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82 长大难(上)
    182长大难(上)

    冰清玉洁的有效期并不长,人家根本也没指望,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掉她们的容颜。

    顺利地送走两位嬷嬷,赵大锤简单地吃了点小“便饭”。把碗往桌子上一推,就躺在温暖、柔软的贴身婢女怀里,睡着了。

    一夜无话,一夜无梦。

    被尿憋醒了的赵大锤,懒得让人掌灯,迷迷糊糊地拿出虎子,稀里哗啦了一通,继续钻进被窝里睡觉。

    人生两大梦想,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现在,似乎已经实现了一样,另一样还会远吗?

    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脖子有点酸痛,好像是,落枕了?

    是枕头不太舒服吗?不会吧!

    赵大锤伸出手摸了摸,嗯,挺软和的。捏了捏,弹性很好。而且,还很贴心地中间留了个凹陷,好舒缓颈部的压力。

    还真没看出来,金弄玉居然有这个手艺……

    卧槽,不对,这特么就是一个女人啊!

    凭手感和大小来判断,这绝对不是金弄玉那个贴身婢女。

    大意啊,这就被人给算计了吗?

    赵大锤迅速祭起“金钟罩”,冷冷问道:“你究竟是谁?是如何混进我家的?”

    那女人发出一声娇嗔:“讨厌死了啦!伦家就是你的弄玉呀!”

    “不可能!金弄玉没这么大!你休想骗我!”赵大锤飞速地把自己认识的女人想了一遍,猜测道,“你是白素问,还是血无相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这身段,白素问大概是有的。但她对本太上皇的爱意和思念,已经浓郁到自荐枕席的程度了吗?

    血无相那个狗东西,也许有这个身段——扮成女人的时候。但那家伙的底线咱也摸不透,应该不会这么主动来挑衅自己吧?

    而且,说句不太合适的话,触感很真实。不是盐水袋,也不是硅胶,更不是馒头。

    “讨厌啦!人家真的是金弄玉。”女人似乎有点不开心,“这两位姐姐,跟您的交情都这么好了吗?”

    “一般般吧。还没有交上,说不上有多深的交情。”赵大锤很严肃地陈述事实,并提出疑问,“你以前没这么大吧?最近吃啥了,效果这么好吗?”

    “以前其实也不小,就是不太好意思说,我一直都用束胸。前段时间,就是您晋封了太上皇之后,太后突然送来许多补品。我吃了好多,就成这样了。您是不是嫌我胖了?”

    白骨精什么的,赵大锤最不喜欢。干瘦干瘦的,有什么用?

    胖了好,还是胖了好啊!

    要不,咱点亮蜡烛,来个秉烛夜谈?

    “不要啦!我怕安德浩他们几个笑话我,说我不知羞。”疑似金弄玉的女人,给出了合理解释,也给出了更温暖的怀抱。

    舒坦!再睡会儿!

    “醒醒!太上皇您该用早膳了!”

    “讨厌!让我再睡会儿,和我的小美人多亲近一下。”

    美人?

    人形闹钟安德浩看着趴在枕头上的某人不由得连连撇嘴。

    您那像个猪拱泥似的,在枕头上蹭啊蹭的,口水都浸湿枕头了。

    美人?是美人枕吧!

    “您该起来用早膳了。您不是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早饭嘛。快起来吃饭吧!奴婢还有事情要向您汇报呢。”

    “我不想起来,冷!”

    “不冷不冷。您的衣物都用炉火煨热了,您试试,可暖和了。”

    安德浩都拿出哄儿子的口吻了,再赖床不起,未免也太让人看不起了。赵大锤使尽洪荒之力,终于更衣洗漱用膳了。

    但指间,似乎有点滑腻,还有点余香?

    吃饭的时候,赵大锤特意看了看金弄玉。

    很普通嘛,起码比昨晚差两个级别。

    真的是她吗?还是只是一场冬梦?

    “勒得太紧,对身体不好。”

    赵大锤试探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金弄玉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装!你接着装!

    金弄玉面色平静,没回答这没头没脑的话,安德浩反而接嘴了:“太上皇说的极是。这什么事都不能太紧,紧了就容易出问题。”

    这话说的,就跟你一个曾经是男人的家伙,用过那玩意儿似的。

    “哦,小安子你是有话要说?”

    自从上次被人坑了后,赵大锤的智商直线上升。看谁都是心眼儿多的人,听谁说话都是弦外有音。

    安德浩没那么多的话说,只是替自己的主子觉得委屈。

    上至监国太子,下到满朝文武,合起伙来骗太上皇,真特么不是个东西!以后这朝堂上的破事儿,谁特么再管谁就是孙子!

    “该管还得管啊!”赵大锤很无奈地说道,“你要是任由这些王八蛋胡来,以后想当孙子都难。”

    “那,当啥?”

    “当奴才呗!”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安德浩这个狗奴才,丝毫没有觉得当奴才有什么不好的。

    当奴才多舒服呀!所有的艰难困苦都由主子扛着,咱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伺候好主子,就可以衣食无忧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多舒坦!

    “你不想当一回主子吗?”

    “什么人有什么命,奴婢不敢妄想。”

    看来,鼓动全世界的劳苦大众推翻赵佶的黑暗统治,目前还很难实现。算了,咱且行且珍惜,能享受就且享受一天吧!

    等赵大锤用完早膳,推翻谁的想法就更没有了。

    看看,咱这享受?吃饭都不叫吃饭,得叫用膳!吃两个小笼包子,喝碗稀粥,都得叫用早膳!

    牛掰不?

    要的就是这个范儿!

    “敢叫太上皇知晓!奴婢昨夜查阅了宗人府的玉牌与记录,得知太上皇寿诞就是今日,腊月初一。实在是可喜可贺,天大的喜事啊!”

    “是吗?”

    赵大锤还真不记得了。

    当时太后问起,他就随口说了个日子。至于是不是准确,那就只有天知道了。糊糊涂涂的奶奶只记得大概的月份,后来连月份也不甚明确了。

    吃都吃不饱的小屁孩,过啥生日?

    但现在,咱也算是个有身份证的人了,摆个百八十桌的生日宴,弄个几层楼高的蛋糕,收个十亿八亿的礼物,不算过分吧?

    上辈子净特么给人家掏份子钱了,一次生日和结婚喜宴都没办过,亏啊!

    现在,终于有机会捞一笔了哈!

    看着赵大锤眼里的“金星”,安德浩很无奈地说道:“因为太后驾崩,禁止民间一切娱乐活动七日。此时操办,可能有些不妥。”

    也对哈,赵佶老妈刚过世,你就在这边欢天喜地搞生日趴体,好像有点不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