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80 我能做一回坏人吗
    180我能做一回坏人吗

    送走了先帝的小三,迎来了先帝的儿子,赵佶。

    “父皇,孩儿心中悲痛欲绝,想为太后守孝三年,今后的朝政,就要烦劳父皇了。”

    这都啥啥的,都一个个往外跑躲清闲,合着我就该替你们拼死拼活地干活是吧?

    特别是你这个赵佶,就不怕我谋朝篡位,坐在龙椅子上不起来吗?听说,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哟!

    “如果父皇真的想坐长一点,儿臣就是逊位又有何不可呢?”

    好像突然有点四大皆空的赵佶,很是空灵地一笑:“终归是我们赵家人,终归是我华夏子民,总不至于少了列祖列宗的血食吧?我相信,父皇是一个好人。”

    好人咋啦?好人就该被你们使唤来使唤去,支使得跟个陀螺似的?

    “你们就是想偷懒!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

    我自己浪的飞起的时间都不够,还替你管朝堂里那些头发丝儿都能当哨子吹的人?

    “头发丝,当哨子吹?”

    “我家乡俗语,形容一个人虚伪到了极点的意思。”

    这时候,赵佶也不去管赵大锤的家乡到底是哪嘎达的了。他现在只想尽孝,好好地给太后守三年孝,来弥补他内心的亏欠。

    也许,还有对朝政的厌烦?

    “太后好像有懿旨,说是一切简办。官家只需守孝一月,民间哀悼七天即可。”

    太后真的是个很低调的人,为了不让她的去世影响赵氏集团的正常运转,给出的祭奠时间都很短。

    普通员工和百姓只需要斋素七天,她儿子纪念一个月就行了。

    跟那些巴不得大家都为她哭死的人不一样,很不一样。

    既然赵佶要给这么一个伟大的女性守孝,咱能说什么?那就咬着牙认了吧!但常言说得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个人受苦不如大家都受苦。

    怎么着也得拉个垫背的吧?

    谁最适合垫背,自然非太子赵桓莫属了嘛?

    赵桓是个好太子,就是当太子的时间太长了,有点心急。

    从他被立为太子,已经整整十三年了啊,人生又有多少个十三年呢?他都二十四岁了,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

    父皇依然是父皇,他依然还是太子,迟迟不能继位。

    也不是说,赵桓有多么的狼心狗肺,希望赵佶早登极乐。但除了继承之外,不还有个很好听的禅让嘛?

    父皇,您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呢?

    这两年,父皇的精力一天不如一天,似乎希即将到来。没成想,天上掉下个赵大锤,辈分还挺高。

    先是皇叔,后来直接就是太上皇了。赵桓的地位,一下子就从儿子变成孙子了。他心里那个膈应啊!

    现在,皇祖母去世了,父皇伤心过度不能理政,命俺监国,这可真是太,呃,伤心还是要伤心一下的,免得旁人说咱不孝。

    可,让太上皇辅政是几个意思?

    朝堂之上,到底该听谁的?

    “听我的!”赵大锤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是名正言顺的监国太子,你就应该坐在左边上席。”

    赵桓有点不好意思:“您是太上皇,孙儿理应尊您坐上席。”

    “你再客气,我真的坐了呀?”

    “呃……那,孩儿就不客气了吧!”

    为了坐在哪里,两个人像一对傻逼似的,试探来试探去,试探得朝臣们都快睡着了。

    你们准备忽悠到啥时候,这还有一大堆正事儿要办呢?

    好在,飘了许久的尘埃终于落定,以监国太子赵桓居左,太上皇居右而告终。

    既然太上皇要低调,那咱们就和太子请示吧!顺便,考验一下太子的执政水平。如果不是太差,试着交好一下也无妨。

    官家终有老去的一天,给后人结个善缘也是不错的嘛!

    首相白时中启禀道:“今日主要的议题是,关于圣母皇太后的丧礼应该如何办理。诸位同僚,以为然否?”

    这话没毛病。

    敬爱的太后驾崩了,就应该让太后风风光光地来,风风光光地走。眼下我大宋国力强盛,四夷宾服,正是要大显我国威的时候。

    “我问一句哈,扬国威和大操大办丧事有什么联系吗?”

    穷鬼出身的赵大锤,不是很能理解。

    这是丧事啊,你搞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咋那么高兴呢?

    “当然有关系了。”赵桓可不想,自己的第一个命令就被否决了。

    当年有个皇帝修宫殿,穷得叮当响,还要往富丽堂皇了去修,说是要壮我声威。后来前唐的李隆基,更是把宫殿盖得无以复加。

    奢侈浪费,有时候是必须的。

    “好吧。”

    既然大宋不差钱,那就多来几盘“八斤重的大龙虾”吧。太后人不错,给她办的体面一点,也不是不行。

    可这百官斋戒三个月,禁婚嫁三年是个什么鬼啊?

    太后是自己的娘,不是天下人的娘,大家没必要陪着赵佶一起吃苦。三个月都吃素还无所谓,反正老百姓平时也没多少肉可吃。

    可这三年禁婚嫁,就实在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痴男怨女,会因为你这个狗屁不通的命令而独守空房?

    三年不结婚,也就意味着三年里面没有孩子出生,对于人口增长也很不利。没有足够多的人,将来谁替你们老赵家打工,打仗?

    这样一比较,还是太后她老人家想的周到。

    赵桓这个急于表现的小屁孩,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

    赵大锤勾勾手:“太子,你过来,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赵桓得意一笑:“皇爷爷,您是不是要夸我孝顺呀?都是我应该做的嘛!”

    “你靠近一点,我够不着抽你。”

    “呃……”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啦!”赵大锤眼中寒光一闪,“要不是老子已经做好人了,我特么今天抽死你个王八蛋!”

    赵桓吓得往后一退,想起了一段屈辱的历史,错愕地说道:“皇爷爷,孙儿今天没做错什么吧?”

    想表达孝心的方法有很多种,花点钱也不算什么。就算是大操大办,铺张浪费了一点,也不要紧。

    但你拿国计民生完成自己尽孝的好名声,是不是有点不要脸呢?

    看太子有点怂,李邦彦上前一步:“臣启奏……”

    “滚一边去!”

    “太上皇因何如此霸道?”李邦彦据理力争,“我大宋自立国以来,从不禁止士大夫谈论朝政。”

    赵大锤那个气啊!

    这货的戏份早已经演完了,早就应该领盒饭了,为什么还在这里?这是跟谁潜规则了,才能一再加戏吗?

    制片,制片死哪儿去了?你再这样玩,我就开始耍大牌了呀!

    李邦彦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死样子:“太上皇也知道太子孝心有加,何不成全了他这一番孝心呢?”

    孝义的大帽子之下,谁能说什么呢?

    所有人都躬身行礼:“请太上皇成全太子的孝心!”

    看着这些愚昧无知的古人,赵大锤哀嚎一声:我能做一回坏人吗?我想把他们全给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