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78 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上)
    178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上)

    据说,有个狗屁的哲学三问,其中有一条就是“我是谁”。

    现在太后问起这个问题,赵大锤却没有一点的犹豫:“我是赵大锤呀!”

    太后已经病得神志不清了吗?我是赵大锤,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不,你不是!”太后的眼里露出异样的精明,“你也许真叫赵大锤,但你绝对不是那个赵大锤!”

    卧槽,露馅了?

    脸皮厚的人,抗打击能力都比较强。

    赵大锤嘻嘻一笑:“这个也是我,那个也是我,世间只有我一个赵大锤。”

    “也对。如果只是那个普通的赵大锤,上天又何必派你来到大宋,来拯救这个即将败落的国家。”

    上天?

    不是系统派来的吗,怎么还扯到上天了?

    “你以为,太后为什么会突然想起你了呢?”不用说,这么欠抽的腔调,一定是机器人九号,艺名南宝纳音的家伙说话了。

    更不用说,她这么嘚瑟的语言,一定是他们公司来了个潜意识植入,让太后以为自己想找赵大锤。

    “没那么夸张,就是让她简单地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长相模糊的人,对她说,想救大宋,必得大锤。”

    太后在宫里整天宫斗,就这么容易被骗吗?

    就她刚才那几句,没点脸皮的人还真不一定能hold住。

    “嘻嘻,人类的脑补能力强,她自己就把那个形象脑补成她老公了,怪谁呢?”

    既然是被太后召唤出来的,那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摊牌了,我就是你想要的赵大锤,但也确实不是原来的赵大锤。我来自地球,啊呸,是另一个时空。”

    也不知道太后听明白了没有,估计是不太明白,因为她还在纠结,赵大锤是不是姓赵的细枝末节。

    “我确实姓赵,也确实叫赵大锤。而且,你们眼里的权势富贵,在我眼里就是个游戏装备。有了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也许是解开了心结,也许是系统给的药物起了作用,太后的精气神一下子就好了很多。因为癌细胞扩散而肿胀的肚子,也慢慢开始缩小。加上巨量止痛药的作用,太后也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父皇,您可真是妙手回春呀!母后这是算痊愈了吗?”高兴的赵佶,喊起父皇来也不带打磕了。

    赵大锤摇摇头:“我不是药神,你救不了你母后。我能做的,不过是让她最后几天不那么痛苦罢了。”

    赵佶已经遍访天下名医,得出的结论都是,太后已经病入膏肓,回天乏术了。原本想着,神奇的赵大锤会有不同的见解,没想到还是空欢喜一场。

    “还有多长时间?”

    “不超过七天。”

    看电视的时候,瞧见那些冷冰冰的医生给病人下最后通知,总觉得是那么地可笑。但临到自己身上了,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啊!

    赵佶的心理素质明显要好一些,他毕竟见得多了。

    他爹英年早逝,他妈英年早逝,他哥也英年早逝。正因为有这些人的早逝,才轮到他坐了帝位。

    再者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太后她老人家虽然没到古稀之年,但也已经算是长寿了。可以了,没受罪就行。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陵寝早已经准备好,寿材也是最高端的,再命令织造处火速赶制寿衣,成立治丧委员会。

    似乎一切都万事俱备,只差太后这个女主咽下最后一口气了。

    事事亲力亲为的赵佶,忙得不可开交。

    怕陵寝漏水,怕寿材被虫蛀了,怕织造处偷懒,每个地方他都要跑一趟。等歇了下来,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天。

    “太后近日可好?”

    “精神矍铄,欢声笑语不断。”某个藏在暗处的人说道。

    “太上皇呢?他又在做什么?”

    “陪着太后打牌。”

    打牌?

    赵佶笑了:“莫不是斗地主?”

    “非也。说是叫麻将的一种游戏,需四人方可开局。”

    “四人?”赵佶微一思索,“够资格和太后与太上皇打牌的,想必也是身份不一般的吧?可是白相和李相?”

    “第一天是,但二位相爷因为公务繁忙,不得不退场,由太子和四王子顶替。”

    白时中和李邦彦也是浪荡不羁的汉子,什么时候这么勤于政务了呢?

    “因为输的太惨了,二位相爷的家产都快输光了。”

    赵大锤这个狗东西,居然敢假借太后的名义捞钱?

    想也想得到,二位相爷打牌时候的难处。想赢又不敢赢,能赢的牌也得拆散了往外打,不输得当裤子才怪呢?

    “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太上皇一人通吃。后来,太后她老人家学会了吃上家、堵下家、碰对家,就剩太后一个人赢了。”

    “走,看看去!”

    听说太后他们玩得很开心,赵佶心里也有点痒痒的。

    到了地方一看,差一点没把赵佶的鼻子给气歪了,这都是什么鬼啊?

    整个现场乌烟瘴气,参与人员神态狰狞。就连一向典雅端庄的太后,居然也是钗歪发乱,不修边幅起来。

    更可气的是,旁边的案几上,居然还有没收拾走的杯盘。

    御膳房和宫人都死了吗?连一个长眼色的人都没有?

    “皇儿,你来了哈!”

    太后似乎抓到了一副好牌,非常得意地说道:“你看,母后这副牌,一定能很快听牌,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赵佶是玩中高手,学什么玩意儿都快。

    粗略一听,已经知道了麻将的玩法。再看太后这手牌,夹张八万,已经出来三个了,实在是不知道好在哪里。

    正犹豫着呢,下家的赵大锤扔出来一张八万,太后喜出望外正要推牌,上家的赵楷大笑三声:“哈哈哈,和了!”

    卧槽,这是被截胡了吗?

    太后眼睛瞪大,指着赵楷这个逆孙:“你个王八蛋,敢截老娘的胡?”

    赵楷一点都不害怕:“皇爷爷说了,牌场无父子。该赢的时候,就是老子娘也得赢!”

    “好好好,你个王八蛋是活腻了吧?”赵佶一把就把赵楷给薅起来,“滚一边去,看老子是怎么个打牌法。”

    “我不!”赵楷较真的毛病犯了,“他们还没给钱呢?”

    “你们还赌钱?”

    “不赌,不赌。”太后笑呵呵地说道,“来,乖孙子,奶奶给你。”

    说着,太后从袋子里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递给赵楷:“知道你眼馋这块玉佩很久了。这还是先帝爷在世的时候,赏赐给我的。今天,就给你了。”

    太子赵桓的眼睛都红了,嫉妒的。

    这么一个重要的东西,就这么给赵楷了?凭什么我赢的时候没有呢?

    “都有,都有。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争的呢?”

    太后笑眯眯的跟个散财童子似的,又掏出来一块玉佩:“这是奶奶小时候,我娘送我的贴身玉佩。给你可好?”

    赵佶不乐意了:“母后为何偏爱孙子,而对儿子视而不见呢?”

    “哈哈。皇儿富有四海,还差为娘这一块不值钱的玉佩吗?”

    赵佶点点头:“缺呀!但孩儿更想母后能够长命百岁,让孩儿能多尽尽孝心。”

    “说那些丧气话做甚,且看为娘大杀四方,让你们的兜里全都精光光。开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