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81 相见欢
    181相见欢

    在太上皇的极力反对下,各位大臣如丧考妣一样,“很无奈”地收回了“尽孝”的提议。

    说实在话,太后去世了,大家确实有点难过,但绝对没有达到跟死了爹娘似的那么难过。醇酒美人不香吗,谁特么想粗茶淡饭孤零零地一个人过三年啊?

    万一一不小心没忍住,有一个半个的孩子出生了,那就是留给政敌攻击的把柄呀!

    赵桓也未必是真心想吃苦三年,也未必不贪恋醇酒美人,更未必不知道三年不得婚嫁会带来多少负面影响。

    但这个黑脸,不能由他来唱,需要一个足够有分量的人,比如赵大锤就很合适。

    果然,傲慢的太上皇中计了!哈哈,任你再法力无边,也有入彀的时候。

    “你个傻缺,被人当枪使了还自以为很帅!”南宝纳音说话了。

    “咋滴了?我觉得很好啊!我阻止了一场乱命,给大宋免去了很多麻烦,很正面的说。”

    “朝中哪个大臣是傻子,哪个大臣不知道守孝三年是屁话,为什么人家不反对?就你个二货,跟个哈士奇似的,啥都敢往外说。”

    “那为什么……”

    得,咱也甭问了。

    再问,就不是二哈,而是三哈了。

    被人卖了呗,还喜滋滋地帮人数钱呗!还能是咋回事?

    将来,有人说起为什么皇太后的丧制如此简陋,自然就是赵大锤的锅了。都是那个奸佞,毫无感念皇太后大恩的意思,一心只知道省钱,非人哉,非人哉啊!

    要是舆论的风向变了,说一切从简是好事了,人家也有说辞。都是圣母皇太后的旨意,关赵大锤什么事了?

    事已至此,悔之晚矣!

    赵大锤也不能重新让大家再表决一次,让自己变得成熟一点,稳重一点,心理阴暗一点。等他们都赞同的时候,咱也赞同一下,看看谁最沉不住气。

    “这大宋总得有几个傻子吧?就因为聪明人太多,结果才弄得不聪明了。如果可能,我愿意当这样的傻子,一万年!”

    “你说的是真话吗?”南宝纳音似乎被感动了,许久才回复了一句。

    “假的!我特么都后悔死了啊!”

    算了,往事已矣,来者可追!

    多日不见,还真有点想家了呢。

    比如看着老实实则奸诈无比的安德浩,看着老实实则蠢得跟猪一样的大宝二宝三毛,再比如贴身婢女金弄玉。

    许久没见,也不知道长大了没有,从A变成,啊呸,是个头长高了没有。嗯嗯,只是关心个头,而不是其他。

    赵大锤一人得道,他的狗腿子们也跟着鸡犬升天了。

    安德浩为太上皇内宫总管,官面称呼叫内内侍省都总管。下辖俩宝一毛,共计三人。负责太上皇宫里的一应内政和外事。

    金弄玉也由没品级的贴身婢女,变成了四品女官,尚宫。和那个“乌拉拉,乌拉拉”的大长今差不多一个级别。

    属下,无。

    职权,待定。

    “我想死你们了!快来,抱一个!”刚进大门,赵大锤就伸出双臂,希望得到一个温暖的“欢迎礼”。

    俩活宝加一个三毛,傻愣愣地就要迎上去,被都总管安德浩一瞪:“就这点儿眼力劲,以后怎么伺候主子?滚!”

    安德浩脸笑得跟一朵菊花似的,弯腰施礼:“奴婢等恭迎太上皇回宫。金尚宫已经洗漱好了,就等着你临幸呢!”

    说完,还挑了挑眉毛,发了个“你懂的”的表情。

    我勒个去哟!

    这欢迎礼是不是太劲爆了点?

    我还是个孩子啊!你们就这样红果果地腐蚀我,真的合适吗?

    “太上皇,您在说什么呀?奴婢听不懂啊!”金尚宫,也就是原来的金弄玉,被赵大锤紧紧得抱了一下。

    嗯,谁说个子矮没有优势了?

    优势很明显嘛,头部刚好靠在柔软的地方,香香的,软软的,舒服!

    “我是说,你刚缝制的枕头真舒服,还有股子香味。”

    金弄玉嘻嘻一笑:“您真的喜欢这个枕头吗?”

    “嗯嗯,喜欢。”

    赵大锤暗叹一声,我更喜欢那个枕头垫子呀!

    金弄玉轻轻地递过枕头,在赵大锤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有没有变大一点?”

    赵大锤忽然觉得一股热血,分成两路,一路直冲鼻孔,一路直冲那啥。

    冷静,冷静!

    这一切都是幻觉,我还只是个九岁不到的孩子,不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不具备这种功能。

    再说了,隔着厚厚的枕头,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变大?我又不是豌豆公主!

    安德浩那个狗东西公然听墙根,还给出了建议:“敢叫太上皇知晓,凡宗室子弟必先使教养嬷嬷教授人事,务必使之长大以后不会沉湎于女色。”

    “多大的宗室子弟需要上生理卫生课?”

    “呃,十二岁……”

    哦,那就好。我这还差今天才九岁,还有好几年的成长空间呢,不怕!

    “至亲十岁。”

    所谓的至亲,大概就是官家亲生的儿子,似乎也包括亲认的爹?

    “当然。”安德浩深深为自己的主子有这份荣耀而荣耀,“这不,宫里的冰清玉洁两位嬷嬷已经来了。”

    “不合适吧?我还不到九岁呢。”

    “马上您就过寿诞了,那就是实打实的九岁了。再说了,今年打春早,已经算是过年了。那您的虚岁就是十……”

    安德浩说不下去了,因为赵大锤已经把皮裘一甩,秋衣秋裤一脱,钻进被窝里了。

    赵大锤眼睛还忽闪忽闪的,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么个上课法吗?我年纪小,没见过啊!”

    【卧槽!这业务很熟练呀!】

    【哎呀,不堪入目,不堪入目呀!抓紧时间截屏!】

    【好家伙!锤锤的业务能力很强,可以当导师了吧?】

    【个人认为,锤锤德艺双馨,赞同的排好队形!】

    【赞同,一万个赞同!】

    也有不赞同的发声了:【这么个玩法,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锤锤,醒醒!别跟懂王似的,被永久封号了!】

    【就是!你再搞这些不健康的,我见一回打赏一回!】

    南宝纳音发出超平台消息:你们以为叫冰清玉洁的就一定是美女吗?想一想如花似玉吧,骚年们!

    等冰清玉洁进来了,赵大锤才知道,为什么系统那个狗比暂时屏蔽了自己的发言,连暂时关闭直播都做不到。

    这特么就是个坑啊!

    谁说冰清玉洁是形容一个女人的品格、气质,甚至是容貌的?它在有些时候,是可以形容旁观者的心理感受的。

    看到这两位嬷嬷,任你再骚动不安的心,都得像被浇了一桶冰水一样。瞬间心里没有了一丝旖念,只剩下冰凉,清冷。

    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玉石一般的温润君子,洁净啊!

    那两位嬷嬷,躬身一礼,开始宽衣解带。

    “好汉住手!”

    赵大锤一咕噜坐起来,哦,走光了,赶紧用被子包起来:“你们不用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啊!”

    幸亏那两位嬷嬷没有说,“你喊啊你喊啊,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经典台词。要不然的话,赵大锤非得穿上秋衣秋裤夺路而逃不可。

    其中一位嬷嬷微微一笑,倾倒了无数的城:“太上皇无需惊慌。奴婢等就是靠这个模样混饭吃的。

    正因为如此,方可使贵人们知晓,红粉佳人也不过是一具臭皮囊。”

    旁边那个跟骷髅相似度极高的嬷嬷说道:“观世音曾以红粉相肉身布施,忽现骷髅之身,取大欢喜之后大寂灭之意。诚如是哉!”

    虽然听不懂她说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谁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咱也别太过分了,给人家个台阶下吧!

    赵大锤裹紧心爱的小被几,单手竖到胸前:“阿弥陀佛,上帝保佑,贫道已经开悟了。多谢二位嬷嬷教诲,从今以后定当远离……”

    安德浩像是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一样,指着赵大锤:“太上皇,你……你……”

    “无妨无妨,贫道穿有裤衩子……”

    卧槽!忘了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