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十五章 纷乱
    谢若敏去了松鹤堂才知道,自家二姨又又上门了。

    她自己上门不要紧,还带着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苏子山。

    相比较堂姐妹们暗暗地给苏子山送着那秋天的菠菜。

    人家苏子山则老神在在,乖乖坐在一边,目不斜视。

    引得祖母和大伯母暗暗点头。

    谢若敏也没空搭理几个堂姐妹的私下较劲。

    只是低头专心聆听起长辈和二姨之间的对话。

    万一真有个什么的,她也能第一时间想出对策。

    相比较松鹤堂的紧张气氛,落霞小筑的气氛就温馨很多了。

    谢若慎经自家妹妹一劝说,顿时觉得有理。

    谢若宁生怕他还担心,便叫冬雪出去打听打听。

    冬雪是府里的家生子,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在府里当差。

    虽说当的不是粗使,就是厨房或者花园打杂的。

    可是消息最是灵通。

    厨房的管事们聊主子们八卦,或许会避开更上一层,但不会避开窝在墙边洗碗的婆子。

    也不会避开在井边杀鸡杀鸭的婆子。

    至于主子们屋子里的八卦,那更加不用说了。

    只要不是人家关起门来私下商量的,基本都能打听得到。

    正是知道了冬雪这本事,所以,谢若宁对府里的一些事也能了如指掌。

    到了晚上的时候,谢若宁从冬雪的口中得知,祖母对那苏子山十分满意。

    大伯母对苏子山也十分满意。

    而且这次二姨上门,不是来看她“可怜”的外甥,外甥女的。

    而是受大伯母所邀。

    据说,大伯和人家苏子山的父亲在外做官的时候,是上下级关系,关系处得十分之融洽。

    前几天,大伯母和二姨在别家做客的时候碰上了,所以,才有了这次拜访。

    据说二姨最后临走的时候,还“亲切”的慰问了谢若敏,还特意询问了谢若宁的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从杜鹃口中得知,谢若宁脸色虽有些苍白,但能自己坐在桌边和姐姐兄长一起坐食,二姨也表示高兴。

    还说下次来访,会去谢若宁的屋子里坐坐。

    “小姐,奴婢听说了,三小姐和五小姐和七小姐都十分喜欢那苏公子。”

    冬雪凑近谢若宁的耳边说道。

    听说,太太临终前,可是给自家小姐订了娃娃亲的。

    据说,就是那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苏子山了。

    “冬雪啊,姐妹们都是大家闺秀,那是欣赏苏公子的才华,不是喜欢!!”

    谢若宁笑着纠正道。

    所以说,人有一副好皮囊是多么的重要!!

    瞧瞧那苏子山,什么也没做呢,就是往松鹤堂一坐。

    把那些堂姐妹居然撩拨得春心荡漾起来了。

    三堂姐也就算了,那个七堂妹不是和自己这个身体同年么?

    好像还小几个月……

    十岁不到的女娃,居然喜欢男人了……

    冬雪撇撇嘴,“小姐,你可得快点回学堂读书,到时候,多去松鹤堂,宣示主权来着。”

    冬雪就不明白了,以前自家小姐不去学堂,她能理解。

    毕竟,要跟着西府的小姐去应酬,结交权贵。

    为将来高嫁做准备。

    可现在?

    小姐一天到晚不去学堂,老装病,要么就是看看书,练练字。

    还猫在屋子里做些奇怪动作的。

    你说吧,这有啥用?

    之前小姐也有安慰过她,说她和秋霜不一样。

    她是家生子,将来要跟着小姐陪嫁的。

    那么,小姐嫁得好,等于她也嫁得好。

    现在小姐嫁权贵,感觉是没啥指望了。

    那苏公子,可不能再错过了。

    “冬雪啊,你觉得,哪怕我和苏公子正式下了订,还要几年才能成亲?”

    哪怕古代结婚再早,就自己这身体才十岁,也不可能成亲。

    更何况,上面还有好多堂姐没订呢。

    “小姐的意思是?”

    冬雪不笨,谢若宁这么一提,她立即知道其中的窍门了。

    昨天晚上小姐这儿的伙食明显比前几天更加差了。

    那菜不是焦的,就是半生。

    不是没哪一碗可以入嘴。

    是压根没哪筷子菜可以入嘴!!

    自家小姐还生着“病”呢!!

    “你觉得你小姐我长得如何?”

    谢若宁再次提醒道。

    谢若宁的美,毋庸置疑。

    但前世的她,美得没有灵魂,美得空洞。

    再加上去追求一些高不可攀的。

    所以,才会落得香消玉陨的下场。

    可是,倘若只是嫁门当户对的那种,或者只是稍稍高嫁一些呢?

    冬雪一听,立即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了。

    小姐的意思是不介意用苏子山那块在府里众人眼中的“香饽饽”去换取伙食上的待遇的。

    反正那苏子山也不会是小姐的目标。

    那现在小姐的目标是谁?

    难道出去了一趟,马上有新目标了?

    冬雪又激动了。

    谢若宁一看冬雪那眼里冒光的神情,便知道这孩子又想歪了。

    不过,她也不去纠正,“冬雪,有些事儿,是只有心腹才能知道的。

    任何人都不得告诉,包括秋霜和你老子爷他们。

    还有,在府里,记得要低调。

    要不然,一个高调,被人注目,到时候大伯母她们出手……

    还有,记得临睡前煲药,以后院子里就不间断的煲药吧。”

    冬雪一听,立即猛拍胸口表示,近期她一定在府里只带耳朵不带嘴。

    小姐能看得上的,绝对是顶级的权贵,那大房和二房肯定会眼红,会使坏的!!

    身为小姐身边的第一丫头,一定要保护好小姐的切身利益!!

    第二天开始,落霞小筑人流突然多了起来。

    先是一大早的杜鹃带了一些补品就过来探望了。

    然后是大伯母的乳母何嬷嬷也带了一些补品过来。

    然后是二房谢若芙的生母,梅姨娘。

    相比较杜鹃和何嬷嬷带了燕窝人参的,梅姨娘的“礼物”就实际多了。

    一包是张记的玫瑰酥糖花生酥糖。

    一包是张记的八色蜜饯。

    另一包则是宣化坊的云片糕,核桃糕。

    要么扎实,要么日子能放得久,要么就是能顶饥。

    不得不说梅姨娘就是从底层走上来的。

    所以,能够清晰明确知道,现在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倘若苏子山是个良配,她又能管别人的婚姻大事,真想帮着做主,让梅姨娘的女儿和人家苏子山就这么订下来吧。

    而几人探病之后,要么汇报给自己的主子。

    要么和自己的女儿商量。

    因此到了第二天,谢若宁的几个堂姐妹便准备学堂下了学,就来落霞小筑探望一二。

    哪知,落霞小筑落了锁,关了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