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28章 这个笑脸有点恐怖(求推荐票!)
    “哟西,你们真厉害,了不起啊,能把一架飞机拆成这样,尸体都是你们埋的?干得很不错啊,比我们干的都好。”

    日本兵边说边大步走向众人,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戒心,似乎并没有把封云天他们当成威胁。

    日本士兵没认出眼前的是中国军队,可封云天一行人心里门儿清。

    面对一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又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大部队,在场没有哪个人是不害怕的,气氛可以说紧张到没法呼吸。

    甚至就连动一下都不敢!

    有枪对没枪妥妥的全方位碾压,露出破绽就可能会被一枪弄死。

    全场唯一有枪的人是阿译,他刚在驾驶舱捡到了飞行员的配枪,驾驶舱的位置也非常的好,有绝对的先手开枪权。

    可这个占据如此天时地利的人,却是唯独那个不应该拿到枪的人。

    对于这个从来没有打过仗,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新兵”军官来说,举枪杀人且必须一枪命中,对他来说实在太难了。

    迷龙神色紧张想上又不敢上,艰难的咽了下喉咙,嚷嚷道:“这鳖孙在说啥,你,你们谁……”

    “嘘~”

    迷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身边的孟烦了一把捂住喉咙。

    凑到迷茫的耳边,压着嗓音低语道:“吼那么大声干嘛,你想死啊?是怕他不知道你是中国军人吗?”

    “额~”

    迷龙一听也反应了过来,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作声。

    其他人也都不敢说话,也不敢擅自做出任何动作,全都紧张的盯着日本兵,脑子里的思绪前所未有的混乱。

    场上的气氛一时间无比压抑!

    “你们是本地人吧,我是日本人,请多多指教,我需要问你们一些事情。这飞机是自己掉下来的吗?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缅甸这时候是英属殖民地,日本人进攻缅甸并不是以侵略者身份,而是冠冕堂皇扮演的正面角色做伪装。

    显然,这名日本兵将没有穿衣服裤子的封云天等人,误以为是光膀子生活在热带丛林中的缅甸本地人,正在这里趁火打劫掉下来的运输机。

    “本地人?”

    封云天之前为了溜去美国,不仅特意专程自学了英语,还抽空学了些日语,听得懂日本兵的话。

    眼见其他人都已经吓腌,拖得时间越久对他们越不利,封云天不想死在这,意识到必须靠自己站出来才行。

    正好听到日本人话语中的意思,已经将他们误以为是缅甸本地人,这让封云天想到了一个破局之法。

    虽然风险有点大,需要很好的演技,但成功率非常的高。

    “太君,他们都听不懂你的话,只有小的能听懂,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吃的了,刚好看到掉下来一架飞机……”

    封云天的日语并不是很好,磕磕绊绊的蹩脚样日语,倒也附和他假装的身份。

    “连长竟然会说小鬼子的话?”

    “天哥这是要去干嘛?”

    “云……云天哥难道是要叛变?要丢下我们了吗?”

    整编连幸存下来的众人,听不懂封云天和日本兵的对话,可现在情况特殊,又不敢说话去问。

    只能心情忐忑的看着封云天,像个伪军二鬼子一样,舔着脸,弓着腰,卑躬屈膝的笑着一步步走向日本兵。

    日本兵正愁和眼前这些本地人,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蹦出来个会说日语的,这让他喜出望外。

    高兴的招呼道:“哟西,你的日本话很不错,能学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语言,我非常的高兴,你过来和我好好说说。”

    “嗨!”

    封云天听到日本士兵的表扬,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更加高兴了。

    结果乐极生悲,太高兴了没留神,一脚踢在凸起的石头上,然后一个标准的狗啃屎摔在了地上。

    不过,封云天很快又爬了起来,屁颠屁颠的继续走向日本兵。

    日本兵看到封云天的丑态,夸一下就乐得像个傻子一样,得意的站在那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然而,日本兵笑了不到三秒,眼中的得意突然被惊慌所取代。

    只见原本像哈巴狗一样的封云天,走到距离日本兵不到两米距离时,嘴上的笑容依旧在,可眼神却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这名日本兵是一个老兵,这种眼神他非常的熟悉。

    那是只有从尸堆里走出来才有的凶狠!

    就凭这一个冷冽冰寒的眼神,就绝不可能是一个缅甸本地人所能拥有的,日本兵瞬间就慌了。

    他第一时间就去拿肩膀上的武器。

    可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再想做出攻击动作已经太迟了。

    日本兵的手刚摸到步枪枪托上,封云天就凭借着身体魁梧的优势,一个加速近身双手抱腰,将日本兵双脚悬空掀翻在地,随即右手对着他的颈部猛砸了下去。

    在阳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封云天握拳的右手中,多了一块锋利的三角铁片。

    这是刚才通过假摔,从地上捡到藏在手心的致命武器。

    “噗~”

    仅仅只是一下以砸代割,日本兵的颈动脉便整个断裂。

    被割开的颈部皮肉外翻,伤口变成了水枪中的喷头,受到心脏泵压的血液,吱吱的喷出来一米多远。

    封云天一击得手,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在那里补刀。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日本兵两眼发白,整个脖子上的肉几乎被消掉,身体只剩下神经抽搐,整个上半身都被鲜血染红的封云天,才停下了右手的动作。

    “好了,危险解除。”

    封云天随手丢掉严重变形的铁片,抬头看向众人咧嘴笑了起来。

    红彤彤的血脸上,露出白色的牙齿,看上去格外的渗得慌。

    封云天一开始阿谀奉承的时候在笑,中间暴起杀人的时候也在笑,现在浑身是血依旧还是在笑。

    这让众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依旧傻愣愣的待在原地。

    这微笑太磕碜了!

    把人当猪杀?

    太凶了!

    惹不起!

    这是目睹了整个偷袭过程的众人,对于封云天不为人知一面的全新认知

    也正是目睹了这杀伐果断的一幕,众人无不心悸的同时,那个一直未解的谜团,也终于有了属于它的答案。

    封云天作为理论上死得最快的连长,为什么打了5年败仗,却还能活到现在。

    答案似乎已经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