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71 只有吃饱了才算是活着(上)
    171只有吃饱了才算是活着(上)

    隔壁饭馆的王老板曾经说过,唯美食与美人不可辜负。

    他的意思是说,美人属于稀缺资源,你个穷鬼就不用想了。但咱这里有美食呀,快来享用吧!

    虽然有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好歹也算是广告软文,一碗鸡汤了。

    尽管老王不卖鸡汤,也不是那个隔壁的经常助人为乐的老王,但他家的酸菜鱼是真心不错。

    赵大锤上辈子偶尔阔绰了的时候,比如买彩票中了一百块,就会跑过去要一小份的酸菜鱼,就着各种化学调味品和吃化肥长大的草鱼,美美地喝上一瓶。

    有时候“情到深处”了,还会喃喃地对着那半条死不瞑目草鱼说上几句知心话。

    比如,“你为什么张着嘴呢,想亲亲吗?”

    又比如,“你个单身鱼,被宰了吧?和我一样是个撒币啊!”

    还比如,“是谁杀了你?我要给你报仇,我要弄死他全家!”

    可能是赵大锤说的话过于惊悚,后来老板死活也不让他进门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欠的账太多了。

    但吃鱼,吃酸菜鱼就成了赵大锤的执念。

    等老子有钱了,点两份酸菜鱼,吃一份带一份,气死你们这些连个盘底子都不知道剩下的家伙!

    眼巴前,看见阮小七以一己之力捕获了这么多的酸菜,呃不,没酸菜只有鱼,赵大锤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给老子来一百份酸菜鱼!”

    现在咱阔了,再不能只局限于两份了。

    要玩,咱就玩个大的!

    早早待命的伙夫懵逼了。

    酸菜鱼酸菜鱼,顾名思义就是酸菜和鱼放在一起煮,主料还是鱼。

    蛋是,酸菜是啥?

    “酸菜就是腌的酸不拉几的白菜。这都不知道,怪不得你只能当伙夫呢?”

    腌菜啊,这倒是知道。

    南方湿热,蔬菜肉类不易存放,便有人以盐腌制,图个过冬的时候也有口吃的。

    就算是不吃,挂在门口也显得气派。

    蛋素,白菜是个啥?

    “白菜啊,就是一种长得比较白的菜。我特么跟你解释得着吗?等着!”

    因为怕惊骇了这些土鳖,赵大锤特意跑到一个环境整洁、闲人免进的地方,噗噗噗,接连放,啊呸,接连搬运了好几缸酸菜出来。

    全是老坛的,全是晒狗粮一百八十天的,全是无天然、纯污染的化工制品。

    可不敢吃过于高档的,一来嫌贵,二来怕晕菜,晕酸菜。

    这要是吃了过于干净和高营养价值的东西,而导致身体不适,丢人可就丢到一千年以前了啊!

    那个狗胆包天的伙夫,有眼不识金镶玉,对着赵大锤高价买来的酸菜说三道四:“大王,这东西喂猪喂狗都不吃吧?这玩意儿都臭了呀!”

    “臭了吗?不能吧!”

    添加了巨量防腐剂添加剂色素的东西,会被区区时空隧道给破坏了?不客气地说,就算是地球毁灭了,这些酸菜也不会坏!

    赵大锤捞起一把,仔细闻了闻,嗯,香!就是这个味儿!

    “咦……”

    看见赵大锤满脸享受的模样,大家伙儿吓得齐齐退后了一步。

    城里人的爱好真奇特,居然喜欢这又酸又臭的东西。那颜色,有黄有绿,跟那个啥……

    呕,让我先吐一会儿!

    既然赵大锤念念不忘的美味,不符合大众口味,赵大锤也不强求。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们这些土鳖不知道这东西的好,那就别怪我吃独食了哈!

    “您请,您请,千万别客气。”

    按照记忆中的印象,赵大锤给自己煮了一份酸菜鱼。

    鱼是好鱼,梁山湖特产,纯天然无污染,拒绝人工养殖和添加饲料。酸菜也是好酸菜,一点腐烂变质的都没有。

    先爆葱姜蒜、花椒大料,再下鱼肉和酸菜。

    等出锅的时候,那个酸爽,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赵大锤吃着吃着,忽然黯然泪下。

    这是咋地了,被臭哭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吃着芥末了,辣着眼了。”

    赵大锤擦了一把眼泪,发奋努力,把那一小份酸菜鱼吃了个干干净净,连汤都没有剩下一口。

    去特么的前世今生,去特么的逝去的青春,且行且珍惜吧!

    酸菜鱼的酸爽,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那就来个大家都能接受和喜欢的吧,熬鱼汤。

    唯恐大王逼迫自己吃shi的众人,一听说是这种老少皆宜的美味,纷纷表示,这个可以有!

    鱼汤这个东西,最重要的是鱼。只要鱼好,你就是只放点盐和麻油,也是难得的美味。就是,不太挡饿。

    混了个水饱,喝了一肚子的鱼汤,两泡尿就全都没了。而且这玩意儿只适合炖个鲫鱼之类的小鱼,图它个鲜味。

    想吃饱,就只能吃大鱼了。

    而且小鱼刺多,吃的时候需要很小心,没有大鱼来得痛快。

    大口吃肉,方显英雄本色。

    小心翼翼地挑刺,然后再小口喝汤,你是哪家的英雄好汉?还是回去绣花得了!

    上好的菜油一烧,勾了芡的大块鱼段往锅里一扔。噼里啪啦一炸,香味也就出来了,把那些孩子馋得,围着油锅打转。

    “嗨,这都谁家的孩子?退后!”伙夫如同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挥斥方遒,呃不,漏勺,“小孩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吗?”

    那些彪悍的北方人,居然没有一个敢犟嘴的。急忙把自家的孩子往后拽,还一个劲地赔不是:“您别见怪,怨我怨我。”

    “这油锅,岂是随便可以靠近的?”

    伙夫更加傲娇了,俨然就是“后厨重地,闲人免进”的大厨风范。

    “去你大爷的!”刚吃完酸菜鱼,还打着饱嗝的赵大锤抬腿就是一脚,“炸好的鱼块,就不能先给孩子们解解馋吗?”

    尽管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质疑和侵犯,但那伙夫也不敢反抗,只能辩驳道:“我是怕烫着他们了。再说了,这要是都被小孩吃光了,大家吃啥?”

    “我们不多吃,就一个人一块,呃不,两个人一块。好不好?”一个鼻涕直淌的小孩,畏畏缩缩地说道。

    “吃!放开了吃!”赵大锤感觉很屈辱,很丢人。

    特么的,吃个炸鱼块而已,还吃得紧紧巴巴的,咱还算是个穿越者吗?

    “我们吃多了,我们的阿爹阿娘就没有了。就两个人一块,谁也不准多拿!”

    那鼻涕虫小孩儿,俨然是个孩子王。一声令下,莫敢不从。

    那些孩子一个个地排好队,很乖巧地两个人拿一块,站在旁边小心翼翼地剥开,一替一口地吃了起来。

    吃光了鱼肉,还不忘把手上的油脂舔干净。

    有稍大一点的,还把鱼骨头放到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碎了,咽下去。

    但那个鼻涕虫小孩儿不一样。

    他一个人拿着一块鱼肉,站在那里,既不吃,也不和别的孩子分享。

    “你怎么搞特殊呢?”赵大锤嘻嘻一笑,“人家都是两个人一块,你自己独得一块,合适吗?”

    那小孩还没有回答,旁人已经替他解释了:“合适合适!他还有个瞎眼的妹妹……”

    “你妹妹才瞎!你全家都瞎!”那孩子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忽然暴怒起来。

    “你这小娃娃,咋不说人话呢?”

    好不容易才逮到出场机会的屠夫,上前就是一巴掌:“大王说了,以后咱们都要讲礼貌,使用文明语言。”

    “你怎么打人呢?”那小孩眼泪汪汪地,“大王不让打人!”

    “呃……这是教训你,替你爹教训你!”

    “我爹死了。”

    “那我就替你娘教训你。”

    “我娘也死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