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五章 探
    “小姐,现在满京城的这么传着,你不生气吗?

    冬雪快气死了。”

    昨天谢若宁一个“好友”,和她一起被列为“京城四大美人”之一的顾瑜玥来“探病”。

    也不管谢若宁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得住那些信息。

    反正她是一股脑儿地说了个遍。

    说完便翩翩然而去。

    说她来探病吧,也不见得带了什么贵重食补药材,或者药方的。

    反而带了些布料,可偏偏又不是冬季的布料。

    虽说颜色还是挺新鲜,可真真就是太艳丽了。

    别说不适合现在的她。

    哪怕原主的衣柜里,这类的颜色和布料也不多见。

    说她来窜门儿吧,你见过谁来窜门是穿白衣裳的?

    不知情的,还以为谢家有丧事儿呢……

    你说原主以前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相比较冬雪气呼呼地在屋子里转圈圈,谢若宁则气定神闲得多了。

    听谢若敏说过,倘若想练得一手好字,得在手腕上坠个小石子。

    据说几人的父亲谢彦信便是如此。

    现在谢若宁要上进,自然得多学学。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有一手漂亮的好字,还是很掌脸的。

    练完了十张大字,净了手,接过秋霜端来的温水,她才道,“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呢。

    反正以后,我和她也不会有啥交集。

    对了,那些料子你看看,有喜欢的,只管挑了去,秋霜,你也去挑吧。”

    虽说不是当季,颜色也不是她喜欢的。

    但料子倒是上乘,拿来赏赐人,还是不错的。

    相比较冬雪高兴地去挑料子,秋霜则在一边低头不语。

    “怎么了?没你喜欢的?”

    不喜欢嘛,也正常,秋霜和自己一样,都是年轻小姑娘。

    这么胡哨的,确实不怎么适合咱们这种清新高雅的人儿哪。

    “奴婢只是有些不懂。”

    她交接完地契之后,便跟着谢若宁的乳母关妈妈去交接那庄子。

    用晚香的话来说,她们家小姐可大方了,不仅送了庄子,包括庄子上的佃户也一起送给谢若宁了。

    可是,哪怕她再不懂一些事儿,也知道,那庄子上的田吧,真的是种不出多少庄稼出来的。

    唯一能有些出产的,也就是山坡地儿的那些果树。

    可也不知道啥原因,哪儿产的果子吧,味道真不咋滴,特别的酸。

    品品后味,还有些苦涩。

    所以,别说把那果子拿来卖了,送给邻里,人家也是一脸嫌弃。

    因此,庄子上的人,只能把它来酿造成果酒。

    这种果酒进到西府呢,味道实在一般。

    但胜在劲儿大,所以,一般是给马房或者更夫们晚上守夜喝的。

    所以,这庄子在谢若婉手里,可以说是个赔钱货。

    每年还要倒贴二十几两银子付月银给庄子上的人。

    然后,现在这赔钱货落到了谢若宁手里。

    “我的月银嘛,确实没她高,未必倒贴得起。

    不过,桔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

    呵呵,说不准,它会成为我下蛋的金鸡呢?”

    谢若宁端着茶碗笑眯眯的说道。

    在原主的记忆里,京郊城西哪儿,没过几年,就建了小行宫,方便皇帝冬狩。

    王公贵族也好,亲信大臣也好,自然纷纷在哪儿建别院,别庄的方便休息。

    不是有一定身家,在皇帝心里有一定地位的,不好意思,你还没那资格在哪儿附近有庄子或者宅子的。

    当然了,现在那个小庄子面积不大,而且离行宫离得也挺远。

    可正是如此,那才不会被圈进行宫的范围。

    所以这几年,倘若手里有余银的,以小庄子为核心,慢慢圈些地儿。

    到时候……嘿嘿……

    姐姐和自己的陪嫁也能丰厚些。

    给父亲和兄长留下的钱财也能多些。

    毕竟在原主前世的记忆里,祖父过世之后,伯父们就和自家分了家。

    父亲的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四十来岁的人,就满头白发,唉……

    而且,现在也是可以废物利用的。

    那些果子是酸些,味道不咋滴。

    可也有一些蜜饯铺子有在收购的。

    只不过,因为量不大,再加上庄子上的,都是实在人。

    所以,也卖不了好价格。

    但是,养庄子上的那几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西府那边主要是自认富贵,看不上那一年几十两的。

    人家看不上,她可是很看得上。

    现在不能开源,那就节流呗。

    “秋霜,我记得以前你娘,还有你的嫂子,也是下过田,种过地的吧?”

    见秋霜点了点头,然后便道,“你说在那庄子上,咱们养些鸡鸭鹅,池塘里养些鱼和种点荷花的咋样?”

    种荷花好啊,夏天可以赏荷。

    倘若请人来庄子的时候,顺便可以装个逼。

    荷叶可以拿来入药,减肥,晒干了,拿来蒸小笼,蒸包子,包荷叶鸡也是好的。

    莲子是生吃,或者是拿来和红枣桂圆银耳一起炖。

    至于莲藕更加好了。

    自己在现代的时候,最喜欢吃的甜点就是糯米红枣莲藕了。

    浇点糖水上去,美味得不得了。

    在她看来,真的是没有比荷花性价比更高的了。

    光是想想,某人就开始好兴奋。

    “主子,那庄子上,适合种些啥,想来那些佃户会更加知道吧?”

    秋霜觉得,自家小姐不会是这几天在屋子里练字读书的,被二小姐夸了几句,所以觉得庄子上的事和写字一样简单了吧?

    谢若宁刚想说话,那边,谢若敏和兄长谢若慎一起来访了。

    相比较谢若敏的文雅,谢若慎就简单粗爆多了。

    他听到了京城流传的风言风语,生怕自家妹妹受刺激。

    虽说以前妹妹在外面受了委屈,都会拿他来出气。

    对他没啥好脸色,还会拿他逃学逃课的事去刺激他。

    可谁叫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呢?

    “我没事儿,真的。”

    谢若宁见谢若慎那一脸紧张的样儿,不由得羡慕起原主来。

    这么好的哥哥,你以前是怎么舍得老欺负他的?

    虽然他没那些堂兄弟出息。

    可是人家出息和你压根没半毛钱的关系。

    你有事,最紧张的,最关心你的,能为你出头的,还是那个老被你欺负的嫡亲兄长啊!!

    “妹妹,你真没事儿?现在屋子里,也就咱兄妹俩。

    你真难受,哭出来,我和姐姐不会笑你的。

    实在不行,你咬我,你打我也行。”

    谢若慎出主意道。

    妹妹还不如拿他来出气呢,至少不会在心里憋着。

    委曲求全的妹妹更让他心疼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