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157 岐王宅里寻常见
    157岐王宅里寻常见

    对赵构的处理意见很简单,一封信的事儿。

    不是说不能打他骂他嘛,禁足总行了吧?

    给赵构一个大宅子,再给一大堆的美女,让他没事儿干就多生孩子,为大宋人口增长贡献一份力量,这总行了吧?

    每天吃饱等死,醉生梦死,牡丹花下死,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实在是令人羡慕啊!

    当然,为了不让赵佶有什么别的想法,去封信解释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为此,赵大锤绞尽脑汁,写下了一篇盖世雄文,内容是这样式儿的:

    亲爱的佶佶国王,俺是恁爹——涂掉,换成恁叔——啊。今儿个给你写信,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说明一下俺的想法。

    你可以不听,只当俺是放屁,但你要明白不听话的后果,很严重的哟!

    小构子不是好东西啊!

    俺费多大劲才从北方带回来一批人,让种师中接应一下,他居然说种师中是坏人。种师中是听俺的话,才到河北边儿跟完颜宗望打仗哩,他说种师中,就是说俺是坏人。

    这,合适吗?

    最当紧的是,种师中好歹也是个工伤,恁不说给个补助发个奖状啥哩,还给人家扣帽子。以后,谁还会替咱老赵家打工,谁还会好好地卖命?

    这个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一定要想清楚了,要不然咱们老赵家的公司——涂掉,换成王朝——可就要完球了啊!

    当然了,恁也白打小构子,也白撅他。都是咱自己家的娃儿,打死了不合适。

    我听那谁说,当年唐玄宗——就是初开始是杨贵妃的老公公,后来成了他男人的那货,弄了个七王府,还是八王府,也可能是九王府的地方,把他几个兄弟养得都白白胖胖的。

    你恁聪明的家伙,明白俺的意思了吧?

    说明一下子啊,这不是我写的,嫌冻手。代笔的是岳飞,河南老乡。送信的叫张宪,回头俺让他给你稍过去俺的礼物。

    好了,不啰嗦了,拜拜了您呐!

    …………

    “这是太上皇写给朕的信?”

    赵佶狐疑地看着马不停蹄地赶往汴梁送信的张宪。

    “是。”张宪单膝跪地,头也不敢抬。

    好家伙,这可是官家啊!当今天子啊!

    全是托了侯爷,呃不,是太上皇的福,咱这个贼配军才有福气见到官家啊!

    “爱卿能常伴在太上皇左右,见朕一面自然没什么稀奇的。”

    赵佶还是很平易近人的,特别是对太上皇身边的人。

    而且,他也很想知道,一向都很乖的赵构,怎么就得罪了太上皇,受到这么重的惩罚了呢?

    “九王子没有得罪太上皇,他得罪的是……是,是所有的将士。”张宪一咬牙,也不管不顾了。

    反正赵大锤说了,万事有他。

    “何谓得罪了所有的将士?”赵佶很惊奇。

    赵构这孩子挺老实的呀,不至于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吧?

    “我们看了一下战场,仔细收殓了战死的将士。除了被火炮杀伤的,没有一个是后背受伤的。官家,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什么?难道是意味着敌人都在前面,后面没有敌人?

    “所有的将士都是死战不退,没有一个逃跑的啊!整整五千人啊,官家!这可都是我大宋的大好儿郎啊,他们死得值吗?”

    太史公有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在赵构嘴里,这些人的死属于自己作的,连一根毛都不如。甚至,不排除秋后算账的可能性。

    如果完颜宗望对处理结果不满意,需要几颗人头来安抚一下,赵构也是不介意把剩下的那些人杀一杀的。

    “这个逆子!”

    赵佶这一下是真的生气了。

    皇叔,呃不,是太上皇,为了我们赵家的基业,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大罪?你个逆子,不理解太上皇的高瞻远瞩,就不要瞎搞事。

    你以为金人是什么好东西,告诉你,他们比辽人更坏,更狠。辽人只是想要朕的钱,他们是想要朕的命啊!

    你不想着帮朕的忙抵抗金军,还敢与金军私自媾和,谁给你的权力?

    呃,不对。

    太上皇好像说过,朕和桓儿被金人掳走之后,有个皇子建立了南宋,而且还拒绝救朕回国。

    难道,就是这个逆子?

    “朕要杀了这个逆子!”

    恼怒到极点的赵佶,转过来转过去,想找一个趁手的家伙儿,亲手宰了那个畜生。可他一个文皇帝,书房里连个摆设用的大宝剑都没有,怎么去行凶?

    “李秋水,你去!”

    看着假寐的李秋水,赵佶就像是找到了替罪羊,立即让李秋水当凶手。

    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往常飞进一只蚊子都能抓住的李秋水,好像得了老年痴呆似的,纹丝不动,还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你……”赵佶狠狠地一指,想要强制执行,又放弃了。

    再看堂下,五大三粗的张宪,好像也挺合适的,要不,就让他去?

    “我不去。别看您现在挺生气,等回过神来,说不定就后悔了。再说了,虎毒不食子,咱们怎么着也比老虎强吧?”

    “这是你说的?”赵佶怎么感觉,这话的语气就这么耳熟呢?

    “太上皇说的。他还说了,要荣养,要大大的荣养。”

    当后知后觉的赵构,赶到汴梁的时候,他受封岐王的旨意已经下达,原来居住的王府也已经开始大规模的改建、扩建,以彰显官家对皇子的爱护。

    到底是不是爱护呢?

    这玩意儿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单从待遇和封号来说,岐王实在是极好的了。岂不闻著名唐代大诗人那个谁,曾经在那啥和那啥诗里多次提到岐王吗?

    这可是那个谁的诗,前今年前的。别的王爷,谁有这个殊荣?

    但老赵家的王爷和老李家的王爷毕竟不一样,老赵家的人虽然都是文艺青年,但总想着为国为民干一番事业。

    如果没有了职务和差遣,那就成了闲散王爷,和那些追封的、旁支的空头王爷有什么区别?

    赵构有差遣吗?

    以前好像曾经有过,河北行军副总管,位在种师中之下,算是个实习的职位。但他毕竟是皇子,等种师中一死,他就跳出来统领大局了。

    现在嘛,呵呵,什么职务都没有了,实在是可怜、可悲、可叹啊!

    “我要见父皇,还请李供奉不要阻拦!”请求入宫面圣的赵构,不出意外地被拦住了。

    李秋水眼皮一翻:“官家有要事,九王爷还是请回吧!”

    “父皇为什么要撤了我的职务?我不服。”

    “退下。”李秋水连眼皮都懒得翻了,直接一闭眼,睡着了。

    看着悻悻而去的赵构,赵佶有点不忍心。

    把亲生儿子当猪养,是不是不太合适呢?赵构的生母韦氏来哭闹几次了,想着给他的儿子弄点好处,也是让人挺不落忍的。

    要不,让韦氏出宫,成全他们母子?

    好像也不合适,没这个规矩呀!

    哎,太上皇啥时候能回来呀?

    有他在,一定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您不能为了那些百姓,就忘了皇儿呀!您不知道,孩儿很想念您吗?