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穿越在诸天万界的仙三代 > 第168章 不可能!
    这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关于滴血验亲的这个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其实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把握,也没有绝对的定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这个时代实在是太过于落后,所以绝大多数人都是相信滴血验亲的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秦风清楚,滴血验亲其实是有很大的弊端的,至少它不是完全可信的。所以秦风憋想出了利用白矾来迷惑他们来造成一种他于扶苏是亲兄弟的假象。

    所以秦风其实早就已经想好了第二个应对之策,他知道扶苏也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就看着秦风。在搞什么小动作,所以说他猜到秦风一定会利用容器做小动作,但是如果扶苏拿出勇气来,秦风也一定不会相信。

    所以说扶苏干脆就决定直接让二人的血液滴落在朝堂之上。虽然说看起来有些不雅观,但其实这是一个最公平的方式,大家都能够相信。所以说这一情还是扶苏,其实早就已经想到了,但其实他并不知道秦风比他想到的更早。

    所以说这一次滴血验亲秦风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无论扶苏想要做出什么样的把戏,那么对于他来说都将是一个非常容易的事情。即使扶苏调换了血液这一点,秦风也想得很清楚。就总他们调换了血液,但是有白矾的影响,只要秦风的血液和白矾融合在一起,那么他就可以和任何血液相融合。

    所以说先锋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一刻他就想看一看扶苏到底有什么动作。此刻无论肤色有任何的动作,他都能够严阵以待。他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应对方法。

    终于来到了滴血验亲的那一刻,二人当即走在了一起,然后扶苏是毫不犹豫地割开了自己的食指,然后一滴都打的心血直接滴落在地板上。然后他的目光望向新风,很显然,它让勤奋给你的歌手指。秦风自然没有犹豫,当前就准备好了歌手,只不过他并没有革预先准备好的那个手指,而是哥左边的终止。而就在他即将割下去的那一刻,扶苏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淡淡地开口道。

    “割左边的那个。”

    很显然,秦风已经算到了,扶苏的多疑,所以说这一切他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而扶苏。现在手抓着的那一个手指证实,秦风早就已经准备好用来白矾制作的手指。

    所以说这一切,其实秦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在扶苏的目光注视之下,秦风也将自己的食指缓缓的划开,旋即一滴鲜血已落在了地上,和那滴鲜血融为了一体。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秦风的鲜血和扶苏的现实竟然缓缓的融为了一体,这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不敢相信的。

    尤其是扶苏,他的目光从自信变到了不敢置信,从不敢相信到震惊,他不敢相信这一刻他呈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幕的真相,谁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出现这样的一幕,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也是都是不可相信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这一切就重新在他们的面前。没错,秦风就是这样,鲜血就这样的融合在了一起。

    这代表什么?所有人都十分清楚,那就是代表着青峰的确是秦始皇的儿子和扶苏是亲兄弟,这一点是谁也不能抹杀的,说实话这一点对于她们来说简直是不敢相信。尤其是扶苏。因为其实扶苏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在他的肱骨之臣。建议之下,他其实早就已经偷偷的调换了自己的学业,因为他也不知道秦风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弟弟,到底是不是自己父亲的私生子,万一真的是自己父亲的私生子,那么对于他来说将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也会影响大手中的所有权利。不只是会影响到他以及扶苏,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影响到。所以说扶苏一定不能够让他能够安然无恙地成为自己的弟弟,成为自己的皇位竞争者。可是现在看来,所以说到最后,他们给出自己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用别人的血液,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秦风安然无恙的顺利的成为自己的弟弟,成为继承者之一。

    所以说这一课在他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够让秦风完成他想完成的一切。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秦风的鲜血竟然真的和他准备后的鲜血融合在了一起。要知道,她自己准备的鲜血可是自己一个士兵的鲜血。难道秦风真的不是自己父亲的儿子拿自己这样弄,岂不是弄巧成拙了?这个时候扶苏,当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

    “等等!”

    见到扶苏的开口,秦风其实早就在秦风意料之中,如果扶苏不说话,其实他有问题,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扶苏绝对不甘心看着自己的失败,但是现在看来,事情确实不如是这样的。

    有扶苏背地里但是事实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加水也没有任何理解的意义,扶苏的想法,那就是说他认为滴血验亲也并不是百分百保准的,一定要多测几次一次,万一有失误了。众位大臣听到了扶苏的建议之后,纷纷也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对于这种涉及到整个秦朝的大事,谁也不敢马虎。所以说众人都纷纷统一的这个建议,最重要的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清楚扶苏留好了后手。所以说这一次对于负数来说一定是有其他的想法,有和其他的表现的。所以说他们这是一个必然是10/10富足的,只要这秦峰的鲜血和扶苏的鲜血有一次不能融合在一起,那他们便能称。这想出为秦风编造一个罪名,那就是秦风涉嫌想要剽窃大秦的罪,直接就能够将它推出去斩首。

    只要轻松一子,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至于赵高,他只不过是一介宦官,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只要秦风死了那么赵高,就再也没有能够以身的地方了。所以说这一切早就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但唯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切工的鲜血竟然和自己士兵的现实融合在了一起了。这种万分之一都没有的几率竟然被他碰到了一起,所以说是让他十分震惊,也是十分不解。

    这个时候其实扶苏还是有些悲催的,他没有想到自己想谋划如此紧密的事情,最后竟然弄的弄巧成拙。不过好在他也早已经准备好应对之策,那就是让自己在何劲松测一次,要知道她之前使用那个自己手下士兵的鲜血,就是为了混淆大家的视听。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秦风的鲜血竟然和自己手下兼士兵的鲜血融合到一起。所以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并不是一个十分轻松也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

    所以说现在完全不用担心坐上弄巧成拙是一些大致需要按照事实的前进来推进就行了,他只需要真正的说是弄出自己的鲜血,然后在何其芳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既然秦风的鲜血能够和自己手下士兵的那个鲜血融合在一起,那就代表着前锋的献血是不可能和自己的兴趣融合在一起的,只要这个事情一出线,按摩扶苏,就会立即下令直接将前锋推出去杀了。只有这样快刀斩乱麻才能够免去所有的麻烦。

    对于扶苏的阴谋,其实秦风的心中早就有想法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其实秦风也早已经想好了。认路之策就是因为他无论是谁来亲封的鲜血都能够和它融合在一起。所以说,就在扶苏十分得意的目光之中,轻松的鲜血竟然缓缓的和付出的鲜血融合在了一起了。这个时候,扶苏的眼中只剩下不可置信,只见他斯声喊道。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事情显然已经超出了富足的认知,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扶苏。明明和自己明明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要知道秦风的鲜血明明和自己手下的那个士兵的鲜血融合在了一起,可是为什么到头来竟然还能够和自己的情绪融合在一起,这是让他十分不解,也是十分费解的地方。但是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他也根本没有任何能够想去民主的办法了。这一刻,他此时的内心之中满是绝望,为什么他想好的事情最后都要录入秦风的全套嘛。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当即冲了上去,直接抓住秦风的衣领。

    “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既然问题不是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呢?原因就很简单,问题已经出现的秦峰的身上毫不犹豫的说已经是秦风搞了什么手段,所以说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所以说这一切都应该都是秦风来陪我。所以说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应该是这样来说的。所以说现在他只要逼问出秦风到底是使用什么手段,那么这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

    但是秦风怎么可能告诉他事实的真相呢?在这儿睡就算秦峰告诉了他事实的真相吗?恐怕他也不能够做出什么冲突的举动来。更何况来说秦风也是不可能告诉他事实的真相的。一旦告诉他事实,最近想拿鞋缝的所有的动作,所有的陈设不都已经化作一团泡影子虚乌有。

    这一刻,所有人大部分其实已经相信了,秦风是秦始皇儿子的事实,虽然太多都不敢,也有过很多人不相信,但是事实毕竟就摆在他的面前。再不敢再不相信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事实胜于雄辩,其中的鲜血和扶苏的顺序两次都融合在一起,这绝对不是巧合。这就代表着秦风和扶苏之间一定要来血缘关系。这也就代表着如今秦朝的皇位有着两个人的竞争的权利,到底是轻松还是扶苏。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没有了太多的想法,甚至有很多的人都认为扶苏有可能获得胜利。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扶苏掌控大秦军队很多年,而且说他在大型军队始终肥胖很深,他还掌控着北方边塞的几十万军队。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说扶苏真的要是九星不想到理财,如果说真的有一个魔法,那么勤奋也觉得不可能是扶苏的对手,但是恰恰秦风知道扶苏是一个什么人,扶苏是一个就算死也不会谋反的人。所以说这一切。

    他就注定了前锋的胜利。这一切就注定了秦风会获得清朝大统计类,至少说,自己也绝对不会输得太难看。但是现在很显然他已经赢了一大半了,他的路已经走过了一大半。至于说到底是谁能够成把这个地方,到底是谁还真的不好说。

    说实话,这个时候最明白的人反而是扶苏,但是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扶苏,组合在职业没有任何的用处,它只能够隐忍。

    把这个时间放在心底。因为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优势,这个时候如果他再跳出来反对警方,那么他的人缘可能就会黑到一种恶役附加的地步,那就是因为秦风实在是太有人格魅力。

    所以说很多人其实都是不相信这个平日里只知道华庭九色的三皇子了,所以说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招是他们。把无形之中把他们推上了历史舞台,但是这一期真的是前锋。半岛怎么说实话,这一期是还,他也不清楚到底是谁可以办到的。

    于是秦风来到了扶苏的面前,淡淡的开口的。

    “哥哥,我们走着瞧!”

    秦风将组织瞧这三个字的语气呀的十分凝重。很显然他就是有一些自己找不到能够释放资源的地方,反而要反过来,吴海青封是一样的。其实先锋和他根本没用什么所谓的禁止上的技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谁也不清楚。

    但是不管怎么说,事实毕竟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他就算再不行,也没有办法次数到火车上。在高速的运转当中,他必须想办法要能够达到二级权限,很多事件调二或者转投石,咱们才比较容易面对他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