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34章 上等兵硬刚营长(求推荐票,谢谢)
    外面的小鬼子不知道营房的内部结构,不知道封云天他们的装备情况,不敢轻易贸然地闯进来。

    在步枪连续射击收效甚微,没有重武器整个摧毁的情况下。

    他们想到了一个破解之法,那就是找到屋内人所藏的具体位置,然后用手雷连续投放定点爆破。

    小鬼子单兵携带的手雷有限,营房的占地面积太大,只有这么做才能有效果。

    可惜……

    封云天及时发现了他们的行动,提醒屋内的众人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化解了日本兵的这个爆破计划。

    日本兵在外面绕了半天,没听到屋内的声音,开始尝试性的用枪托破拆窗户。

    “小东洋要进来,怎么办?”

    听到杂物间门外的玻璃碎裂声,不辣的头皮都跟着开始发麻,压着声音将目光投向了封云天。

    “你……你去,你出去打死他们。”

    封云天这边还没有说话,阿译突然深搓搓的爆发出了,手握M1911手枪对向了刚才刁难他的迷龙。

    “妈了个巴子,你疯了?”

    被最怂的人用枪指着,迷龙心里面那个气呀,眼珠子都冒起了血丝,要不是害怕被外面的小鬼子发现藏身之地,估计这会都要动手打人了。

    当初在禅达收容站的时候,迷龙可没少整这个“少校军官”。

    “我……我督战,你有枪,所以……所以你去。”

    阿译确实害怕迷龙打人,哪怕双手拿着的枪都止不住的发抖,可他并没有放弃,依旧咬牙坚持。

    “王八犊子的督战,我就不去了,你有本事打死我,开枪啊。”

    迷龙气冲冲的站起身来,主动把脑门顶在了枪口上。

    迷龙本就是死要面子,吃软不吃硬的耿直男,如果阿译不拿枪威胁他,眼瞅着小鬼子就要进来了,迷龙自己就端着枪对着窗口一顿开火了。

    奈何阿译偏偏用了最糟糕的威胁,让迷龙钻了牛角尖,反而宁死都不去了。

    “你……你……”

    迷龙这明显属于违抗军令,可阿译只是想鼓舞士气,又不可能真的开枪,面对如今这个骑虎难下的局面,他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啥。

    封云天目睹了全程,知道阿译其实心地不坏,就是没有经过现实社会的毒打,做事太书面形式,太理想主义。

    你可以说他是愤青无脑热血,但不能说他这件事做错了。

    听着外面小鬼子破窗声越来越大,封云天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没时间再让他们两起内讧,必须马上站出来化解。

    “迷龙,别犯浑了,坐下!阿译长官身为督战官,拥有战场自主执法权,他要是真开枪把你打死了,你还真就白死了,战死的抚恤金都没得发。”

    封云天压着音调语气不重,采用了软硬兼施的办法呵斥。

    迷龙可以不把阿译当一回事,但是面对封云天的态度却截然不同,一声不吭的坐回木箱上。

    搞定了刺头兵迷龙,封云天拍了拍阿译的肩膀。

    贴到他耳边小声安慰道:“想要让底下的人服,空有肩膀上几颗星星可不够,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现在你听我的,把手枪放下来,然后交到我的手中,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安心做你的督战官就行,ok?”

    阿译知道封云天是给他台阶下,识时务的放下了枪口。

    不过,面对封云天伸过来的手,阿译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交枪,但是在交枪与不交枪之间纠结犹豫。

    在战场上最靠谱的东西,永远是握在自己手中的枪。

    一把枪能给你希望!

    一把枪能给你勇气!

    迷龙立敌众人抢来的38大盖,抱在怀里就像他的老婆一样,任何时候任何人别想窥视分毫。

    阿译从没开枪杀过人,但他同样宝贝手中的这把M1911手枪。

    封云天知道枪对军人的诱惑,尤其是现在这种极度匮乏武器的时候,因此并没有动手硬抢。

    只是小声的提醒道:“营长,我们剩下的时间可不多咯,小鬼子要是破开了外墙,光凭我们这个小房间的木墙,可挡不住三八大盖的子弹。”

    “好吧!”

    阿译尽管非常不舍,可是脑瓜子还算是清楚,想到小鬼子进来他拿枪没啥用,理智的把枪交到了封云天手中。

    “你们别发出声音,我出去赶走他们。”

    享誉几十年的M1911手枪在手,封云天轻声叮嘱屋内众人后,熟练的拉枪上膛打开门走了出去。

    “啪!啪!”

    连续两声枪响,间隔不到一秒。

    已经将木质玻璃窗户破开,正准备翻墙而入的两名小鬼子,没想到半天没动静的木屋内,会突然冒出人向他们打冷枪。

    结果两人连闪躲都来不及,同时脑袋中枪摔到了窗外。

    封云天的军校可不是白读的,这10米不到的距离,加上又是突然袭击,妥妥的手到擒来。

    剩下的小鬼子看到同伴死了,在外面气的哇哇乱骂,可又不敢再爬窗户进来,只能气急败坏的通过窗户,往里面的过道丢了两颗手雷。

    “轰隆~轰隆~”

    两声剧烈的爆炸过后,窗户周边的外墙被炸出了两个豁口。

    也就只有这两个一米见方的豁口!

    这栋大营房虽然是木质结构,但结构主梁是水泥灌注,木板也都是就地取材质地坚硬的树木。

    甚至大部分地方还包了层铁皮,进一步增加房屋的稳定性。

    而单兵手榴弹本身装药量并不多,靠的是爆炸后的破片进行杀伤,碰到韧性高的包铁皮木板墙壁,摧毁率属实有限。

    或许是看到手雷的威力,对木屋的破坏实在是太小了。

    两枚手榴弹爆炸过后,小鬼子没有再继续丢手雷,屋外也没有了任何声音,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过道内充斥着爆炸后的烟尘,封云天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再次躲进杂物间里面苟起来。

    继续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包括封云天在内的众人,都以为连番化解了小鬼子的行动,可以在屋内和小鬼子僵持一段时间。

    然而现实却很残酷!

    各种计策都以失败告终的小鬼子,明显并不想和封云天他们在这里对峙,很快又想出了一个更丧心病狂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