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31章 兵行险招的赌
    这群小鬼子打哪追来的,为什么一言不发就开火,他们一共有多少人,武器装备怎么样?

    封云天一概不清楚!

    但刚才开枪的小鬼子枪法这么准,能够百米外一枪命中目标,就足以证明这支部队肯定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人数起码是以分队起步。

    要是被追上……

    10多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小鬼子,对战20多个手无寸铁的川军士兵,后者没几个能活下来。

    在这分秒必争的危机关头,指挥官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阿译这个营长就是个摆设,压力全来到了连长封云天的身上。

    封云天深知责任之重,也知道需要尽快带队离开,可走哪条路是哥问题,一旦选错可没有后悔药吃。

    为了让自己和兄弟们活下来,封云天只能利用仅有的信息快速分析。

    日军部队是从公路右侧追来的,理论上最安全的逃跑方向是反跑,也就是进入公路左侧的森林里。

    与日军部队保持在一条直线上,能最大程度上保持双方现有的距离。

    这样一来,你追我逃之下,加上茂密森林追踪不便的优势,封云天他们有可能进一步拉开距离逃过追击。

    然而,这条路有优势,缺点更加明显。

    公路左侧方向的前路未知,封云天无法确定往前跑10公里、甚至50公里,能不能遇到盟军或者友军。

    雨林中到处是毒蛇毒虫毒瘴,万一迷路在里面,就算逃过了日军的追杀,结局一样是死路一条。

    而且这种纯为逃跑而逃的方案,也不符合封云天的行事风格。

    第二方案是沿着公路,往吉普车过来的方向撤退。

    根据英国军官标记的地图信息,这条公路正好通向11点半方向的机场,也就是英国佬驱车过来的方向。

    机场是川军团原定的集合点,说好了到了那里就能领取装备。

    有了装备在身,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但是,如果走这条路的话,这就意味着封云天他们的撤退路线,将会和追过来的日军形成“7”字。

    双方之间的距离比左侧缩小了一半,撤退距离也长达8公里之多。

    彼此间距离更近,逃跑距离却更远。

    小鬼子还能借助公路无障碍之便,进一步加快追击速度。

    如果真在选了这条路撤退,封云天根本无法带队甩掉日军,极大可能会被追上,伤亡在所难免。

    可尽管如此。

    这条路能与汇合大部队,能拿上保命的武器装备,依然是最佳的撤退路线。

    不过……

    想到两个英国佬是从机场方向,没带任何部队一路独自驱车撤退过来的,封云天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直犯嘀咕。

    万一要是机场已经完成全面撤退,这两个英国佬是最后一批人员,那他们现在冒着危险跑过去,不就是……

    后果封云天不敢想!

    前两个方案都有严重的弊端,封云天都不是很满意,剩下的最后一条路,就只剩下跟着英国佬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这条路的不定因素非常多,不仅有从左侧树林离开的前途未卜,同时也兼具去机场路一样的被小鬼子追上的可能性,这样看来压根是一步臭棋。

    如果放在其他指挥官身上,估计打死也不会选这条,高风险低收益的路。

    但封云天却是那个唯一的另类,他敏锐的从中嗅到了生的希望。

    他凭借自己在黄埔军校所学知识,前世21世纪网上所阅的各种常识,以及5年多生死战场的“疯狂求生”经验,他得出了一个大概率的猜想。

    这两名英军没有飞走,而是开车沿途往前面赶路,很可能前面有一个英军营地,而且距离不会很远。

    他们俩需要前往这个营地,带领营地里的英军士兵撤退。

    两人没带部队单车独自出现在这,车上也没有携带长途奔袭的汽油物资,也进一步印证了封云天的这个猜想。

    封云天只要带队跟上去,与营地里的英军汇合组队,就能反打这小股日军。

    再不济……

    就算英军和开车跑的两个一样怂,封云天也自信能够通过他的“语言魅力”,给兄弟们置办一身行头。

    只要有枪有弹药在手,20多个老兵打10多个小鬼子。

    封云天信心十足。

    如果这个猜想没有错的话,那这步看上去生存希望最渺茫的臭棋,反而会成为最佳的撤退线路。

    封云天思考的东西非常多,前前后后设想了三条路的利弊,实际上却只过去了短短不到10秒钟。

    “兵行险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就走这边了。”

    封云天望着跑出100米的吉普车,不再犹豫,果断下定决心。

    向众人喊道:“都给老子听好了,不想死的都跟我走,追上那辆英国佬的车,我们从这边撤退,都跟上,快点!!”

    “兽医,死瘸子,走了!快跟上。”

    “两个憋犊子玩意跑的真快,等你爹追上了不整死你们。”

    “小东洋就要来了,快跑啊。”

    蛇屁股、迷龙、不辣等人虽然不知道封云天为啥走这条路,但是没有一人犹豫,纷纷吆喝着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