这个二弟妹的脾性她最是清楚。

    教养出来的孙女,怎么可能看上那姓袁的?

    “多谢姑祖母。”

    “刚才谢若婉和谢若棠指控我和我姐联手把谢若棠打晕,然后把她扶到棠梨院交给那袁表哥是吧?”

    见众人点点头,谢若宁便道,“既然如此,为啥我们不问问当事人,是我和我姐送晕了的谢若棠过去。

    还是谢若棠自己过来的?”

    众妇人一听,觉得有理,便点了点头。

    “那是你和袁表哥串通好的,你们想陷害棠姐姐。”

    “姑祖母……”

    谢若宁看了看姑祖母。

    姑祖母看了眼谢若婉道,“你们先扶婉姑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