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十四章 喝下午茶
    谢若宁一听,瞪了一眼何老二,“谁说这银子是付这次的酥糖的。

    你不是说请我的嘛。

    你当我傻么?

    这是定金,以后每次送来酥糖啥的,就在这银子里扣。

    哦对了,倘若你们得闲,走街串巷的时候帮我打听打听,京郊西边的地价咋样?

    我想买些地。”

    说完便带着秋霜离开了。

    何老二把银子放入了怀里,然后讪笑地看着几个兄弟,“谢小姐真的很……”

    “老二,大丰收啊。”

    何老大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笑道。

    他现在有些知道谢家小姐想知道些啥了。

    既然知道人家的方向,那就容易多了。

    看人还有细节方面,他是不如老二。

    不过,京城周边的地价他熟啊,等他打听打听。

    谢若宁一路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落霞小筑。

    “看吧,秋霜,我说没问题的,你家小姐我可是挑过时辰才出门的。”

    谢若宁很是高兴,打算晚上让人给秋霜和冬雪加餐。

    鉴于现在自己在府里的话语权和经济地位,给二人每人加个鸡腿吧……

    “小姐说得是。”

    秋霜有些担忧。

    她倒宁可出点小小波折。

    太过一帆风顺不好啊!!

    这会让小姐起了多出府外念头的。

    “妹妹挑了啥时辰,说来听听。”

    谢若宁还没显摆完,谢若敏的声音便在屋里响起。

    而冬雪则跪在一边,瑟瑟发抖。

    相比较秋霜立即跪了下来,谢若宁相对平和多了。

    “姐姐等我多时了吧,那就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容妹妹先去净净脸。

    秋霜,冬雪,还不跟来侍候。”

    说完,也不等谢若敏出声,便转入进了内屋。

    一入内屋,冬雪便把所有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谢若宁带秋霜出去没多一会儿,谢若敏便带着夏露到了。

    而且是在没惊动院内其他人的情况下。

    “这么说姐姐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谢若宁抹干净了脸,又接过秋霜递来的面霜,均匀的地涂抹了起来。

    “是,二小姐也没叫奴婢叫人进来侍候,只叫奴婢在这儿跪着。”

    冬雪有点委屈的说道。

    二小姐的眼神好吓人啊,呜呜呜~~

    “有事儿,我担着,无妨。”

    谢若敏来的时间很蹊跷啊。

    之前她可是特意算过今天谢若敏下午的课程才出去的。

    倘若说她没在自己院里安了眼线,那才怪呢。

    要不然,哪来这么凑巧的?

    那么,这个眼线又是谁?

    “姐姐喝茶,试下这个花生酥,味道不错。”

    净完了脸,谢若宁回了大厅,然后把那包卖相和味道都不错的花生酥推到了谢若敏跟前。

    “挺香的,不是张记的?”

    谢若敏放了一块入嘴,便尝出不同来了。

    她记得妹妹是非张记的酥糖不吃的。

    而且特别爱吃桂花麻酥糖,对花生酥倒是一般。

    “偶尔尝尝鲜,也不错。”

    谢若宁见谢若敏不提,她也乐得不说。

    反正就看谁先沉不住气呗。

    自己刚收获了不少的讯息,还得好好理理思路呢,有的是时间,无妨。

    姐妹二人坐在桌边,谁也不说话,倒是把一边的夏露和冬雪给急坏了。

    不过主子不出声,她们当奴才的,也不能说什么。

    “妹妹,妹妹,你瞧,哥哥我叫清风给你买了啥回来了……”

    谢若慎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咦,二姐也在……”

    “你又逃学了?”

    谢若敏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往外跑?

    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吗?

    不知道外面有拐子么?

    别看弟弟是个男的,可现在长得俊俏的男子,也容易被拐好么?

    “哥哥应该没逃学吧?刚才不是说了,是叫清风去买来的?”

    谢若宁赶紧帮着补漏道,“清风,那些吃食,是你一个人单独去买的吧?”

    清风点了点头。

    “姐,府里都知道,清风是个不会撒谎的。

    再说了,现在学堂里,课业这么紧张,哥哥还每天要来给我辅导功课,哪里会逃学哦。

    哥哥你说是吧?”

    谢若慎在一边拼命点头。

    妹妹是自家的好啊,不愧自己让清风去排队给她买好吃的。

    早知道二姐也在,应该让清风多去一家铺子,多买一款糕点给妹妹解馋的。

    这样,来得晚些,就不会碰上二姐了。

    呜呜呜……

    二姐才不像妹妹那样好骗呢……

    “姐,一起来尝尝呗,正好也饿了。”

    谢若宁从谢若慎手里接过糕点,放到了桌上。

    然后又对冬雪道,“你去小厨房冲三碗芝麻糊过来。

    记得一碗多糖,一碗少水,一碗不加糖只加红枣干。”

    自己虽说也有所谓的小厨房,只不过,规模别说和西府的谢若婉比了。

    哪怕是和二房庶出的谢若芙比,也是比不得的。

    谁叫人家是老太太亲孙女呢?

    谁叫人家的亲娘曾经是老太太身边最得宠的丫头呢?

    哪怕是庶出的,可身上好歹也流了四分一老太太的血。

    不像自己这一房,和老太太压根没血缘关系。

    所以,所谓的小厨房,也只是能烧点热水,热点东西罢了。

    原主前世的时候爱闹到祖父哪儿要个说法。

    她是觉得大可不必。

    本来就不在一个起跑线。

    更何况在她看来,东府老太太算不错了。

    你看原主的老爹是庶出,可也是健康平安长大了。

    也没长歪吧?

    也有功名吧?

    比起那种打死养残庶子的嫡母好太多了。

    有空去告状,还不如自己想办法改善生活呢。

    能烧热水,有个大灶已经很不错了。

    瞧,今天姐弟三人不就一起过了个幸福“愉快”地下午茶时间了么?

    谢若敏见弟妹二人也吃得差不多了,刚要开口,那边老太太屋子里的杜鹃便来请谢若敏过去。

    谢若敏跟着杜鹃离开后,谢若慎不由得担心起来。

    “妹妹,祖母怎么来找二姐?难道我偷偷出去被祖母知道了?”

    谢若慎担心的说道。

    刚才他可是看见杜鹃若有似无的看了自己一眼呢。

    “哥哥放宽心,倘若是找你,那杜鹃干嘛不直接让你也过去一趟?

    再说了,你今天不是也没出去吗?

    这些糕点,你不是让清风出门买的吗?

    对了,你下午的时候是和咱府里的哥哥们在一起用功读书?

    还是和西府的堂兄弟们一起用功读书啊?”

    清风抬头瞟了眼谢若宁,若在所思的打量了一番,又继续低头装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