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91章 科技兴国
    大桥下怒江河水湍急翻滚而去,大桥上虞啸卿龙行虎步而来。

    随着虞啸卿越走越近,站在最前面的龙文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身体越来越不自在。

    相反川军团里的一众士兵,神色却随之越来越兴奋。

    尽可能挺直的身体,展现最好的一面。

    就连平日里懒散惯了,刚才还在拿龙文章开刷的整编连一众老油子,都收起了嬉皮笑脸打闹。

    唯独只有封云天,神色并不变化,更没有兴奋的表情。

    当初收容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虞啸卿那一番慷慨激昂的热血言语,确实让封云天以为终于遇到了伯乐。

    印象分直接拉满!

    可后来正式行军出发时,理应作为表率率团出征的虞啸卿,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封云天他们这群川军士兵的视线里。

    就连集合的机场被日军突袭时,虞啸卿也是干脆利落的“先走一步”。

    没有选择率军与日寇战斗,而是丢下他们这么多川军兄弟于不顾,第一时间坐飞机回到了国内。

    这两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足以暴露出虞啸卿的很多缺点。

    让封云天对虞啸卿的好感度,从开始的拉满,直线下滑到现在的不在乎,甚至有了不满的情绪。

    同时!

    也对这样一个满脸正气,口中抱负冲天的将门嫡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封云天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各种上级,在他个人看来,有理想有抱负的虞啸卿,很可能其实就是个极度理想主义者。

    出生将门让他有足够的条件,可以豪气豪气大谈志向,做这个时代的岳飞。

    可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出生将门给了他更好的背景,让他能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起飞。

    可这个背景后隐藏的利益关系,同时又在他腾飞的翅膀上,施加了一副又一副沉重道虞啸卿解不开的枷锁。

    很多事情即便他想做,也具备足够完成的能力,可他就是无法完成。

    那些压在他身上的枷锁,比如派系之间的斗争、光头对虞家的暗中忌讳、上峰之间为名利的各种尔虞我诈、高层之间的各种政治博弈等等。

    让虞啸卿成了一只关在笼子里,空有展翅万里之能,却无法施展的雄鹰。

    就比如缅甸机场撤退,封云天猜测虞啸卿可能有过想要率军出战,可上头一纸命令下来。

    哪怕一个所谓的顾全大局之名。

    虞啸卿都只能丢下川军团,留下命为了以后能够展现他的抱负,带着少量亲信“安全回国”。

    事前各种牛逼吹上了天,事后结果啥都没有干成。

    这就是虞啸卿目前为止,给封云天留下的所有印象。

    对于虞啸卿的这种行为,封云天总结三个字概括——

    嘴把式!

    封云天之所以能够看得这么通透,并不是毫无来由的凭空臆想,而是在军校里就见多了这种“特殊斗争”。

    黄埔军校内部都是如此,关系更复杂的外部可想而知。

    正因为厌烦这种大敌当前,还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内斗的行径,封云天才拒绝了所有军阀党派递给他的橄榄枝。

    也正是封云天的这种“不合群”,为他的军旅之途埋下了隐患。

    相比其他抱着大腿往上窜的黄埔生,封云天走得更加坎坷多难,从一开始就是连长现在还是连长。

    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连长。

    封云天后悔吗?

    并不后悔!

    因为封云天来自未来的新中国,眼界远超这个时代的所有人。

    他从始至终都非常清楚,未来的新中国最缺的是什么,所以他的目标一直都不是能当多大的官,能够收敛多大的财富,能立下多少的功勋。

    他只是希望安全的活到新中国,活到那一个极度稀缺人才的时代。

    然后依靠自己跨世纪的见解经验,更快的打造一个更辉煌的新中国,让未来从襁褓中再度新生的新中国,能够尽可能的减少痛苦和磨难。

    抗美援朝、发动机技术、芯片技术、两弹一星、航母……

    等等,太多太多!

    科技兴国才是封云天想要努力的方向,尽管这里面很多也许最终接触不到,但他会朝着这个方向一直努力。

    这也就是封云天从小到大,总是给家里的老爷子洗脑。

    就在半年前的那一份家书里,还再三提醒让他想办法去香港发展,不要局限于国内的原因。

    ……

    虞啸卿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带给他一份大功勋的川军团里面,有人已经把他彻底的看透了。

    穿过整条路江大桥,来到穿军团面前的虞啸卿,身板挺直,啪的敬了一个军礼。

    在部队的军规礼仪之中,从来只有下级先向上级敬礼,虞啸卿作为上级,却先向下级敬礼。

    先不管是不是无功受禄亏心,首先这面子确实给的够足。

    作为这片地区老大的虞啸卿敬了礼,怒江防线聚集得越来越多的江防士兵们,自然是不敢懈怠。

    刷刷刷!

    齐刷一大片额军礼。

    敬给凯旋之师——川军团。

    这排场整的这么大,川军团众人哪怕有了心理准备,也不得不受宠若惊,赶忙抬起手回礼。

    心里的那一份自豪感,在这一刻也比之前愈加的澎湃。

    “很好,很精神,川军团好样的。”

    虞啸卿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站在队伍前慷慨高昂说道:“我叫虞啸卿,曾经是川军团的团长,现在是你们的师长,也是怒江防线总指挥。

    我现在代表全师的战士,迎接我英勇的袍泽兄弟们,我的胜利之师川军团,大败日寇凯旋而归。”

    虞啸卿说完又抬手第二次敬礼,还特意左右侧转45度,不落下每一名川军士兵。

    川军团刚把手放下来的众人,又在龙文章的带领下,慌里慌张的又把手举起来,向眼前这位师长回礼。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龙文章和虞啸卿还真是一路人,一个是死乞白赖的传销头子,一个是冠冕堂皇的嘴把式,都能把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站在最前排的封云天,同样抬手向虞啸卿回了礼,可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敬重。

    看透了!

    也就释然了!

    第二次敬礼结束,虞啸卿语气放缓,用另一种情绪说道:“曾经,我以为川军团就是一群溃兵,是一个炮灰团。

    可你们缔造的诺维兹机场大捷,以区区数百人全歼日军千人大队,让我虞啸卿见识到了我的眼光短浅。

    我虞啸卿作为川军团的团长,何德何能能享受这份荣誉,我愧不敢当呐。

    这份荣誉只属于你们川军团,是你们给远征军带来了这一份荣耀,给我们中国军人长脸了,党国不会辜负你们的骁勇善战。

    上峰对你们的这次战斗很满意,嘉奖令早就已经送到了我的手上,今天由我虞啸卿来亲自迎接你们回家,这份嘉奖令也让我来亲自给你们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