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 第1章 只想赢一次
    旗正飘飘,马正萧萧。

    枪在肩,刀在腰,热血似狂潮。

    好男儿,好男儿,好男儿国报在今朝。

    快奋起,莫作老病夫;

    快团结,莫贻散沙嘲。

    国亡家破,祸在眉梢,

    要生存,须把头颅抛!

    ……

    节奏铿锵有力,音调慷慨激昂,充满炽烈深沉爱国激情的《旗正飘飘》,响彻在禅达城蔚蓝的天空中。

    却无法激起城中的小巷子里面,宛若行尸走肉蹉跎而行的溃败国军士兵。

    举国之力组建的援缅远征军,声势浩荡的从滇南入缅,发起国军正式对日宣战以来的第一次主动出击——滇缅路作战,却在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被日军反过来打成了落水狗。

    远征军战局失利无法在正面应战,只能狼狈的撤退到滇南。

    撤退是说的好听点!

    实际上禅达城里的这些士兵,都是被日军跟鸭子一样追,成建制的被打散,跑的自家大部队不知道去了哪里,有些连武器都丢掉了的溃军之兵。

    溃军不如狗,生死无人管,灵魂早已散,满街如走肉。

    就是如今禅达的现状!

    “阿龙啊,我听你肚子好像叫了,肯定是饿了,要不,我帮你把你身上那把苗刀拿去卖了?那玩意虽然卖相不咋地,但好歹一米多长的铁疙瘩,抽出来怪吓人的,换两个半开问题应该不大?”

    封云天面容和蔼,语气平易近人,就是肚子咕咕叫有点破坏形象。

    就在半月前,封云天还是远征军新编师一名年轻有为,再过一年就能荣升少校,未来无可限量的连长。

    可现在呢。

    全团正面被小鬼子打穿,在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逃命大趋势下,他这个小小的连长翻不起一丁点浪花。

    整个连队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只剩亲随的独苗苗勤务兵——

    广西苗族人,龙尼桑久。

    两人从缅甸一路逃回来,已经快三天没吃口热乎的了。

    阿龙现在确实很饿了,可面对封云天的建议,依旧坚定的摇头拒绝,甚至还戒备的连续后退了两步,生怕某人动手硬上。

    “你怕个卵啊,我特么是你连长,受过新世纪教育的大学高材生,堂堂黄埔军校11期毕业的优秀军官,难道还会抢你的不成,快给老子死过来。”

    封云天没好气的给了阿龙一脚,一副我是正人君子的神态。

    浑然忘了就在昨天中午,某人“和蔼可亲”的“拿”了自己勤务兵的步枪,跑到黑市换了两个牛肉罐头。

    阿龙依旧很戒备,可惧怕于自家连长大人的淫威,还是回到了封云天的身边。

    “这就对了嘛,你连长我可是全远征军最好的连长,未来的军长大人,阿龙,你就安心跟好我得了,只要有我一口肉,绝对不会少了一口汤。”

    封云天确实没有抢阿龙的苗刀,知道这玩意是他父亲仅剩的遗物,也就实在太饿逗逗乐子转移注意力。

    他是很坏,为了活命啥损招都用,可还没坏到那地步。

    那,现在怎么办呢?

    “街上百姓防我们比贼还严,身上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换钱了,肚皮却一直在不停的叫唤,哎~”

    封云天很愁,举头望天叹息。

    他很想像其他溃军一样,直接动手在城里抢,可特么的总要有的抢才行啊。

    比他们败的快、溜的快的匣种们,早就把禅达城洗劫一空了,剩下的要么被百姓藏进了家里面,要么在本地商绅的家中。

    路边顺手拿可以说“军爷救急”,私闯民宅抢就是另一个性质了。

    封云天可不敢做。

    要杀头的!

    “看来,只能去活人活的如死人,死人死得堆成山的军事区了,幸运的话,兴许还能混口菜叶子汤喝喝,走吧,阿龙。”

    封云天无奈招了招手,带头向城边的军事区走去。

    如果情绪可以可视化,此时封云天就像是超级赛亚人,只不过别人是一身战气,他是浑身裹满丧气。

    封云天也不的不丧气!

    作为一个来自21世纪的穿越客,封云天确实是丧门星进门——丧到家了。

    别人穿越自带各种金手指,去的地方不是人杰地灵的仙界,就是处处充满着奇遇的异世界。

    封云天倒好……

    穿越到了人命最不值钱,脑袋随时可能掉下脖子的二战时代。

    还特么是魂穿胎生!

    家里老爷子还是个狂热爱国商人,高中毕业就把他塞进了“黄埔军校”,只留下一句坑儿子的戒言。

    “国难当头,好男儿当忠君报国,日寇一日不尽,吾儿不准踏进家门一步。”

    封云天无奈只能认命,结果1937年8月正式毕业参加淞沪会战,第一战就打的整个团编制都没了。

    封云天使出了在21世纪网上所学的所有猥琐保命技巧,才勉强逃过了一死。

    整编加入新的前线部队,封云天又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奈何光头的不反抗战斗方针太扯淡,最终还是以悲剧结尾。

    太原会战、滁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枣宜会战……

    重组、整编、改编,无限循环。

    没有任何进攻的战争,没有任何进攻欲望的地方军,被当成棋子炮灰的士兵,一路守一路败……

    直到光头正式对日宣战,组建了中国远征军,封云天已经打了5年败仗。

    战争已经打了5年,蒋光头才终于敢对日宣战,这件事不得不说,很扯淡,让人匪夷所思。

    即便如此,即便连战连败。

    封云天听说组建了中国远征军,要主动向日军发动攻击的时候,哪怕是极危险的出境作战,依旧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名。

    连战连败还顶着上,疯了吗?

    并没有!

    亲身感受时代的热血与悲凉,已经快忘记穿越身份的封云天,已经输的灵魂都快要散掉了,他只想漂亮的赢一次。

    哪怕就赢这一次!

    哪怕代价是马革裹尸!

    哪怕是血洒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