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77 常回家看看
    177常回家看看

    赵佶批复的圣旨还没到,八百里加急飞鸽传书的家信已经到了。

    嗯,没错,就是家信。

    因为那抬头是“叔父亲启”,落款是“侄儿佶”,和一般的家信无异,就是短了点。这不怪赵佶偷懒,怨只怨鸽子太小,带不了几张纸。

    如果按赵佶的想法,多写几张也是要的。

    但现在,只能千言万语化成几句话,爱我中,呃不,是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不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

    呕,这几句太煽情了,直接跳过。

    没想到下面几句不煽情,改成暧昧了。

    什么叫“母后思念成疾,茶饭不思,夜夜入梦”?

    不会写小黄文,就别学人家玩暧昧!你这一股子抠脚丫子的味道,能撩动了谁的心弦?

    “那个张邦彦呀,你辛苦了,要不你先下去歇着?”对着连夜送信的“快递小哥”,赵大锤客气了一下。

    那快递小哥一脸的恼怒:“下官张邦昌,忝为转运使,还不敢祈求太上皇赐名。”

    “哦,张邦昌呀,你叫啥不重要,反正我也记不住。”

    赵大锤随口敷衍,再仔细看了一下赵佶的亲笔信。

    好字,好字啊!情真意切,用笔饱满,如果能够流传到后世,一定可以冠名“叔父贴”,做为书法名篇流传下来。

    可惜了,带不回去啊!

    “下官还有官家的口语代为转达,等话带到了,自然也就走了。”

    哎呦,这还是个懂鸟语的人才?就是不知道会几门外语呢?

    “太上皇此言何意?下官不是禽兽,不懂鸟语!”

    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羞辱的张邦昌,要不是打不过赵大锤这个“活神仙”,早就出手把他给掐死了。

    世外高人,张邦昌也见过,没一个有赵大锤这么可恨的。

    知道您法力高深,但能不能照顾一下俺的感受呢?

    俺好歹也是两榜进士、三品大员,您一见面要么是羞辱谩骂,要么就是直接无视,就不能尊重俺一下吗?

    “张大人,不要误会。就您吃得那圆滚滚的样儿,我也不能把你给看扁了呀?”

    “您还是在讽刺我!”

    “少废话!面子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的!你再叽叽歪歪纠结这些有的没的,老子大嘴巴子抽你!”

    看赵大锤山大王脾气发作,张邦昌也不多说,把自己接到的口信和脑补的消息一股脑地都说了出来。

    太后,可能要不行了!

    此番官家寄来家信,一则是真得很思念太上皇,二嘛就是想请太上皇施展无上妙术,给太后延续寿命。

    “你好像挺希望我回去的样子,为什么呢?”

    不等张邦昌回答,赵大锤就给出了答案:“你想等我走了之后,把我的财产都划拉到你的兜里,谋夺我的公司?或者说,你想进一步谋夺大宋江山,想当皇帝?”

    这话从何说起?

    我区区一个文官,手无一兵一卒,靠嘴夺江山吗?

    “机会来了,说不定你可以靠膝盖混个皇帝当当,谁知道呢?”赵大锤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眼下,你就有个大好的机会。想不想抓住呀?”

    “不想!”张邦昌斩钉截铁地说道。

    赵大锤给的机会,一定都是送命的机会,坚决不能要啊!

    “下次说‘想’的时候,不要放屁。你那前面加了长长的‘不’,容易引起误解。就这么定了,我回汴梁期间,你就是梁山集团的代理董事长,责任重大哟!”

    张邦昌无奈地摊摊手,我能说什么,你喜欢就好。

    代理就代理吧,反正就梁山这一帮子乌合之众,也没什么大事发生。以本官管理地方的能力,区区数千流民而已,还收拾不了他们了?

    “等我回来,如果有一个人对你有意见,我就砍了你一肢。有五个人对你有意见,我就砍了你五肢。”

    张邦昌仰天长叹,天啊!下官这是被逼上梁山了啊!

    公开任命了代理董事长之后,赵大锤展开无上神通——向系统购买的——瞬移,眨眼间就到了皇宫,赵佶的书房外。

    “何人竟敢擅闯……”

    李秋水见有人闯进皇宫,不由大为紧张,待一看是赵大锤,又恢复了稳如老狗的状态:“哦,是太上皇呀。”

    “别客气!说实话,我还是觉得皇叔好听。这太上皇的称呼,感觉跟个老头子似的,很不吉利的。”

    “官家执意如此,老夫又能如何?”

    李秋水习惯性地翻翻死鱼眼,对赵大锤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非常不屑。

    皇叔再牛,他也只是个臣子,哪有太上皇牛掰?这主子的主子,谁都管不了呀!

    还真别说,一段时间没见李秋水,还真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这就是朋友的味道吗?

    “呵呵,老夫一介奴婢,可不敢高攀。”

    “你这是谁家的奴婢这么牛气呢?你非要说自己是奴婢,来,给大爷乐一个!”

    “你……真是不知所谓!”李秋水愤愤地一甩袖,前头带路。

    说归说,闹归闹,李秋水心里明白。赵大锤以这种魔幻的方式回来,那是真心着急了,是真正挂念着太后的身体状况了。

    小屁孩,还是挺知道好歹的嘛!

    不像他那个狗屁师兄,简直就是一个油盐不进,没有一点人情味的老魂淡。

    等见了太后,赵大锤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子。

    几个月没见,雍容华贵、精神饱满的太后已经形容枯槁,面如死灰了。脸上带着一股黑气,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死气。

    赵大锤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在另一个世界无牵无挂,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太多挂牵。

    在他的心里,眼前这一切,就像是个游戏,一个弥补缺憾的游戏。所有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都像是一场梦。

    但带他进入游戏的导师——不是南宝纳音那个狗比系统,也是他在这个世界感受到的第一缕善意,非太后莫属。

    这么一个善良的人,也逃不过阎王爷的魔咒吗?

    见赵大锤什么话都没说就先哭了起来,赵佶满心欢喜一下子就变成了失望,痛苦,还有深深的自责。

    无所不能的太上皇都没招了,难道是说母后没救了吗?

    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不多陪陪母后,而去计较朝堂中的蝇营狗苟呢?

    赵大锤也是,你就不能早点回来看看?如果早点治疗,母后的身体也不至于垮得这么厉害!

    都怪你!

    “皇儿,不得对太上皇无礼!”

    “官家说得对。如果不是我在外面贪玩,也许太后的身体还有办法。”

    赵大锤也很自责,怎么没早给太后来个全面体检呢?现在,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她得的是妇科病,因为讳疾忌医已经转化为癌症了,晚期。”

    “我出钱,多少钱我都出!”

    “不是钱的问题。如果能安排个手术,把癌变的地方切除,再辅以药物治疗,大概还能多活几年。”

    “那就安排啊!”

    “一个公司只能安排一个人进入一个位面,臣妾做不到啊!你能自己主刀吗?”

    这可是开膛的大手术,根本不是赵大锤这二把刀能胜任的。一个不慎,太后直接就归天了,还不如不手术。

    看赵大锤冥思苦想,急得团团转,太后笑了:“好了,别发愁了。老身年轻时出身低微,有了暗疾,怪不得别人。这些年享尽了荣华富贵,也没什么遗憾的。”

    “母后,您别再说了!”赵佶泪如雨下,心如刀绞。

    太后虽非生母,但胜似生母,都是自己不孝,才不能让母后多享几年福。

    “皇儿,你做得已经很好了,真的。但你不该对大锤心存疑虑和怨气,如果不是大锤,咱们可能……”

    太后身体虚弱,喘了几口气,接着说道:“你以后要听大锤的话,要当父亲来看待呀!他不会害你的。”

    “是,母后!”

    赵佶挪到赵大锤面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儿臣参见父皇。”

    “这……”

    赵大锤懵逼了,这么大的儿子,我认下了,合适吗?

    太后欣慰地笑了笑:“合适,当然合适!现在,皇儿你先出去,我和你父皇有几句话要说。”

    等赵佶出去了,赵大锤也明白了认干爹的含义。

    不就是怕自己将来有什么想法,跟影响了赵佶一脉的传承吗?我会看得上这俗世里的荣华富贵?

    “不是那个意思。”太后摇摇头,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