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章 二姨驾到
    “二姨来了?”

    谢若宁为了把谢若慎拴府里,叫冬雪去男子学堂哪儿候着。

    谢若慎一下课,就让冬雪把谢若慎“请”来落霞小筑“辅导”功课。

    为了“辅导”妹妹的功课,谢若慎也好久没逃学了。

    没办法,不努力听讲,无法给妹妹讲解啊。

    他可是个特别爱护妹妹,负责任的好哥哥来着。

    原主的记忆里,没有所谓的二姨印像。

    因此,谢若宁把头转向谢若慎。

    “母亲还在生的时候,和二姨常有往来。

    二姨每年的年礼都有桂花糖,妹妹你忘了,二姨她送来的桂花糖特别的香,特别的好吃。

    无论是放到菜里调味,比方说鸭子啊,或者放到甜品里,都能让菜品或者甜品更加的美味……”

    从谢若慎的口里,她大概知道了一些些事。

    二姨是从母亲离世之后,便和三房断了往来。

    难怪原主没这记忆,你能指望两岁都不到的娃儿会对谁有记忆?

    但这二姨也挺奇怪了,既然断了往来也快八年了,那怎么会突然上门的?

    打秋风?

    给妹妹出头?

    二人进了正厅,便看见父亲一脸尴尬的陪笑着,谢若敏则是一边乖乖低头不语。

    二人向二姨请了安之后,二姨便把谢若宁抱在了怀里,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叫着,搞得谢若宁很是无语。

    古人不是最矜持的么?

    自己都不曾见过这二姨,居然一见面就可以抱着叫心肝宝贝的?

    把外甥女这么当心肝宝贝,当年怎么没接过去养啊?

    而听着那二姨的意思,自从她随丈夫去了江南,两家人的往来就没以前频繁了,主要是交通不便。

    谢若宁:是不往来吧?要不然,怎么哥哥吃不到你们的桂花糖?

    更何况,头一次听说富裕的江南会和京城往来不方便的。

    你当自己没地理知识么?

    京杭大动河它是个摆设么?

    哪怕到了现代,航空业,海运业极为发达。

    可京杭大运河它还是在发挥它的作用的好么。

    更何况是交通极为不方便的古代了。

    继续听那二姨的意思,这次她过来就是专程来看看谢若宁的。

    其实她带着儿女们回京也有段时间了。

    只不过,妹妹也过世了。

    而且这些年不曾往来,也不好意思登门。

    (谢若宁:那你现在怎么好意思?你妹妹也没复活啊?)

    现在听说谢若宁落水,还好长时间没复元,一直在静养。

    生怕这个外甥女落下什么病根。

    谢若宁:怪不得原主对这个二姨没啥印像,前世原主没落水……

    最后,那二姨又表示,她带来了江南的一位“名医”来给谢若宁看诊。

    “二姨,宁儿已经大好。”

    谢若宁想也不想拒绝道。

    突然冒出的二姨,然后这个二姨居然还随身带着江南来的“名医”。

    怎么听怎么怪啊!!

    而且姐姐谢若敏对那二姨也没多少的恭敬。

    只不过是面子情。

    那自己干嘛还要让人家给自己诊断啊?

    自己好歹是国子监司业的孙女儿。

    是个“名医”上门,自己就伸出手臂让人家把脉。

    自己可是个根正苗红,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黄花闺女来着。

    以后谢家东府还要不要在京城立足了?

    “好孩子,你听我说,这女儿家家的,最怕受寒受冻了。

    你娘去得早,虽说你爹待你娘一条心,没有再娶。

    可刘嬷嬷和那翠红待你们姐妹毕竟没这么上心。

    这姜大夫是江南的名医,特别是看妇科……”

    “多谢二姨的好意了,宁儿还要和哥哥姐姐去给祖母请安。

    想来二姨出来了这么长时间,表哥表姐们肯定也记挂着您了。

    宁儿就不耽误二姨了,夏露,帮我好好的送二姨出去。”

    谢若宁特别把好好二字咬了重音。

    想来以夏露的聪明才智会明白的。

    待夏露把苏秦氏一行人“请”了出去之后,谢若慎首先开口道,

    “爹,二姨怎么变得……”

    在他儿时记忆里,二姨还是挺不错的啊。

    “她想对妹妹干嘛?”

    谢若慎又低声吼道。

    哪怕谢若慎再迟钝,都觉得不对劲来。

    好好的,对妹妹这么热情干嘛?

    还带了大夫!

    还是擅长妇科的!!

    这什么意思??

    难道因为这几天自己不出去,隔壁的谢若婉惹了啥大麻烦是他们不知道的?

    所以二姨是来婉转提醒的?

    毕竟,妹妹和谢若婉以前往来最密切。

    谢若慎是个直肠子,立马把自己想到的说了一遍。

    三人的父亲谢彦信捋了捋三尺美须,才叹了口气,“和西府无关。

    是你二姨说,当年你娘把你妹妹许配给了他们苏家的苏子山。”

    “爹,依女儿的意思,问问翠姨娘,以前娘是否真的有说过这类的话。

    毕竟翠姨娘服侍娘亲时间最久。”

    谢若敏是不信二姨说的。

    那时候妹妹才多大啊,就订娃娃亲?

    京城从来不流行这个好么。

    “娃娃亲?”

    谢若宁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

    顿时觉得原主的记忆真不靠谱啊。

    娃娃亲应该是蛮重要的吧?

    可并没这记忆啊?

    那么,是发生了啥,让这“娃娃亲”给冒了出来?

    它是原来就有的?

    只不过前世原主在京城风头太盛,苏家觉得原主并非良配。

    所以没上门提?

    还是有人作祟,给虚构出来的啊?

    虽说谢彦信表示一切有他,他会处理,谢若敏也让她放宽心。

    她还是从二人口中得知,这次二姨过来是持当年和母亲交换的信物过来的。

    希望能早日把亲事给订下来。

    谢彦信表示,那信物他认得,确实是妻子当年常常佩戴之物。

    母亲当年把还没满两岁的自己,许配给了苏家的嫡出大公子苏子山。

    “乖囡啊,那苏子山小的时候来过咱家,爹记得,是个很俊秀聪明的孩子。

    而且听你二姨说,他早考取了秀才功名。

    苏子山年纪小小就能在人才鼎盛的江南考取秀才功名,不容易啊。

    倘若你真嫁给的是那苏子山,倒也不委屈……”

    谢彦信安慰谢若宁道,虽说他也觉得怪怪的。

    “女儿知道了,女儿先退下了。”

    谢若宁很是乖巧地给父亲福了福身,便退出了正厅。

    临走前使了个眼光给谢若慎,示意他跟着过来。

    谢若敏假装看不到谢若慎兄妹的互动,向谢彦信汇报起家务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