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90章 这就是排面!(求月票,推荐票)
    经过封云天的一波神级操作,先和伊莎贝拉协议护送,后斩杀日军一个大队,将这一条原本危险的回国之旅,变成了凯旋而归的胜利之师。

    现如今,溃兵的再次出现,得了“人手不足恐惧症”的龙文章,又憋不住了。

    依靠着充沛物质的诱惑,龙文章将这一条回国之路,变成了他的忽悠之旅,开始孜孜不倦的忽悠收人。

    随着距离国界越来越近,出现的溃兵愈来愈多,川军团人数也开始的飞速增长。

    当封云天他们终于走出缅甸,踏过边界线踩上祖国的土地时,川军团人数已经飙升到了900多人。

    与从机场离开时的400多人相比,数量整整翻了一倍多。

    由于从溃兵口中得知,国内抵挡日军的防线设在怒江沿岸,依托的还是已经变成军事重城的禅达。

    川军团只能继续从边界线出发,又走了好几天才来到怒江防线边。

    日军占领缅甸已经是必然的结果,为了防止日军全面占领缅甸后,依托缅甸为后方进攻云南,国军需要一个能抵挡日军大部队的桥头堡垒。

    而最终被选定的地方,便是水流湍急很难强渡的怒江。

    现在怒江防线似乎才刚刚起建,各种工事都很简陋,连唯一能通行的怒江大桥,都还只是修建了简单的桥头堡。

    经过国内这几天的行军,川军团的总人数已经破千。

    走在前面的都是原川军团人,清一色的英式精良装备,身上的弹药无比充足,每个人精气神都很足。

    当这么一大帮子装备精良,明显不是溃兵的军队,出现在唯一通往怒江防线的怒江大桥这一端时。

    不仅等待过桥的老百姓和溃兵,都投以害怕和好奇的目光。

    就连正在检查零散溃兵身份,以及准备渡江避难民众的桥头哨兵,都被吓得差点拉响了警报声。

    好在这1000多号人穿的军装,不是远征军的衣服就是英军的制服,桥头的哨兵才放下心来。

    虽然封云天他们看上去是自己人,但是必要的检查依旧少不了。

    而当封云天上前自报身份,表明他们是远征军川军团的人时,桥头上所有哨兵看他的眼神,突然发生了360度大变。

    每个人眼神中都充满着尊敬、震惊、不可思议……

    等等各种情绪。

    似乎看到了能让他们仰望的存在,看到了传说中的奇迹。

    “啥情况?”

    封云天明显察觉到了异常,正当他好奇哨兵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时。

    哨兵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兴奋的转头大喊道:“川军团回来啦,打了大胜仗的川军团回来啦,师座已经等了好几天了,你们赶紧过去通知他。”

    哨兵这一嗓子宛若白日炸雷,瞬间震翻了整个怒江防线。

    大桥这一边的溃兵和老百姓,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大桥另一边的士兵不同,他们能接收到外部的信息,早就已经被各种大捷,远征军大胜利的信息,披头盖脸的砸得都能倒背如流了。

    怒江防线这边天天有喜讯电报,禅达城那边更是天天喇叭循环播放。

    在这种高烈度的宣传下,川军团以不足百人阵亡的微小代价,全歼日军一个王牌大队的漂亮大胜仗,如今整个远征军几乎已经无人不知。

    作为川军团团长的虞啸卿,在诺维兹机场大捷的第三天,就享受到了这份传奇战绩带来的红利。

    从虞团座一跃成为了虞师座,一举夺得了怒江江防总指挥的宝座。

    真可谓是……

    人在家中坐,誉从天上来!

    或许是战功吃的太舒服,让虞啸卿心里稍稍有了那么一丝不自在,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自从大半个月前接手怒江防线,从盟军发过来的电报中,得知川军团已经和英军在诺维兹军事机场分开,开正式启程返回国内的时候。

    虞啸卿就没有再回过禅达城,一直呆在江防阵地等待。

    并向整个江防部队下达了命令,一旦有川军团的消息,或者出现在怒江大桥,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

    正是虞啸卿的这一道命令,加上这大半个月来的宣传,才有了此刻这一幕。

    封云天和整个川军团的人,都不知道打胜仗会有什么样的待遇,因为以前根本就没有打过胜仗。

    更不知道他们打的这一战,已经被国军立为了标杆,做了大范围的宣传。

    在这个远征军大撤退的颓败节点,能有一场如此的大胜仗出现,足以起到振奋军心的作用,岂能有不宣传的道理。

    ……

    哨兵火急火燎离开去上报,过了不到5分钟时间,虞啸卿便带着哼哈二将,出现在了怒江大桥另一头。

    尽管虞啸卿的表情,依旧是那一张不苟言笑的死人脸。

    可是从他明显加快的步伐,以及眉宇微扬间所展露出来的信息,和亲自赶来桥头接川军团回家这一举动。

    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他此刻的心情之激动。

    川军团参加了机场那一战的士兵们,看到挂着上校的军官亲自来桥头迎接,都情不自禁的挺直了身。

    感觉这辈子活了这么久,从未像今天这样活着有面子。

    在这种自豪的情绪影响,这些士兵们都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封云天,这个让他们有了这一份“面子”的长官。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能够享受这一份特殊排面,靠的全是鬼才封云天。

    而后面路上加进来的几百人,想到自己竟然加入了一支胜利之师,回国还能享受这种高级待遇。

    这心里别说有多激动,万分庆幸当初做了加入川军团的决定。

    “龙团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您和我们说过,虞啸卿死了,然后才由你来做的代理团队,那我就有点纳闷了,现在正向我们走过来的人又是谁呢?”

    看着虞啸卿踏上了大桥走过来,孟烦了故意拉了拉龙文章的衣袖。

    在这个节骨眼,问这种问题。

    这就很微妙了!

    “瞎扯,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不能乱扣帽子,我只是说我是代理团长,代理团长你懂不懂?虞团座那可是洪福星转世,怎么可能死在缅甸。”

    龙文章嘴上还在硬撑,可他那闪烁不定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内心。

    用四个字形容就是……

    强装镇定!

    孟烦了也不争辩,慢条斯理的笑道:“假货终于和真货碰头咯,有好戏看喽。”

    “哈哈哈……”

    站在附近的整编连一行人,听到孟烦了这个毒舌,再看了一眼龙文章的表情,都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