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88 世界上最贵的柿子
    188世界上最贵的柿子

    因为到场人数太多,准备的拍品数量不够,赵大锤又从系统货架上拿了些水晶制品,甚至是塑料产品,来个狗尾续貂。

    为什么不拿高档的东西?

    你疯了吧,这些宋朝的钱屁用不顶,都得拿出去做善事,赔本买卖可不能干呀!

    再者说,物以稀为贵。

    一个水晶球,一个玻璃杯,绝对要比钧窑的瓷器受欢迎。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拿个隔壁瓷窑烧制的碗卖给我,是不是有点太侮辱我的智慧了呢?

    这不是赵大锤的臆测,而是有惨痛教训的。

    当他喜滋滋地恋恋不舍地拿出《清明上河图》的时候,居然被群嘲了。

    这可是清明上河图啊,你们就不想据为己有,放到家里当个传家宝吗?

    “此画卷虽然场面宏大,但缺少意境,专工于市井凡俗,实属下品。且张择端正好端端地活在画苑,有何珍贵可言?”白时中笑着说道。

    李邦彦说的更直接:“如果太上皇喜欢张择端的画风,尽管让他画就是。多了不敢说,十幅八幅还是有的。”

    得,张择端还活着,他的画就不值钱。

    要不,现在就把张择端弄死,让这个画成为绝品,是不是就身价倍增了呢?

    赵大锤摇摇头,赶紧把这个邪恶的想法抛之脑后。

    咱是好人,怎么能干出戕害艺术家的勾当呢?

    “张择端来了吗?过来让我看看。”

    说实话,那个清明上坟,啊呸,是清明上河边玩的图,赵大锤也看不出什么好歹。那密密麻麻的人、车马、房屋,对密集症患者极不友好。

    眼晕啊!

    后世的专家学者都是拿着放大镜,解读出了无数的内容、知识甚至是剧情,说是有珍贵的文艺价值和历史价值。

    这是哪个砖家说的,你过来,老子保证打不死你!

    村头某个画连环画的家伙,把村里的景象画的啰哩巴嗦的,有啥好看的?

    但看看活着的名人,满足一下锤丝们对这个神秘大画家的好奇心,还是很有必要的。避免掉粉,从现在抓起。

    还是傲娇的李邦彦,轻轻一声嗤笑:“区区一个画师,有何资格参加这次拍卖?”

    其他的官员也不住点头,深以为然。

    好吧,梵高活着的时候连口热饭都吃不着,张择端活着的时候,只不过是没资格参加上流社会的活动,已经算是很幸福了吧?

    当然,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张择端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绝不会影响这次拍卖,慈善拍卖。

    拍卖会圆满结束,几乎所有到场的官员都买到了自己心仪的东西。

    或是符合普罗大众价值观的奇珍,或是迎合有独特爱好的人异宝。到了最后,赵大锤嫌气氛不够热烈,直接给出了私人定制服务。

    你就说想要什么吧?

    只要系统货架上有的,保证让您满意。

    上到世界名画,下到儿童拼图,九块九包邮,顺风直达。

    总之,这是一次成功的史无前例的慈善拍卖,共计筹得善款十万贯,算是基本上达到了市场价。

    “亏了啊!”

    看着“区区”十万贯,赵大锤化身凡尔赛·锤,哀嚎不已。

    能不亏吗?系统的东西,有便宜的吗?

    算了,做好事嘛,说不上亏不亏的。只要大家都知道,咱是一个好人就够了。

    这么大的动静,赵佶不可能不知道,赵大锤也没有瞒着他的想法。都是自家人,藏着掖着的,没必要。

    等赵佶到太上皇的寝宫,发现人不在。

    问太上皇何在,说是出去了,买柿子去了。

    这大冷天的,太上皇怎么会想到吃柿子呢?

    那东西虽然甘甜美味,凉性却也大。吃多了,还容易造成大便干燥,对身体不好。赵佶就想着赶紧阻止太上皇因为一时贪嘴,而带来的身体不适。

    更何况,街上乱哄哄的,再有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冲撞了太上皇,那可就不好了。

    果然,刚出宫门口,就看见赵大锤跟一个老头儿起了争执,在那里拉拉扯扯的。

    对于这些敢于摆摊到内城的人,赵佶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别看无职无权的,一个个可都牛气得很。

    动不动就是跟着太祖爷打过天下,或者是跟哪位先帝一个锅里吃过饭。

    按他们的说法,太祖爷起码得活到一百多岁,先帝们也得没事儿就出来跟人家吃饭。

    但也不全是胡说八道,他们还是有点底蕴的。最起码,都是在皇城根下住了多年的老人儿,也算是老邻居吧!

    也就是老赵家的门槛高,轻易不跟这些邻居往来。也没有哪个“高邻”忝着脸到老赵家借点酱油啥的,属于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

    但你门槛再高,在你家大门外老远的地方,摆个摊卖点东西,不过分吧?

    这些人也都知道规矩,除了偶尔跟上朝的某官员开开玩笑,骂几个狗仗人势的侍卫,轻易地不会惹事。

    只要别太过分,没有人会较真,算是大宋一景。

    可今天,你们居然敢惹恼了太上皇,真是不知道死活!

    看来,都是朕太仁慈了,让这些刁民们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赵佶走过去,正要命令侍卫们拿下那个目无法纪的刁民,就听见赵大锤说话了:“你凭啥不把柿子卖给我?我是差钱的人吗?”

    那刁民抬眼看天,好像天上有啥美女飞过似的,懒懒地吐出一句话:“你这小娃娃欺负人,我不卖!”

    “我给的钱够多了吧?一个金元宝换你一个柿子,你还不卖?”

    赵大锤就奇了怪了,这世界上还有视钱财如粪土的小贩吗?这个糟老头子,也不像是什么“隐形富豪”啊?

    人家还真是!

    那老头儿傲然一笑:“一个金元宝算个屁!知不知道小老儿的柿子,太上皇都说好?你这不知道谁家的小娃娃,竟然敢看不起我?”

    太上皇都说好?

    赵大锤表示,这话我没说过,你不要凭空捏造。

    “血子仇,你现在给我把这老头儿拉一边去!我拿一个柿子就走!”

    知道你是前两天给我送柿子的人,所以才拿个金元宝来买你两个不值钱的柿子。古有韩信一饭千金,今有赵大锤一个柿子一个金元宝,留给后人无限遐想啊!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钱多烧的吗?

    告诉你,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带掏钱的!

    “没零钱,找不开。”

    老头儿丝毫不见钱眼开,以没有零钱为由拒绝提供服务。

    “都给你不就行了嘛,谁在乎你那点零钱?”

    老头不乐意了,像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你打听打听,我老铁啥时候多要过别人一文钱?你要实在没铜钱,就拿两个吃去,别妨碍我做生意!”

    “哈哈,你敢说我没钱?”赵大锤狂笑不止,“金弄玉,借我点铜钱花花。”

    金弄玉:“太……少爷,我没钱。”

    都一直在宫里待着,谁会在身上带那些死沉死沉的铜钱。大家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着,也没有花钱的地方啊!

    赵佶看得有趣,伸手从侍卫身上掏。掏了半天,掏出一把金瓜子来。也不管多少,一把塞给赵大锤:“少爷,就只有这些,您将就着用吧。”

    老头儿一看赵佶,再深深地看了赵大锤一眼,接过金瓜子,连推车都不要了,一溜烟就跑了。

    “这都什么人啊!大块的元宝不要,要那些散碎的金瓜子?切!”

    还以为真的是个不在乎钱的高人呢,原来也就那回事儿!

    赵佶笑道:“父皇勿怪!那人可能是认出儿臣了,估计也知道您的身份了,所以就假装贪财直接走了,免得尴尬。”

    赵大锤怒火未消,指着赵佶骂起来:“你看看你办的都是什么事儿?我本来还想走亲民路线,被你一搅和,完犊子了。”

    赵佶你个家伙,尽管没有穿龙袍,但那数百护卫,又是从宫里出来的,谁特么有这么大的排面?

    傻子才不知道是皇帝出笼了,不跑才怪呢!

    “你别跟着我了呀,我要低调,我要微服私访,体察民情。”

    “恐有贱民不识礼数,冲撞了父皇。护卫,还是要有的。”

    “没保镖你就不敢出去了吗?你咋不再穿几层防弹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