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22章 火速直升连长
    云南的大山是出了名的又多又险峻,加上现在的季节多雾多雨,导致修建的土泥巴公路又湿又滑很不好走。

    别说封云天这些开11路的人,就连吉普车也开的很费劲。

    队伍接近中午时从禅达出发,一路上慢悠慢悠的前进,一直走到夜晚天黑也没有到目的地。

    光着膀子带着众人吼了一下午,依旧兴奋得不行的何书光,还想连夜继续赶路。

    封云天是真信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小伙子确实是活力无限,不拉去踩三轮车属实浪费人才。

    就在众人在心里骂爹骂娘时,好在有通讯兵骑马过来救命了。

    估计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宣布封云天所属这支部队先原地待命,何书光才不得不找了个倒塌大半的破庙,把封云天等人全都赶了进去。

    整整一天没吃没喝的封云天等人,才得以能好好坐下来休息下。

    而刚出发时满腔的激情,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再次回归到了人类的本能。

    肚子饿!

    想干饭!

    好在何书光还算有点人性,在封住破院子大门防止众人做逃兵前,丢了一小袋米和几个装水的小油桶进来。

    连咸菜都没有,用满是汗味的头盔煮出来的清水粥,属实吃起来不得劲,但有的吃总好过饿着肚子睡觉。

    至于虞啸卿之前许诺的一日三餐,顿顿有肉吃的话……

    众人除了在心里严重鄙视一番,剩下就只能自我安慰。

    到了缅甸一定会有的!

    勉强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其它人要么躺着看星星,要么看着火堆发呆,这时孟烦了凑到了封云天身边。

    悄悄说道:“天哥,我想回禅达一趟,能帮我打个掩护吗?”

    “你要做逃兵?”

    封云天吓了一跳。

    上前线时临阵脱逃,会影响士气,是重罪中的重罪,一旦没逃成功被抓回来,毫无疑议的只会有一个结果。

    原地枪毙!

    “不是,我只是想回去一趟,我之前听他们说,前面有大雾飞机会延误一天,我们要在这里等一天时间,我回禅达一趟肯定来得及赶回来。”

    孟烦了刚说完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了过来的郝兽医,连忙说道:“烦了,你是不是要回去?能带我一个吗?我……”

    “你小声点,被发现了,你们可就一个都走不了了。”

    封云天连忙捂住了郝兽医的嘴,压着嗓子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要回去干嘛,但我相信你们不会做逃兵,如果真有急事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打掩护。”

    “够意思,天哥,那就先谢了。”孟烦了抱拳感谢。

    “别整这些见外的东西,咱们都是老朋友不是,趁着现在他们在外面吃饭,你们赶紧出发吧。”封云天说道。

    “对对对,得赶紧走。”

    孟烦了偷瞄了一下门外,猫着腰转身走向破院子的里面。

    “烦了,出口都被他们守住了,我们从哪里出去啊,会不会被他们抓到。”郝兽医紧张的不行。

    “你能闭嘴不,再说就被发现了,我已经探过后院了,那里有个狗洞,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

    “烦啦中午离开禅达时就不对劲,现在还冒着做逃兵的风险偷跑回去,这禅达城里究竟有什么让他如此不舍?”

    看着偷偷摸摸离开的两人,封云天依旧是猜不透其中的秘密。

    只能期盼孟烦了的消息可靠,他们两个能够及时赶回来,剩下的就是尽量想办法给他们打掩护。

    连续行军了近10个小时,众人确实非常累了,很快院子里就呼噜声一片。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起了大雾,孟烦了和郝兽医都没有回来,好在队伍也没有启程,何书光也没有进来查人数。

    中午12点钟的时候,孟烦了和郝兽医终于回来了。

    虽然郝兽医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他走了收容站的伤员都没人管了,实在是太惨了什么的。

    孟烦了的心情比离开之前,看上去更糟糕了几分。

    但总归是当然无恙的回来了,没有被当成逃兵抓住当场枪毙,封云天提着的心也能放下来了。

    两人回来不到10分钟,张立宪又带着一对人马赶了过来。

    不仅又给了一大袋米,以及少量的罐头当做午餐,比昨晚没烧到只能煮稀粥,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张立宪还把阿译、封云天、孟烦了、李连胜、康火镰一行军官,外加唯一的医官郝兽医,都叫到了一起集合,拿出一张纸就是一通啪啪念。

    这次还是好事!

    张立宪拿出来的纸是委任书,阿译被提拔为营长,封云天升级为连长,孟烦了是副连长,李连胜和康火镰是排长,郝兽医直提为少尉医官。

    或许是这里只有六七十个人,根本就没到一个营的配置。

    又或者封云天是黄埔高材生!

    阿译除了挂了个营长的职位之外,还被任命为督战官,不需要指挥作战,只需要监督作战就行。

    “就这么官复原职了?”

    只过了短短一天的时间,就从一个溃兵又变成了一个连长,手底下还有了好几十号人马,封云天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这特么也太儿戏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