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二十一章 斗篷
    “没有。”

    谢若宁回答得很是干脆。

    谢若敏:……

    春雨:……

    谢若宁见谢若敏丧气的样儿,便道,“姐,我不是才知道嘛。

    更何况,我一向居于深闺,有些事儿,我也就嘴上说说,哪里做得出来。”

    谢若敏一想也对,自家妹妹别看嘴上不饶人,可心里最是善良了。

    也就会骗骗夏露这样的傻丫头。

    “你呀,那你还骗夏露说你杀过生,见过血……”

    谢若敏敲了记谢若宁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没杀生,我天天杀来着,现在祖母每天有半只鸡或者半只鸭拿来给我吃。

    这可不就是杀生了,杀了不少呢……”

    当然了,人也是杀过的,在现代的时候,游戏里……

    咳咳,自己可厉害了,常常率领几十万大军欺负弱小。

    伤兵撞矿那是每天必干的,死兵也时常发生。

    自己手下,也死了有几百万大军了。

    自己可是“杀人如麻”滴拧啊……

    佛祖,我有罪啊!

    阿米豆腐!

    “那照你这么说来,人人每天都在杀生喽?”

    谢若敏听了自家妹妹的话,极为无语。

    姐妹二人聊了会儿天,谢若敏便离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地过完了年,临近元宵节了。

    古代过年和现代完全不一样,那叫一个热闹,繁琐。

    从腊八开始,女子学堂便停课了。

    姑娘们要跟在母亲身边学着如何打理家务。

    在大人们看来,女子能把后宅打理得井井有条,才是正事。

    至于琴棋书画,那只是辅助,是其次的。

    相比较谢若敏,谢若宁相对闲了些。

    期间何二又来了五次,都得了谢若宁的密令而去。

    别说谢若敏不知道,哪怕是秋霜也不知情自家主子让兄长在做啥。

    元宵那天,东府阖府被邀请去了西府赏花灯。

    本来自家祖母是不愿意去的。

    她是知道西府习惯的,除了自家,还会邀请一些关系不错的权贵。

    她老人家实在不愿意怎么和权贵打交道。

    可这次无法拒绝。

    无他,那花灯是镇南王妃赏赐给谢若婉的。

    据说宫里赏赐了五十盏宫灯给镇南王妃。

    镇南王妃除了送给谢若婉,也送给了别的权贵之女。

    可大家一打听那数量,就知道,这谢若婉才是镇南王妃的“心头肉”啊。

    镇南王妃除了留下二十五盏宫灯,另外的二十五盏全部送人了。

    而谢若婉一人独得十盏。

    别的权贵之女,要么得一盏,要么得两盏。

    据说镇南王妃嫡嫡亲的外甥女,也只不过得了三盏。

    足见镇南王妃对谢若婉的“喜爱”了。

    正是因为有了那宫灯,祖母才不得不答应。

    临行前还特地吩咐了谢若宁,让她懂事点,别和谢若婉闹。

    谁叫府里的孙女们,就谢若宁“最不懂事”,“最爱惹事生非”呢?

    倘若不是大过年孙女儿“病愈”再得病不吉利。

    她是真想一碗药下去,让这个“不省心”的孙女继续病的。

    谢若宁本来就是打算去隔壁看好戏。

    要不然,前些日子铺排自己病好的戏干嘛?

    不就是为了今天嘛。

    虽说剧本不是自己原创,是抄袭前世谢若棠,当然也有可能是谢若婉的。

    可是,自己可也是稍加修改了一番。

    而且还花近百两的银子请了配角,搞了道具。

    还有若干的群众演员也帮忙写了台词,搞了服装和梳化。

    倘若不去,太吃亏了。

    虽说可以请夏露,春雨来个转播。

    可转播哪有直播来得精彩。

    不过倘若自己立马点头答应,一来是不符舍原主的个性。

    二来,也会让祖母怀疑自己为啥这么好说话。

    有可能一狠心,会不带自己去。

    而且不给自己讨点便宜,也很吃亏啊。

    因此她向祖母孙老太君表示,能不能改善下伙食。

    不要老是鸡啊,鸭的。

    能不能来点鱼或者虾的。

    在现代大冬天吃鱼虾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儿。

    可在古代就不行了。

    哪怕京城也有不少的江河,溪流。

    也有人在养殖。

    可真不能和现代比。

    她也不要求天天鱼虾。

    三天鸡鸭,给上一天鱼虾的,她就满意了。

    孙老太君听了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她也知道这个孙女一向不爱吃鸡鸭。

    之前让人送去,一来是为了自己贤名,二来也是恶心恶心这个孙女。

    六孙女蠢钝如猪,可二孙女还是聪慧过人的。

    想来二孙女也会提点一二吧?

    六孙女不听她姐姐的话,最好。

    当年那个妾氏,可不是个省心的。

    给她添了多少的堵。

    现在看着人家孙女给那庶子添堵,她高兴。

    倘若六孙女听话,也行。

    可现在看着这个小孙女的脸瘦得跟巴掌似的,越发精致,越发惹人怜爱。

    那一幅病容,在几个孙女里更加的出挑。

    又想到昨儿个自家老爷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她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孙老太君朝齐妈妈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

    同时,也使了个眼色给齐妈妈。

    齐妈妈侍候孙老太君多年,自然明白老太太啥意思。

    明显就是让自己盯着谢若宁。

    就怕这丫头出啥篓子。

    长房的谢若瑶搀扶着孙老太君,对谢若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鱼虾冬季的价格是贵。

    可也不想想,这吃了鱼虾,身上一股子味儿。

    你好意思出去走亲戚?

    果然蠢不可及!!

    到了西府,谢若宁按照齐妈妈的吩咐坐在了孙老太君的身后。

    本来她还找个机会,离长辈们近些。

    现在看来不必了。

    谢若婉一向坐得离西府老太君,见谢若宁坐下,便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本来她看见比她长得美,又比她更惹人怜的谢若宁是很不爽的。

    可一看见谢若宁披得那件旧得老掉牙的斗篷,再加上头上的那些首饰。

    呵呵,女人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

    娘家没银子,在府里没地位,长再漂亮,想嫁进权贵人家,也只能当妾。

    更何况,谢若宁那身子,呵呵,她可是听说了,谢若宁的院子,到了腊八,才停止煲药呢。

    就那身子骨儿,呵呵,能不能怀上还是未知数呢。

    用自己母亲的话来说,这种没威胁的堂妹,还是要表现得善意些。

    偶尔也要照顾些。

    特别是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

    想到这儿,谢若婉便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大红斗篷,让晚香披到了谢若宁身上。

    谢若宁:特么滴,想干嘛?老娘这斗篷是特地挑出来的,里面可是内藏乾坤的。

    难道被识穿了?

    她想来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