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二章 乖孙女
    谢若婉想把斗篷给谢若宁,谢若宁笑着推辞不肯受。

    东西两府老太君其实也知道自家的两个孙女的脾性。

    不过,见二人愿意在外面表现得姐友妹恭,也甚是满意。

    堂姐妹们再不合,闹在家里闹就行。

    像今天有外人在场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有啥不妥的。

    要不然,那就成别人眼里的笑话了。

    至于上演今天这样的戏码那自然是上佳了。

    镇南王妃送来的那些宫灯,大家观赏过那工艺之后,便拿下去了。

    据谢若婉说,等晚上点上灯之后,那灯会更加璀璨夺目。

    谢若婉一边说着,一边还若有似无的把目光瞟向了谢若宁这儿。

    头昂得那叫一个高,像只刚下完蛋向主人显摆的小母鸡似的。

    谢若宁心里鄙夷了一番。

    真是的,在现代,自己啥花灯没看见过?

    更大更漂亮的都有!!

    什么激光投射的,什么高空漂移的。

    还有人家富豪向女友求爱时,整幢楼的灯光形成的求爱玫瑰花图呢。

    切,古代京城土包子。

    谢若宁在心里翻了N个白眼。

    更何况,镇南王妃表面上越“宠”谢若婉,她就越危险,越容易被排斥。

    她不知道,难道西府老太君那种人精子也不知道?

    大家观赏完了宫灯,又“欣赏”了一番谢家东西府两堂姐妹的“好戏”,才纷纷落座看台上的大戏。

    而这时,西府老太君因为谢若婉和谢若宁刚刚表演的“姐友妹恭”很满意,特地让人拿了两件斗篷过来。

    虽说是她的陈年旧款,可却都是银狐皮的。

    而且这两件当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就只上过身,压根没穿过。

    谢若宁笑着接受了西府老太君的赏赐,然后便把谢若婉的那件大红色斗篷给退了回去。

    谢若婉见戏也演完了,便不再推辞。

    哪怕斗篷再多,她也舍不得给谢若宁!!

    对于头一次欣赏古代的戏曲,谢若宁还是挺向往的。

    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听过京剧,电视上看的。

    越剧,在家乡的大剧院看的。

    虽说越剧也能来几句,可也就几句。

    所以,她就很认真专注地看起戏来。

    对于台上咦咦呀呀唱的,谢若宁听不懂。

    她唯一能懂的是人家华丽的服饰,精致的妆容,玲珑的身段。

    倘若不是听前面两位老太君说,她是真很难看出,那个唱青衣的,居然是个男子。

    简直是比女人还要女人。

    男人生得如此,加上那身段,加上那销魂的仪态,也怪不得某些男人好这口了。

    唉,这些男人也可怜。

    有些戏子其实也不想的,可没办法。

    有的时候你面对强权,哪怕自己愿意豁出命去拒绝。

    可你戏班的人呢?

    更多的是委曲求全,忍辱偷生。

    谢若宁一边看着戏,一边神游起来。

    反正也看不懂,有一段没一段的,也不影响她欣赏台上的“美人儿”。

    相比较谢若宁,谢若婉可坐不住了,她可是一直在等。

    哪里知道谢若宁大病初愈之后,像变了个人似的。

    哎妹子,你这样不动,我们接下去的戏怎么唱?

    “宁妹妹?要不去我屋子里坐坐?”

    谢若婉扯了扯谢若宁的斗篷,轻声邀请道。

    她等不了了,再下去,天要暗了。

    谢若宁看了看原先袁表哥坐的位置已经空了,便知道,谢若婉他们安排的大戏要上演了。

    前世原主就是跟着谢若婉走,后来谢若棠拉着谢若敏离开,导致谢若敏被陷害,被迫嫁给了那袁表哥。

    原先她是压根不知道这事儿的。

    倘若不是自己让何二去跟踪袁表哥和谢若棠的那些心腹。

    而何二因为被袁表哥发现,形迹败露。

    她也不会和袁表哥搭上了线。

    而二人见过面之后,她更加确定,前世,自家姐姐和自己完全做了替罪羊。

    袁表哥没有娶到自己想娶的,借不到西府的势力,哪里会善待谢若敏的。

    而那次见面之后,谢若宁也和袁表哥达成了共识。

    她助袁表哥娶到谢若棠。

    事成之后,袁表哥再付一定的“谢媒金”。

    谢若宁其实也不怎么介意那所谓的“谢媒金”。

    只不过不提,会让人家不放心。

    对于谢若婉去她屋里玩耍的提议,谢若宁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宁儿好久没见叔祖母,也没陪祖母了,今儿个就好好尽孝心……”

    谢若婉:特么滴,那又不是你亲祖母,你亲祖母老早被这老货害死了!!

    假孝顺个P啊!

    “听说这出戏现在京城最流行了,宁儿长久卧病在家,都要跟不上京城流行了,要好好恶补一下……”

    谢若婉:你再补,现在京城也是我的天下了,哪儿凉快哪儿去。

    倘若不是要让你姐落套,本姑娘才懒得搭理你呢。

    无论谢若婉怎么说,谢若宁都不肯和她走。

    谢若婉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

    这段时间被镇南王妃“宠”着,脾气更是渐长。

    因此,和谢若宁说话的声量也是越拔越高。

    引得本来在看戏的一些贵妇人,把目光从台上转到了台下。

    贵妇们隔得远,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但谢若婉颐指气使的样子大家还是看在眼里的。

    特别是谢若宁那张可怜巴巴苍白的小脸,更加衬托出谢若婉的盛气凌人。

    本来一些贵妇就有听过谢若婉的传闻。

    本来还以为是一些人嫉妒她得了镇南王妃的宠,以讹传讹。

    现在看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一些临座的贵妇们互相交换着你我都懂的神色。

    虽说大家都目光又转向台上的,不过,大家伙都把余光还有心思可瞄向了谢若婉哪儿……

    西府老太君发现了这状况,暗暗怪责孙女不懂事。

    有事不会轻声说吗?

    不过,她更加怪谢若宁不配合。

    自己的宝贝孙女邀请她,她居然还嫌三嫌四,太矫情了。

    因此便开口道,“宁丫头,跟着婉丫头去吧,才病好,可别又冻着了。”

    谢若宁冲西府老太君眨巴眨巴眼睛,然后转头看向了自家祖母。

    孙老太君对孙女刚才一系列的所作所为都挺满意。

    因此便点了点头道,“跟着婉丫头去歇会儿也好。”

    孙老太君点头答应了,谢若宁才乖乖跟在谢若婉身后离开了。

    众贵妇:咦,就这么落幕了?没好戏看了?

    哪知过了一盏茶时间,“谢若宁”又施施然的回来了。

    众贵妇又来精神了,莫不是被那镇南王妃的“爱宠”欺负了?

    于是乎,纷纷竖起了耳朵。

    可听“谢若宁”的解释据说是棠姐姐去陪婉姐姐了,所以,她就回来陪祖母们看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