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63 推一把,让他去死(下)
    163推一把,让他去死(下)

    李四势单力孤,双拳难敌四手,经不住那么多的人拉偏架,已经节节败退了。

    路见不平一声吼,赵大锤适时大喊:“把这些人都给我分开,让他们冷静一下!”

    看见一圈人拎着水桶、盆什么的要上来,闹腾的人群立刻分开了。

    这天已经够冷的了,咱们还是不用再“冷静”了吧?刚才那一通水泼的,已经让大家很冷静了,都直打哆嗦了呀!

    杜富还是有点脑子的,知道今天被人算计了。但他还不愿意放弃,就试探着问道:“大王能不能让我们回去换身衣裳,也解决一下寨子里的问题呢?”

    “可以啊!”赵大锤很随意地点点头,“刚才走了水,没办法才用水泼的。我也没准备那么多的衣服给你们换,对不住了哈!”

    管你是不是满嘴鬼话,只要你肯放我们走,什么样的账都留待日后再说。如果现在还计较那些有的没的,今天来的人恐怕一个都走不掉。

    难得这位小大王犯糊涂,风紧扯呼呀!

    看着呼啦啦走掉的群匪,韩世忠不是很明白:“现在放他们走,无异于放虎归山,回头收拾起来可能要多费力气呀!”

    “虎?”赵大锤轻蔑一笑,“他们能算得上老虎吗?最多也就是个HelloKitty。想弄死他们,爷只需要动动小拇指就够了。”

    吹牛嘛,反正不上税。

    韩世忠又不知道,现在的某太上皇那是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没了系统加持的赵大锤,也就剩个锤子了。

    要不然,直接突突了他们,还用得着费老鼻子劲玩什么心眼儿?

    心眼儿本来就不多,再玩坏了咋整?

    【锤锤,相信自己,你已经够坏了!】

    【胡说!锤锤是个好人!】

    【呸,他就是好人里头挑出来的。】

    【他一直在收拾坏人啊,怎么不是好人了?】

    【他能收拾坏人,说明他得有多坏?】

    【眼下,这么仁慈的做法,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啊?】

    【放心吧,锤锤憋着坏呢,我还不知道他?】

    “我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等一下比较好。”对迷茫的韩世忠和屠夫,赵大锤如是说。

    “等啥?”

    “等他们杀得差不多了,你们就进去,看哪个膘肥体壮的还站着,就一刀捅死。”

    “躺着的呢?”

    “别浪费刀了,用脚踩吧!”

    半信半疑地韩世忠和屠夫,领着一群人又跑到了二龙山下,等着当那个得利的渔翁。

    “你信太上皇说的话吗?”韩世忠问屠夫。

    “我信。”

    “就没有一点怀疑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太上皇终究是个人,难免有出错的时候。”

    “不!他不是一个人。”

    好吧,脑残粉的脑回路是不一样的,那就且看看“地王”和“人王”到底会不会火并,到底鹿死谁手了吧。

    果然,赵大锤再一次蒙对了。

    刚进了寨门,杜富左手就搂着李四笑道:“以后,你当老大好不好呀?”一把尖刀,已经朝着李四的肋下狠狠扎去。

    傻人有傻福的李四烦躁地一扭身:“别瞎套近乎,你也不是什么好东……”

    李四只觉得腰间一痛,那尖刀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

    李四大怒,一拳头捣出:“杜富你个王八蛋,害了老大不够,还想害我?弟兄们,操家伙了!”

    李四虽然是个憨憨,但平时为人仗义,也收拢了不少小弟。

    杜富仗着会说话,拉拢的人数比他要多,也不害怕他喊人。刚好趁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从今后这二龙山就是俺的地盘了。

    李四虽然人少了点,但胜在他能打啊!他一个人豁出命来打斗,就能顶十来个喽啰的战力。

    既然都已经暗下杀手了,也别管什么结义兄弟之情了,杀吧!

    乒铃乓啷,一通乱战。

    等韩世忠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可以上去捡漏了,战局也就告一段落了。

    杜富已经被人打得吐了血,躺在地上只会哼哼了。

    嗯,太上皇说了,躺地上的踩死,不用刀。

    大家伙一人一脚踩过去,杜富就彻底死翘翘了。

    其他的,还能站着的,不管你是受伤还是完好无损的,一顿乱刀砍成肉酱,将来好打扫卫生。

    呃,怎么还有个坐在椅子上喘气的?

    这又不是站着,也不是躺着的,太上皇没交待啊?

    屠夫笑着看了一眼:“这个愣小子,命还挺硬,先留着吧。”

    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又都内讧了这么长时间,战力值几乎为零。不大会儿功夫,就被蓄势待发的兵丁们,如砍瓜切菜一般杀了个干干净净。

    “卧槽,你们都给杀了?”屠夫有点不太相信,“这里面说不定还有个把好人。这么就给剁了,是不是有点,有点那啥?”

    想骂赵大锤太冷血,感觉不太合适,屠夫只能说“那啥”了。

    “太上皇交待,凡是手持兵刃者,都是喝过血的坏人。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宰了干净!”

    韩世忠是个标准的军人,没那么多的仁慈心。

    帮助那些可怜人还不够呢,哪有时间甄别他们是不是该死?以律判刑,那是官府的事儿,咱们不管那个!

    “行吧。好歹还有没拿兵刃的,总有几个活口吧?”

    “没有啊!都是汉子,一个娘们,呃不,一个妇女都没看见。”

    说也奇怪了,人家的土匪窝里都有几个压寨夫人啥的,这里怎么没一个呢?难道,他们平时都是……

    嘿嘿,不可说,不可描述啊!

    “管他呢?”

    韩世忠冷冷地看向目前唯一的活口,瘫倒在椅子上的李四:“说吧,你想怎么死?”

    “你们能不能不杀我?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换一条生路。”

    屠夫嘿嘿一笑:“这就对了嘛!大家出来都是为了求财,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说说,你们都搜刮了多少财宝,都藏在哪儿?”

    “我没钱,我说的是女人。”

    “女人?”

    屠夫和韩世忠对视了一眼,迅速进行了交流。

    韩世忠:“我有女人了,不好这口儿,你来。”

    屠夫:“凭啥?我也是正经人好不好?”

    韩世忠:“你长得像,我不像。”

    屠夫:“你大爷的,你才像坏人,你全家都像!”

    屠夫眼光一扫,质询地看向战友们:“你们也觉得我合适吗?”

    齐齐点头,一个摇头的都没有。

    全票通过的屠夫,只能继续本色演出。

    他“苦涩”地淫笑了一下,对李四说道:“女人好啊!爷们几个都是光棍一条,正需要女人来败败火。走吧,带路,带爷们几个乐呵乐呵去!”

    后山山洞,屠夫只是进去看了一眼就出来了。

    眼眶发红的他,一把揪住李四的衣领子:“你们还特么的是不是人,把女人都当猪喂呀?这么冷的天,你好歹也给人家一件衣裳穿啊?”

    “没有衣裳。天王不让给,说是怕她们跑了。”

    “那几个婴孩是怎么回事?谁的种?”

    “不清楚,反正没我的。”

    “你是好人?”

    “可能不是,但你们应该是吧?”

    “你特么怎么不去死呢?还知道把责任推给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